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五章 明维

贵女归辞 第五章 明维

作者: 小说: 更新时间:2021-10-20
季颐院里,愤愤的说话的声时不时响了。“……四小姐太过份了。”秋晴抓了块杏仁甜酥饼,狠狠地地塞进嘴里。害得她没办法吃凉得发软的糕点,太可气了。一旁的春雨哈哈笑了,指指她地说:“四小姐过份,你怎么不当着她面说,回去说算什么本事。”春雨和秋晴像,是李明“……四小姐太过分了。”秋晴抓了块杏仁甜酥饼,狠狠地塞进嘴里。。...

贵女归辞

推荐指数:10分

季颐院里,忿忿的说话声不时响起。

“……四小姐太过分了。”秋晴抓了块杏仁甜酥饼,狠狠地塞进嘴里。

害得她只能吃凉得发软的糕点,太气人了。

一旁的春雨哈哈笑了,指着她说道:“四小姐过分,你怎么不当着她面说,回来说算什么本事。”

春雨和秋晴一样,是李明韫的贴身大丫鬟,但她又和秋晴不一样,她若是在场,定然不会给李明佳出手的机会。

作为三小姐的大丫鬟,她有这个保护小姐不受欺负的权利,哪怕对方是其他小姐。

坏的人不会因他人退让的举动而收回自己充满恶意的手,反而会变本加厉、得寸进尺。

为了不让三小姐以后麻烦,她只能让麻烦当前就别来烦她。

“我那是不想给小姐惹麻烦。”秋晴咬着酥饼含糊地说道。

小姐吃东西不多,一般这种东西,都进了她们这些丫鬟们的嘴里。

春雨“哦”了一声,没有反驳她的说辞。

人的想法都不相同,所以保护人的做法也不同。

她毫不怀疑秋晴的衷心,也不会为了说笑而无意识地伤害秋晴。

秋晴几口吃完了一块甜酥饼,又拿了块芙蓉糕吃。

李明韫正在屋内摊开宣纸练字。

她的字,是父亲亲自教的,虽没有父亲写的好,但还是可以入眼的。

父亲挥毫洒脱豪放,但教她又加入了婉丽的娟秀小体,这使得她能在刚劲和柔和之间来回切换,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字体。

她右手抬笔,左手扶着衣袖,写着今日宋夫子授的课业。

“……善学者,师逸而功倍,又从而庸之。不善学者,师勤而功半,又从而怨之。善问者如攻坚木,先其易者,后其节目,及其久也,相说以解。不善问者反此……”

窗子外吹来的春风,抚平了室内的浮躁,一丝清爽袭遍全身。

李明韫不疾不徐地写着字。

“姐,姐!”院外有男孩子连声唤她,随即响起了一阵“砰砰”的脚步声。

“七少爷。”是秋晴和春雨齐齐施礼的声音。

珠帘清脆,打断了室内的寂静。

李明韫没有停下手中的笔,应了一声继续把最后的字写完。

父亲曾说,行百里者半九十,越是最后越不能松懈。

男孩子见此,也放轻了脚步,慢慢走到李明韫身旁,待李明韫把最后一个字写完放下笔后,他才说出话来:“姐,你猜我带了什么回来?”

李明韫抬头看向他,十来岁的男孩子眼眸清澈明亮,稚气的脸色满是激动的笑容,双颊因方才跑动还有未消散的红。

他今日穿了件绣飞鸟的宝蓝色衣裳,稚气中添了几分生动活跃。

“什么啊,明维?”

她含笑问道。

李明维闪动着亮亮的圆眼,故作高深地说道:“你猜!”

怕自己姐姐真的猜不到,他又急切补充:“我昨日说过的呀。”

昨日李明维回家后,得意洋洋地说了自己在学堂的事情,还说会把东西带回来给她看。

“我猜不到。”

李明韫摇头说道。

“你告诉我好了,我想知道。”她表现出自己对那个东西有些兴趣。

李明维脸上顿时绽开了喜悦的笑容,他指着外边说:“姐姐跟我出来,它在外面。”

“好。”

院子里碧绿翠青,嫣红姹紫,高高的院墙里,是郁郁葱葱的草木和泼泼洒洒的花朵。

李明维一出屋子便唤他那个站在院外苦苦等待的贴身小厮平喜。

一身青布衣的平喜抱了个大木盒子走了进来,把它放在地上,笑道:“三小姐,这是少爷特意带回来的,跟那王少爷争了好久呢。”

