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5章 燃了,但没全燃…

我的回塑人生 第5章 燃了,但没全燃…

作者: 小说: 更新时间:2022-06-23 07:03:49
“怎么谁又说你了?!”刘念盯着来人,很是高度警惕。连声音都一下变低了许多。周宽寻声望去,来人是个长得……健硕的女生。也不是胖,也也没粗胳膊粗腿,是看出来健硕。留着齐耳短发,有股子英气味道。仔细一看之下,周宽立刻忆起了她的名字:苏小溪。然后周宽脑子连声音都一下变低了许多。。...

我的回塑人生

推荐指数:10分

“怎么谁又告诉你了?!”刘念盯着来人,很是警惕。

连声音都一下变低了许多。

周宽循声望去,来人是个长得……健硕的女生。

不是胖,也没有粗胳膊粗腿,就是看起来健硕。

留着齐耳短发,有股子英气味道。

一看之下,周宽立马想起了她的名字:

苏小溪。

接着周宽脑子里自然而然冒出了吐槽念头。

苏小溪这名字听起来多婉约,可踏马的,她居然是周宽整个高中年段里,329班乃至整个白华二中最知名的猛女,你敢信?

而且!

这个猛女是周宽的同桌。

听听,人一上来就喊‘阿宽’。

显然,昨晚一开始连刘念都喊周宽‘阿宽’跟苏小溪脱不开干系。

要不是周宽昨晚小露一手,可难得听见‘宽哥’这种称呼。

想着这些,周宽忽然有些想笑。

看了眼苏小溪,周宽面色散漫,几乎是脱口就喊出来苏小溪的别名:“溪猛子你就别哈(hǎ)阿念了。”

“就是就是,上通宵又不是了不起的事情。”刘念嘟囔着顾而言他。

坐上自己位置的苏小溪看看刘念,又深看了眼周宽,最后还是咽了本要说的话,放低声音问:“跟我说一下又不会死,他们故意一脸神秘的样子,问又偏不讲!”

刘念面色一紧,忙看向周宽,神色间甚至有些仓皇。

旁边周宽则看到苏小溪明显捏紧了拳头。

这好家伙,猛女之名怕不是双拳打下来的吧……

当然,这种小场面,周宽半点慌忙也无,不紧不慢地说:“你真想知道?”

“说!”苏小溪翻起白眼。

见状,周宽低垂眼帘,慢条斯理道:“我就告诉他们怎么看那些,只有两三个人就演完的长达一两小时的电影。”

本来神色紧张的刘念一听这话,悄悄松了口气。

不由在心中对周宽竖起大拇指。

别看他在网吧那是眄视指使、目空一切,但那不过性喜高调,有些‘秘密’刘念可特别不希望被全班同学们,尤其是女同学们知道。

听周宽说完,苏小溪面露了然:“哦~就看个电影的事情,也值得这么神神秘秘。”

周宽眼角一挑,笑着说:“电影好看,我们男孩子都喜欢。”

“对对对。”刘念连连点头深表认同。

又讲了两句闲话,苏小溪便拿着水壶离开了座位。

苏小溪当然是没听懂周宽的潜台词。

毕竟现在是09年,通过网络获取信息的大门打开了,但又没有完全打开。

如果不是亲眼见过,很难懂周宽这种‘晦涩’的描述。

就像之前周宽说针线活时,哪怕是本就心虚的刘念也是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苏小溪一走,刘念又凑了过来:“宽哥,刚才我说的那事能不能行啊。”

“玩电脑这种东西不是有手就会,还用教?”周宽满不在意的说了句。

刘念眼睛飞快眨动几下,然后说:“话,话是这么说,但我们都没有你那么擅长,你看昨天晚上……对吧。”

周宽乜了眼刘念:“不是已经会了,还想让我教你什么。”

“跟电视上那种黑客一样。”刘念几乎是脱口而出。

闻言,周宽倒没有太意外,只是笑了下:“你是不是有点高看我了。”

“最起码,也要学着像你那样把键盘敲得那么好看。”刘念执拗地说着。

周宽心中一动,瞄了眼刘念,忽然起念逗弄:“也不是不行,不过我看了天气预报,估计下午又得下雪,到时冻死个人,所以要去一会上课就去。”

刘念目光滞住一秒:“啊?”

“这样啊……”

周宽并未留意刘念的神色,只是无所谓地说:“反正上午只有语文,毫无意义的课,再说你学不学都能考五六百。”

听周宽这么说,刘念下巴轻轻一抬:“那是那是。”

说着面上已然有藏不住的激动与期待,大喇喇道:“行,那就这么定了!”

看着刘念的模样,周宽加重语气:“你可得想好,是假请假,真逃课。”

刘念立马道:“我没问题!”

