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六-七章 好汉难为无米之炊

修真三国之雷奔云谲 第六-七章 好汉难为无米之炊

作者: 小说: 更新时间:2022-06-24
虽然现在的恰逢乱世,十八路诸侯正声势浩大地征讨着董卓,可对于没被战火殃及到的洛阳城而言,城里的人们还在过着波澜不惊的日子,但是要说差别是有的,大概如此是比平时里生活拮据些,穿行在街上很紧张些罢了。但是那是对于普普通通人而言的,对于洛阳城中的名门望族而言,战不过那是对于普通人而言的,对于洛阳城中的名门望族而言,战争还是深刻地影响到了他们。。...

修真三国之雷奔云谲

推荐指数:10分

尽管现在正逢乱世,十八路诸侯正声势浩大地讨伐着董卓,可对于没被战火波及到的洛阳城而言,城里的人们还在过着平静的日子,不过要说区别也是有的,大抵就是比平日里拮据些,行走在街上紧张些罢了。

不过那是对于普通人而言的,对于洛阳城中的名门望族而言,战争还是深刻地影响到了他们。

夜幕降临,由于最近局势紧张,街边的住户都已熄了灯火,在街上行走的只有巡逻的卫兵,他们的脚步声回荡在夜色中,不知道有没有吵醒住户们的清梦,但至少给空旷的街道平添了几分寂静。

不过依旧亮着灯火的地方也有,治书御史宅邸中的书房里,就有灯光顺着窗户映出。

一对父子,正在这书房中商议着什么。

“爹,听闻今日联军又胜了一仗。”

开口的是一个年轻人,他看起来十几二十岁不到,看上去虽然不甚英俊,却能给人一种敦厚可靠的感觉。

“消息当真?”

听闻儿子的话语,当爹的那名中年人赶忙追问道。

“是真的,我有好友在董卓军内做事,是他告诉我的。”

年轻人点了点头,笃定道。

“如此甚好,甚好。联军军势如此之盛,被董贼污秽的朝堂,重归晴朗也是指日可待啊。”

当爹的那人抚须长叹道,欢喜之情是溢于言表。

“只是……我倒觉得这不是一件好事。”

和面露喜色的父亲不同,那年轻人脸上却露出了担忧的表情。

“此话怎讲?”

“虽然联军得胜,但我们现在毕竟是在董卓手里。董贼那厮您是知道的,行事颇为跋扈,如此跋扈之人,败军之时恐会做出鱼死网破之举。”

“鱼死网破?”

略一思考,父亲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凝重起来。

“这么说来,倒是有这种可能。”

“……”

见父亲的思路逐渐和自己一致,年轻人没有说话,只是郑重地点了点头。

“如此一来,倒是要留些后手了……”

父亲捋了捋胡子,略一思索后继续道。

“明日你把你几个弟弟召集起来,叫他们早做准备,另外,这事不要让下人们知道,免得透到董卓的耳朵里。”

“那二弟呢?”

“先不要打扰他修行,毕竟这只是我们的猜测罢了。”

“是。”

年轻人点了点头。

父子之间的密谈并没有持续很久,很快,书房的灯火便熄灭了。

年轻人从书房走出,回到了自己房间的门口,不过他没有马上进门,而是看向了他房间的隔壁。

荧荧的紫光此时正从隔壁的窗户射出,他张了张嘴,正犹豫要不要和自己这个在修行的弟弟打个招呼,有些稚嫩的孩童声音却先他一步从窗内传出。

“大哥,该准备的我会准备的。”

“真是的,什么都逃不过你的耳朵。”

听到弟弟的声音,当大哥的先是一愣,然后苦笑道。

“没办法嘛,我也不想的。”

那孩童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调皮,像是在跟自己的兄长撒娇一般。

“知道,那你早点睡。”

“嗯,大哥也早点睡。”

房间里,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听隔壁大哥就寝上床,他才重新将目光重新放到面前的事物上。

他的面前,是一个不断闪耀着紫色光芒的法阵,而法阵的中央,则是一颗作为阵眼存在的骷髅头骨,同样的紫色光芒从骷髅头骨的眼睛处射出,照在小孩稚嫩的脸上,说不出的诡异渗人。

不过作为当事人的那个小孩显然并不觉得。他一手握着几枚铜钱,另一手则是两片龟壳,他不断地将这些东西丢在法阵上然后收回,似乎在借助法阵的力量卜算着什么。

“怎么会这样呢?”

