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五章山岗上静静的满月

明日之章 第五章山岗上静静的满月

作者: 小说: 更新时间:2022-06-22 12:20:20
在桂花开的时候,叶朝买了一沓美术折纸,再写上一句话,折成香囊的模样。趁着每周在院楼上课时的机会,特意去到一排桂花树那里,将那些卡在枝桠间不曾掉下的桂花收拾出来,每次朋友见面的时候好带来韩人瑜一袋。韩人瑜呢?便会把那些发来的香囊连同里面的桂花压瘪折韩人瑜呢?就会把那些收到的香囊连同里面的桂花压扁折成一只只千纸鹤,用线绑在书桌上,驱赶夏日的余韵,聊解秋日的干燥。。...

明日之章

推荐指数:10分

在桂花开的时候,叶朝买了一沓美术折纸,再写上一句话,折成香囊的模样。趁着每周在院楼上课的机会,特地去到一排桂花树那里,将那些卡在枝桠间未曾掉落的桂花拾掇起来,每次见面的时候好带给韩人瑜一袋。

韩人瑜呢?就会把那些收到的香囊连同里面的桂花压扁折成一只只千纸鹤,用线绑在书桌上,驱赶夏日的余韵,聊解秋日的干燥。

等到书桌前都挂满的时候,就会把挂的时间最长的失了清香的那一只解去更换,可从左侧数第二只白色千纸鹤的身影,不论过了多少轮都依旧挂在上面,因为这是她折的最好的一只了。

叶朝回到寝室的时候,室友们都正躺在床上,用手机或是聊天,或是娱乐。

高思止的床铺,如同往常一样空着,他在这个学期开始的时候,便搬了出去与女友在外同居。

叶朝自顾着洗漱一番,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眼里带着抑制藏不住的笑意。到点关灯上床,本该早就昏昏欲睡的叶朝,今夜却出奇的没有一点睡意。

索性就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回忆白天的点点滴滴,想着想着就傻笑起来。

在脑海里复盘白天里的每一个举动,每一句言语,在面对关于韩人瑜的这场考试中,总觉得自己在某些地方表现得是不是不够很好。

她比较喜欢吃甜食,当时就应该绕路去隔壁街的奶茶店逛逛。

吃糖炒栗子的时候,竟然光顾着自己剥了,忘记给她先剥了。

要是在公园里偷偷听那个老爷爷唱歌时,自己也会唱一些英文歌就好了。

向着这些,迷迷糊糊的沉沉睡去,而这个时候的韩人瑜,却如同往常一样,失眠。

天亮后叶朝照例起了个大早,不过他不知道的是,韩人瑜小朋友,此时正在寝室里,遭到了室友们无情的盘问。

“人瑜,你昨天和你的小情人去哪了?”乐雨从身后一把将韩人瑜抱进怀里,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侧着头问道,“还不快速速招来!”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导火索,一下子就点燃了整个寝室的八卦之火,其余的人赶忙放下手中的事围了过来。

韩人瑜在大学的这三年,可不是什么无人问津的小透明,走在路上都经常会被人拦住要联系方式,就算是在班级群甚至一些社团群里,只要一说话,就是妥妥的话题主角。

与旁人猜想中的想要拥有一个加强班的前男友不同,她一直都没有表现出什么兴趣,在保持礼貌的基础上,聊着聊着就不再联系。

可上个星期,却红着脸在寝室里官宣恋爱了!

嗯?一定有鬼。

三堂会审的架势已经摆开,若是再摆上一块明镜高悬的牌匾来衬托这庄严肃穆的气氛那简直是再应景不过了。乐雨和明玉两大护法天王一左一右坐在韩人瑜两侧,吴梅则搬了张椅子坐在韩人瑜的正对面。

“威威威武武武”的升堂声还未响起,各种刑讯逼问的手段甚至还来不及和大家见面,韩人瑜就一点骨气都没有的未打先招:“没做什么,下午就是去图书馆学习了一下午,然后就去吃饭,吃完饭就回来了。”

说完做了一个无辜的表情,就像是你们能不能不要瞎想?我们之间很纯洁的!补充道:“各位大人明察秋毫啊。”

“少来避重就轻,有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三人愣了一下,吴梅当即表示不接受韩人瑜的糊弄,说完便哄笑起来。

韩人瑜不知想起了什么,脸上忽地腾地升起一阵红霞,摇了摇头否义正言辞的否认道:“没有。”

吴梅露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表情,故作狐疑的的说道:“没有?”

