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四章 脱臼

问剑 第四章 脱臼

作者: 小说: 更新时间:2022-06-24 04:06:39
横穿过街道,绕开楼房,钻进小巷,将市井噪杂甩在脑后。咚咚咚。“留轩先生在吗?”韩锋钟声院门,打开门的是位文质彬彬的中年人男子。蒲留轩,洢州州学教授,和韩锋父亲李寒潭是文学、茶道方面的好朋友。“日升,进去坐。”蒲留轩稍稍有些勉勉强强地笑了笑,拉大院门,咚咚咚。。...

问剑

推荐指数:10分

穿过街道,绕过楼房,钻入小巷,将市井嘈杂甩在脑后。

咚咚咚。

“留轩先生在吗?”

李昂敲响院门,开门的是位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

蒲留轩,洢州州学教授,和李昂父亲李寒泉是文学、茶道方面的好朋友。

“日升,进来坐。”

蒲留轩稍微有些勉强地笑了笑,拉开院门,带李昂进里屋坐下。

李昂将两罐渠江薄片放下,笑着交代了两句这是宋绍元和自己送的。

“绍元啊...”

提起宋绍元,蒲留轩脸上浮现一丝笑意,温和道:“他向来勤勉笃实,这次省试只要不太过紧张,考个举人回来还是没问题的。”

“是啊。”

李昂点了点头,心里毫无波澜。宋绍元哪都好,就是性格太老实敦厚,加上家里又有积蓄,经常请客吃饭,接济州学里家境不那么好的同窗。

说是急公好义也好,说是冤大头也罢,总之宋绍元身边总少不了那么几个文友,一群人经常游山玩水,举行饮酒赋诗的“曲水流觞”活动。

有这么一群友人在旁边吹捧,宋绍元估计也压力巨大,要是考不中举人那就尴尬了。

“对了,婶婶呢?”

李昂拿出一个六边形的胭脂盒,“这是飞霞记的胭脂膏。以前看婶婶经常买他们家的桃花粉,那东西是用朱砂和成的,虽然比胭脂细腻,显色更好,但对人体有害,和白铅粉一样最好不要常涂。

普通胭脂和米粉倒是没事。”

所谓朱砂其实就是硫化汞矿物,长期接触皮肤,会有过敏风险。而铅粉纯粹是重金属,长期使用会肤色发青乃至金属中毒。

“朱砂不是安神的么?”

蒲留轩眉头微皱,揉了揉额头,“算了,你婶婶在后院哄孩子呢。驹儿前几天差点从床上摔下去,这几日经常哭闹。对了,你州学考试准备的怎么样了?”

“还行...吧。”

李昂轻咳了一声,虞国科举考试的内容包括策论、诗词歌赋、对儒家经典及其注疏的理解、文字书法、数学计算、虞国法律等。

李昂的策论、书法和数算没有问题,但在诗词歌赋和儒学典籍上的造诣就比较一般了。

平均一下估计也就中上水平,略微在省试的及格线之上。

“还行可不行。”

蒲留轩皱眉道:“鸤鸠在桑,其子在棘。”

“淑人君子,其仪不忒。其仪不忒,正是四国。”

李昂一下把背挺直,端正了一下坐姿,老实道:“《曹风·鸤鸠》。”

“嗯。”

蒲留轩满意地点了点头,又继续提问,随机抽取《左氏春秋》、《礼记》、《论语》等典籍中的一两句,要求李昂说出上下文及其官方注疏,还有自己的理解。

李昂硬着头皮勉强应付,经书是虞国科举的必考科目,共有九部正经(即必考书),《左氏春秋》、《礼记》、《毛诗》、《周礼》、《仪礼》、《周易》、《尚书》、《公羊春秋》、《谷梁春秋》。

考生不仅要读熟这九本经书,还要读过每本经书的官方注疏,有自己的理解,并在课余熟读其他可能考的经书,如《孝经》、《论语》、《老子》等。

经书卷帙浩繁,晦涩难读,看完一遍都不容易,更别说要全部记下。

李昂辛苦回忆着那些经文,就算他曾经啃下过比人还高的医学书籍,都感觉有些难顶。

正当他艰难应付着师长提问的时候,后院传来了一阵响亮的儿童哭声。

蒲留轩中断提问,紧抿嘴唇向后院走去,李昂也默默松了口气,跟了上去。

只见后院里,蒲留轩的妻子关丽姝,正抱着不断啼哭的三岁儿子,面色焦虑地哄着。

“怎么了这是?”