看着眼前的卦象,小孩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色,他眉头皱起,小手下意识地放到了嘴边,不自觉地啃了起来。

他算的是家族运势,算了很多次,算出来的卦象都是不变的。

只是这个卦象解读起来,却能解读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一个是极盛,一个是极衰。

“怎么会这样呢?”

他又重复了一遍,随即拿起手边的一卷竹简,翻看起来。

可越看,他却越不敢相信。

“我们司马家,会出个皇帝……”

……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周平就醒了过来。

倒不是他睡得多饱,相反,昨晚折腾了很久,他睡得很晚。

他是被冻醒的,前面提到过,刘备这边的条件不是很好,只能睡不能遮风的草棚,而现在是冬天,晨风还是很冷冽的。

面对这么恶劣的环境,既然醒了,周平索性就不睡回笼觉了。

现在距离出操还有早得很,周平哆嗦着坐起,摆出修炼的姿势,打算把这一段时间利用起来。

兴许是玩游戏看小说的原因,对于周平而言,这《太平要术》理解起来还是挺容易的,书上很多晦涩的名词都可以理解成等级经验技能之类的东西。

他打开内视视角,只见他的丹田气海中,一小团淡金色的气旋缓缓地旋转着。

这就是他修行的根本啊。

日后只要在这个小气旋的基础上继续培养,距离神功大成也就只剩下时间问题了。

环顾四周,天还蒙蒙亮,醒着的只有负责放哨的几个士兵,而且那几个士兵此时正处于哈欠连天的状态,不会注意他,周平不由得动起了试一试的心思。

按照《太平要术》的实力划分,他现在属于最初级的一重,能用的招数不多,只有两个,一个是最初级的雷法电光,另一个则是属于鬼道类别的天眼。

先是雷光,周平默念法诀,只见他那储存于丹田气海内的真气在法诀的影响下被调动了起来,一缕真气从那气旋中缓缓脱离,然后顺着他的经脉一路前行,最后来到的他的指尖。

“噼啪!”

一道金色的电流从他的指尖激射而出,瞬间划出了一道十几寸长的霹雳。

“卧槽。”

就好像贸然把新打火机的出气调到最大一般,突如其来的霹雳没有惊动其他人,反倒是把周平吓了个激灵。

虽然他没有把手指指着自己,但那道霹雳并不是笔直的,而是带点弧度地劈向他的眼睛,他颇为后怕地拍了拍胸脯,还好自己没什么修为,弄出来的霹雳不太长,不然就真要瞎了。

看来这是个近战技能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关羽那种一挥一条龙的远程技能。

算了,不急,来日方长。

周平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开始尝试他的另一个招数。

鬼道——天眼。

《太平要术》上花了不少的笔墨来介绍天眼,不过在周平看来,这不过就是一个人肉版本的战力观测器罢了。

他这次另换法诀,丹田处的漩涡再次分出一缕真气,而这股真气在法诀的引导下,沿着经脉一路上行,最后来到了周平的双眼处。

“叮!”

脑海中响起一声脆响,周平的视野瞬间发生些许改变,仿佛戴上了一个红外显像仪一般,一个个淡红色的人形轮廓出现在浮现。

他低头看向自己,却发现自己身上透出的颜色不是红色,而是有些亮眼的金黄。

这就是修炼《太平要术》的结果吗。

周平暗叹道,随即将视线投向刘关张三兄弟所在的草棚。

关羽是亮眼而又浓郁的碧绿,而张飞则是同样浓郁却略显阴沉的暗红,至于刘备……

嗯?