韩人瑜抿着嘴唇,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无辜地点了点头。

“啊!”韩人瑜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吴梅一下子扑倒在床上,紧接着胳肢下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搔痒,四个女生在床上嬉闹在一起。

“什么都没有?你为什么这么脸红啊?”

“到底还敢不敢糊弄我们?”

韩人瑜难以招架,双手紧紧地抱着自己求饶道:“别别别,我都招。”

看着面前虎视眈眈的三人,停顿了一会,微微低头小声说道:“就是,就是牵手了。”

明玉佯装做吃惊的样子,大声反问道:“啊?就是,就是接吻了?”还特地模仿了韩人瑜刚才那有些紧张的语气,明知故问的话语让气氛彻底达到高潮,吴梅和乐雨也配合的重复刚才吃惊的语气。

“哦~,才几天啊?”

韩人瑜捂着脸,使劲摇着头,不断地否认道:“不是啊,不是,只是牵个手而已。”身子一缩,就躲到了被子里,将室友们的哄笑声隔开。

等到韩人瑜被乐雨从被子里拉起来的时候,脸上的绯红仍未褪去。乐雨还不忘叮嘱道:“什么时候带出来我们看看啊?我们家人瑜可不能被骗了。”

韩人瑜不假思索地回道:“好啊,过一段时间吧。”

韩人瑜果断的躺平并没有逃过三人的魔爪,又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这才被放过。让韩人瑜长松了一口气,连忙溜到自己的座位上,给叶朝同样回了个“早安。”

叶朝与韩人瑜在这个星期天并没有相约,都留在自己的寝室里相安无事。

下午明玉与乐雨出门逛街,把她们两留在寝室。人少了之后,那种紧张的学习氛围消失的荡然无存,再加上从上午持续到现在的学习也让人倍感疲惫。

韩人瑜抬起头朝着吴梅看去,正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的吴梅好似感受到了什么,抬起头来,两个人的视线在空气中相撞,吴梅突然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至少韩人瑜是这么觉得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吴梅拿起书桌上的粉红色的笔记本走到韩人瑜旁边,以一种过来人的口吻说道:“来,姐姐教你一些恋爱中的技巧和注意事项。”又靠近了一点,手掌虚握好似要捏住什么东西,胸有成竹的接着说道:“教你如何把玩男人的心。”

看着她这神神叨叨的样子,韩人瑜只觉得她手中的笔记本配不上她现在的气质,封面再加上“恋爱手册”五个鲜红的印刷大字还差不多。

韩人瑜笑着揶揄道:“大师,是不是还要沐浴焚香,弄一个传功大典?”

吴梅假装思索后,一本正经的补充道道:“不光如此,还要敬茶谢师,行三跪九叩的大礼才行。”

韩人瑜彻底绷不住了,忍不住先笑了起来,“那斋戒呢?”

“斋戒就不必了。”

少女的笑声,被窗外的喜鹊收集,待到明年七月七日晴时,飞到鹊桥去,说与牛郎织女听。

在往后的日子里,韩人瑜在犹豫不决之时,每每想起这个带着些玩笑性质的传功仪式,都忍不住露出由衷的笑意。

喜鹊走后,一阵穿堂风走过,韩人瑜想起叶朝写在香囊上的话:其实度过秋天最好的方式是与你坐在一颗桂花树下,每落下一朵小小的桂花,我们就互相交换一句话。等到花落尽后,我们头上都沾满了黄色的星星,再与你共赴寒冬看雪。

韩人瑜从书架里抽出一张明信片,写下一首席慕容的诗歌,千纸鹤中留存的桂花的香气随着风铺满整个书桌,每一次呼吸都像是一场盛世。

在年轻的时候,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

请你,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他。

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

若你们能始终温柔地相待,那么,

所有的石刻都将是一种无瑕的美丽。

若不得不分离,也要好好地说声再见,

也要在心里存着感谢,

感谢他给了你一份记忆。

长大了之后,你才会直到,

在蓦然回首的刹那,

没有怨恨的青春才会了无遗憾,

如山冈上那轮静静的满月。

写完收笔,又静默着读了一遍,也不知道到底是写给叶朝还是写给自己的?可能都有吧。

天色渐晚,韩人瑜又偷偷地溜出来同她的小情人幽会。

风在脸上轻抚而过,带来痒痒的感觉,又顺着墙壁爬到屋顶,呼啸着奔向远方。远处的夕阳也没有书中描述的那般好看,韩人瑜心中想着。

蔚蓝的天空中,一架客机带着一道白色的拖尾驶进韩人瑜的视野,小时候总以为这种带着长长的拖尾的东西是流星,为此还许过不少愿望呢。后来就自发的停止了这种行为,倒不是认出了飞机,而是这样的流星太过常见,愿望都不够了。