蒲留轩从妻子怀中接过儿子,“怎么又哭了?”

“不知道。一碰驹儿的手,他就哭个不停,怎么哄也哄不好。”

关丽姝面色疲倦,估计很久没睡好,她看到李昂走近,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日升来了啊,早饭吃过了么?家里还有点粥。”

“不用了婶,家里刚吃过。”

李昂看着蒲留轩怀里哭闹挣扎的孩童,眉头微皱道,“老师,驹儿能给我看看么?”

“嗯?怎么了?”

“胳膊疼的话,可能是脱臼了。”

李昂让蒲留轩坐在椅子上,抱稳孩子,自己凑上前去,摆弄了一下小孩的手臂。

左臂呈135度标准畸形,肘部半屈曲,前臂中度旋前,按压肘部时哭声更响亮...

“桡骨小头半脱位。”

李昂脑海中浮现一段文字,他一边哄着不哭不哭,一边娴熟地轻捏住小孩手臂,曲起肘关节的同时,旋转前臂。

咔哒。

微不可查的弹跳感从小孩手臂处传来,李昂松了口气,将小孩手臂放下。

“好了。”

他甩甩手掌,后退几步。

几秒过后,刚才还大声啼哭的孩童,突然就放轻了哭声,抽泣着,有些懵圈地看向自己的手臂。

“咦?”

蒲留轩与妻子愣了一下,他们这几天没少因为儿子的莫名哭泣而忧心忡忡,妻子关丽姝差点都要在家里抄佛经了。

蒲留轩急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胳膊脱臼。”

李昂抬手拍了拍自己的手肘,语气轻松对老师道:“小孩的肘关节,也就是手肘,比不上成人牢固。

手肘这里的骨头上,有一截小头,跟周围的骨头贴着,像半圆一样套住。

如果套得不够牢,或者接触到外力,很容易就把骨头从半圆里拽出来,造成脱臼。

幼儿在床上翻滚时,身体将上肢压在身下,很容易造成肘关节过伸,导致手肘骨骼脱臼。另外,大人牵拉幼儿手掌走路时,也谨防摔倒,那也容易造成脱臼。

等到幼儿五岁左右,手肘的骨头长大,就不容易脱出了。”

“原来是这样。”

关丽姝重重松了口气,感激地看了李昂一眼,夫妻二人中年得子,她是真怕自己不小心做了什么导致儿子伤痛,“驹儿,快谢谢日升哥哥。”

“谢谢日升哥哥。”

脸上还残留着泪水的小孩奶里奶气地朝李昂施了一礼,李昂摆了摆手,心底稍微有些得意。

虽说现代医生依赖现代工业,没有配套设施一身本事难以发挥,但不依赖设备的正骨按摩,还是没问题的。

等等。

李昂表情一僵,他突然发觉自己大脑的记忆宫殿里,多出了大量推拿按摩的相关资料,从泰式拉伸按摩,到日式指压按摩,详细至极。

这是什么意思?我的脑子里怎么会有这些?

我的前世,到底是什么人啊?

上一章 下一章
<listing id='reboTBI'><nobr></nobr></listing>
    <pre id='joncIUIO'><xmp></xmp></pre><strong id='PudvMtcD'><l></l></strong><xmp id='clglLueV'><address></address></xmp><base id='EOLkROb'><code></code></base><sup></sup>
      <option></option>
      <blockquote id='wvv'><del></del></blockquote><label></label>
      <var id='aGqlDuG'><thead></thead></var><dfn id='bjC'><dfn></dfn></dfn>
        <caption></caption>
        <big id='uyBSUfx'><blink></blink></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