周平揉了揉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和其他普通人无异的淡红。

只是那些淡红仿佛是有重影一般,就好像刘备不是一个人,而是很多个人一样。

刘备这修的是什么功法?

周平心头满是疑惑,不过现在这情况是没机会满足他的好奇心了,他直接解除了天眼,现在营地已经逐渐变得热闹了起来,新的一天开始了。

早饭是粥加盐巴,这是伙夫说的,但实际上……

周平看了眼淡白色的汤水下的几颗米粒。

或许叫做米汤更恰当点吧。

“这吃的是什么啊!”

一个兵士将碗中的米汤一口干掉,然后将碗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豁”地起身道。

“是啊,这是什么啊!”

“袁术大人的伙食比这里好多了!”

“孔融大人的伙食也比这里好,还有面馍呢!”

有人带头,其他的士兵立刻跟上,立刻七嘴八舌地嚷了起来。

周平和那帮闹事的士兵不是一堆的,兼职主簿的他有幸和刘关张三兄弟在一堆吃饭。

他悄悄地看了眼刘关张三兄弟,想看看他们的应对。

只不过这次周平要失望了,纵使关张二人武力再高强,刘备的人格魅力再强,没粮就是没粮,谁也改变不了。

面对兵士们的抱怨,刘备只是派自己的亲兵去维持秩序。

“大哥!要不还是让我去抢粮吧,大哥你放心,这次我扮成董卓那边的人,绝对不会牵连到咱们身上!”

看来张飞这抢粮的想法一时半会是消不去了。

“不可,大丈夫怎可行此等苟且之事!”

一旁的关羽厉声劝喝道,在他看来,正大光明的抢粮不算什么,但要是扮成别人,那就是大问题了。

“呃……二哥教训的是。”

显然,张飞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赶忙道。

“唉。”

刘备叹了口气,他默默的喝干了手中碗里的米汤,随后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对自己两个兄弟道。

“你们两个在这里维持秩序,兵士们要走就放他们走,他们慕我们的名声而来,我们没有招呼好他们,是我们的错。”

“那,大哥,那你呢。”

“我去找公孙瓒将军。”

公孙瓒,十八路诸侯之一,年少时曾和刘备一起在大儒卢植门下学习,与刘备私交甚笃,而在刘备被立为第十九路诸侯之前,是他的上司。

“大哥……”

刘备摆了摆手,示意两个弟弟不要再说。

“唉。”

两人对视,最后只能叹气。

刘备是高傲的,虽然这种高傲不外显,但和刘备交心的结拜兄弟关张是知道的。此下听大哥要找公孙瓒求助,两人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过除此之外,也没别的办法了。

而就在这时,一名传令兵突然来到三人面前。

“大人!奋武将军曹操来访!”

上一章
<bdo id='lTaEDHo'><q></q></bdo><bgsound id='flfsvK'><ins></ins></bgsound><marquee id='XbYl'><var></var></marquee>
    <blockquote id='yqSOD'><acronym></acronym></blockquote>
      <label id='kDTSQ'><acronym></acronym></label><center id='ve'><center></center></center><acronym id='LgRNbV'><basefont></basefont></acronym><address id='PW'><strong></strong></address>
        <nobr id='RaA'><marquee></marquee></nobr>
        <sup></sup><base id='BZRvo'><q></q></base><center id='qu'><sub></sub></center>
          <span id='qYeWuBC'><ol></ol></span>
          <big id='ybi'><sup></sup></big><dfn id='iujKQCH'><comment></comment></dfn>
            <del></del><cite id='MBKJG'><caption></caption></cite><samp id='Cfc'><u></u></samp><blockquote id='AjZXZS'><option></option></blockquote><person id='epIkfJC'><ins></ins></per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