语气是那样的得意,话的意思是他家少爷多么厉害,连那王家的少爷都争不过他。

王家出了个赫赫有名的大将军王天肖,军功卓著,当年更是随太子殿下平定西部十二州,一时间风光无限,王家也因此水涨船高,在光州可谓是权势滔滔,王家那位小少爷凭着家人的宠爱和众人的吹捧,在外头颇有些张扬跋扈,能在他手里抢到东西,显然是费了些功夫的。

李明维扬起了微丰的下巴,不太在意地说道:“就随便一拿,我就拿回来了。”

丝毫不提跟那王家少爷争红了眼的事实。

平喜偷偷撇了一下嘴。

李明韫凑过脑袋去看盒子里的东西。

两只手掌般大小的兔子正窸窸窣窣地对着脑袋啃一根细长的小萝卜。

一只白色的一只灰色的,红红的眼睛下只看得到露出的牙齿。

“姐,这好玩吧?”李明维伸手拨了拨兔子毛茸茸的耳朵。

兔子,对于李明维这般年纪的男孩子来说,其实是司空见惯,并不稀奇。但这两只,是他和学堂的几个人在学堂后边的小山丘上发现的。

得到的途径不一样,对待的态度也就不一样。

“好玩。”李明韫点点头,也学着李明维的动作拨了拨兔子耳朵。

手感温暖又嫩嫩的,很像在摸小孩子的脸,只是多了一些毛而已。

她吩咐院里的丫鬟去拿一些兔子吃的萝卜和青菜,慢慢地给兔子喂着食。

李明维和姐姐说了几句话便苦着脸出了院子,去找父亲。

刚念书时,看父亲考姐姐学问,李明维吵着也要父亲考他,不知不觉父亲就把这当成了习惯,现如今每日他从学堂回来,都要去父亲处温习当日所学。

他后悔都来不及。

李明韫看着不情不愿逐渐远去的身影,无奈笑了笑,招来秋晴和春雨带着兔子一同去园子里。

春日风景怡人,也怡兔,它们定会喜欢,重新活碰乱跳起来。

绚丽的霞云迤逦绵延在广阔的天空中,柔和的晚风伴着日暮独有的醉人景致洒在这片宁静如波的绿地里。

李明韫把盒子放下,双手半推半牵地把两只身子缩起来的小兔子放了出来。

兔子刚开始还是那般受了惊的模样,待逐渐熟悉了周围的环境,胆子稍稍大了起来,移动了几步后,嘴巴去顶地上冒出来的青草。

绿油油的掐尖草叶,在风中轻微摇摆。

秋晴蹲着身子想去逗弄那只灰色的兔子,又怕惊扰了它只得守在一旁抠着地面。

春雨比秋晴大上两三岁,因此对于小动物的兴趣没有秋晴那么浓烈。

她坐在一旁的大青石上,托着腮去欣赏天边的晚霞。

李明韫跟着小白兔上前了几步,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黑色的布靴。

上面没有绣什么图案,布料也很普通,跟府上的小厮穿的靴子差不了多少。

她抬头一看,少年清瘦的脸上染上了夕阳的余晖,表情沉沉又带了几分意味不明。

“五哥。”

李明韫说道,慢慢站起来。

上一章
<person id='fIpS'><small></small></person><kbd id='XyvyJ'><kbd></kbd></kbd><strike id='XRBX'><strike></strike></strike>
<q id='uiBN'><samp></samp></q><ol id='XuVhKt'><var></var></ol>
    <base id='gPiDvIO'><u></u></base><comment id='GmjELyb'><base></base></comment><acronym id='xSKM'><bdo></bdo></acronym>
    <del id='Vgjq'><xmp></xmp></del><ins id='Hm'><sub></sub></ins><dfn id='kJQgYye'><blink></blink></dfn>
      <q id='OV'><bdo></bdo></q><em id='YwFOL'><pre></pre></em>
        <dir id='gBZxVJ'><pre></pre></dir>
          <option id='RrKokOS'><xmp></xmp></option><kbd id='FPtRBQVq'><person></person></kbd><sup id='sGSYi'><kbd></kbd></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