见状,周宽笑而不语。

他倒的确有打算趁着今天暴雪还没下来,再去校外溜达一下。

毕竟重生至今也就12小时,周宽没那么快放弃寻找各类可能性。

周宽也没有要带坏刘念的意思。

天气预报跟他的记忆没差别,下午下雪,晚上估计就是那场罕见的暴雪。

到那时天寒地冻的,周宽可不想再挪窝。

现在正好去再确认一遍,也不耽误事。

语文课上不上的,对329班几乎所有人来说意义都不大。

该说不说的,刘念这脑子不知道怎么长的,虽然性喜炫耀,又有点外强中干的样子,但学习方面还不错。

真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那种,每每考试却总在班级前列。

按理说当年刘念该上一中,但那会二中特地推出个特别实验班,说多媒体授课各种花里胡哨的,他就被忽悠到了二中。

其实影响也不大。

毕竟二中、一中最拔尖的那拨考试成绩在伯仲之间。

刘念平时考得好,高考也不令人失望,过了一本线,还攒了攒人品大爆发,上了东北一所211大学。

至于现在,刘念跟记忆中一样,对计算机行业有超乎寻常的向往。

总幻想成为影视作品里的那种黑客。

只不过大学上软件工程学着学着发现不太行,违法不说,一般二般的水平还不如网上那些黑客软件的功能强。

最后只能是成为一名普通的码农。

跟周宽是分属不同行业的IT民工。

之前的周宽也跟刘念差不多,对计算机行业也蛮向往——

应该说这几年各类IT培训机构广告频现大街小巷,随着国内市场计算机大热,不仅仅是小县城,大城市里也不少人通过各种方式走上了IT这条道路。

…………

按照课表,原本第三节课是英语,但因为中间放了假,所以理所当然成了班主任的语文课。

这也是周宽不看课表还如此笃定是语文课的原因。

如周宽模糊记忆中的那样,曹东河刚走进来,教室里立马没了杂音。

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曹东河从来都这么严肃。

管理水平说是不错,但教学水平不太拿得出手,从来没亲自授课。

都是播放省城优秀高中的现成课件。

本来语文这玩意就学起来容易,学好难。

再碰上这一茬,又是高三最后复习阶段,上不上真没区别了。

比如329班语文最高分也只有110上下。

这倒不能全赖曹东河,跟高中学校默认一条潜规则有关:语文批卷要压分,作文尤甚。

像是语文这种批卷主观判断比重大的科目在日常批卷中特地压分,能避免学生对高考分数预估出现过度失衡。

讲台上,曹东河清清嗓子:“距离高考只有148天了,要珍惜每一分每一秒!”

“要知道抓紧学习。”

“不要整天吊儿郎当。”

“……”

曹东河刚说完,周宽便举手站起身来:“老师,刘念同学肚子疼得厉害,都说不出话来了。”

话音刚落,全班六十多双眼睛齐刷刷望过来。

不少人顿觉惊奇,毕竟老师刚说完不要吊儿郎当。

连苏小溪也在寻思周宽咋忽然有点不一样了。

讲台上,曹东河目光顿在周宽身上,一脸肃然:“刘念怎么了?”

周宽简单道:“肚子疼。”

“可能吃坏……我肚子也疼了。”说着,周宽装模作样的捂住了肚子,面色一阵发白。

冷汗下一秒唰就冒了出来。

本来眉头紧皱的曹东河看得脸色都是一变,赶紧快步走来:“周宽你怎么样!”

趴在桌上的刘念余光偷偷往后扫去,不由得在心中拜服。

‘宽哥这演技有点绝解!”

见周宽脸色发白,冷汗直流的样子,曹东河当即批了两人的病假。

两人互相搀扶着离开了教室。

李勇、张海彪他们几个偷偷比划出大拇指。

才走到一楼,刘念又是忐忑,又是激动,忍不住哔哔:“宽哥刚才真绝了!”

周宽紧抿着嘴唇,憋出一句话:“先扶我去厕所。”

-

破碗

上一章 下一章
<strike id='apr'><font></font></strike>
<b id='HtuIiTx'><q></q></b>
    <optgroup id='mDgbgQP'><dir></dir></optgroup>
    <address id='rUv'><l></l></address><ins id='Mwps'><ol></ol></ins><dfn id='idGUw'><address></address></dfn>
    <dfn id='dLCVLc'><bdo></bdo></dfn><abbr id='LpraHaxo'><sup></sup></abbr><center id='mndS'><b></b></center>
      <sup></sup>
      <blockquote id='Ittv'><bgsound></bgsound></blockquote><bgsound id='VtQCD'><b></b></bgsound><fieldset id='FMT'><font></font></fields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