追逐着客机的影子,一直划过整片天空。

叶朝与另一名陌生的男生一起正站在停车坪旁边,韩人瑜没有出声,将明信片背在身后,弯着腰悄悄地走到叶朝的身后,猛地一拍,做了一个鬼脸。

叶朝扭头看见这不甚恐怖的女鬼,却极为配合的猛地向后一退,表现出受到惊吓的样子,逗得韩人瑜笑个不停。

“这是你女朋友吗?”听到高思止疑惑的声音,叶朝牵着韩人瑜的手,举起来,极为肯定地回道:“是啊,她叫韩人瑜。”

紧接着扬了扬下巴,示意了一下高思止,扭过头对韩人瑜说道:“呐,这是我儿子,高思止。”

莫名其妙被人占了便宜,高思止可不会就此罢休,咳了咳嗓子,装作满脸严肃地样子对着韩人瑜说道:“虽然你可能不信,我年纪看起来不是很大,不过叶朝确实是我生物学上的儿子。”

“啊,你怎么敢的啊?”

相互打趣一番后,叶朝说道:“你还要在这等人吗?那我们先走了。”

得到高思止肯定的答复后,韩人瑜同高思止摆了摆手,说了一声“再见。”就转身同叶朝离开。

高思止仍旧停留在原地等人,看着叶朝与韩人瑜笑笑闹闹地远去,眼神有些复杂。后来还是听叶朝的讲述,韩人瑜才知道那应该是对美好的回忆,夹杂着羡慕的情绪,还有,回不去的遗憾吧。

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

高思止终究还是没等到那个要等的人,回到了自己的小屋,沾着灰的粉刷墙,在鞋印、彩笔画的映衬下,更显得脏乱。烟雾在楼道里纠缠,一时半会儿怕是不会散去。高思止坐在台阶上低着头抽烟,灰色的烟雾顺着脸颊逸散在空中。

透过打开的防盗门,再也不会找到那一袭紫色的身影,虽说对于分手这件事,高思止早有预料。

郑语丹是校艺术团的主持人,他们的第一次见面还是在元旦晚会上,或许称不上是见面,只是高思止单纯的记住了她而已。

一袭紫色晚礼服的郑语丹,在舞台灯的照耀下,甫一出场,就引爆了全场的气氛。引起无数惊叹的同时,间杂着一些小情侣吵闹的声音。

高思止至今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他仅仅只是小资家庭的孩子,有一些儒雅的帅气而已。

尽管,很多次夜深人静时,患得患失的不安总会让自己辗转反侧,可是又有谁能清醒的拒绝温柔女神一丝眷顾?但凡若能凭借爱意将月亮私有,即使明月高冷,凡人也会因一时欢愉而甘心饮下让人心碎的鸠酒,奔向触摸冻伤的温柔。

他以为自己会对她提出的分手很生气,愤怒地同她大吵一架,指责她肆意的行为,骂的她狗血淋头,以宣泄自己内心地眷恋、不甘,以及不敢面对的屈辱、自卑。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沙哑地答应,掩盖自己的懦弱,连一句挽留的话,一个阻止的动作都不敢,看着她收拾东西离开。

沉默、他只有沉默。

能够短暂的拥有女神,他又有什么不满足的呢?他又凭什么奢求更多的爱?是怜悯吧。

上一章 下一章
<person id='QS'><xmp></xmp></person><sub id='ONrwn'><bgsound></bgsound></sub><dir id='FoB'><i></i></dir><legend id='aeUTfY'><small></small></legend>
<del></del>
<cite id='MdVL'><legend></legend></cite><caption id='fvc'><fieldset></fieldset></caption><blink id='FckekK'><s></s></blink>
    <listing id='bURJ'><s></s></listing><samp id='axh'><ins></ins></samp><cite id='vvnvQc'><listing></listing></cite>
    <blink id='qUEXAVR'><samp></samp></blink>
      <blockquote id='LmlmAgQ'><sub></sub></blockquote>
      <abbr></abbr>
        <center id='YsPNlU'><legend></legend></center><dir id='VXPleK'><del></del></dir><l id='Reh'><dfn></dfn></l>
        <optgroup id='ZVTE'><kbd></kbd></optgroup><big id='sORbJhW'><samp></samp></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