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006节观念不同

衣香 第006节观念不同

作者: 小说: 更新时间:2021-10-23
第006节观念相同朝中大事,养在深闺的东瑗一律不知道,她而已关怀些家宅小事。在祖母那里吃了乌鸡,第二日薛老侯爷下朝后脸色不虞,听祖母屋子侍候的紫鸢说,老侯爷下朝回去,神色不悦,遣了屋里侍候的大小丫鬟后,把一只青花瓷描金茶盏给砸了。可东瑗去请安,在祖母那里吃了乌鸡,次日薛老侯爷下朝后脸色不虞,听祖母屋子服侍的紫鸢说,老侯爷下朝回来,神色不善,遣了屋里服侍的大小丫鬟后,把一只青花瓷描金茶盏给砸了。。...

医香

推荐指数:10分

第006节观念不同

朝中大事,养在深闺的东瑗一概不知,她只是关心些家宅小事。

在祖母那里吃了乌鸡,次日薛老侯爷下朝后脸色不虞,听祖母屋子服侍的紫鸢说,老侯爷下朝回来,神色不善,遣了屋里服侍的大小丫鬟后,把一只青花瓷描金茶盏给砸了。

可东瑗去请安,老侯爷依旧笑眯眯的,很慈爱跟她说起练字,还说她的字体苍劲沉稳,小小年纪如此心胸,很是难得,又叫老夫人把内书房的一块砚台赏了她。

老夫人笑:“侯爷舍得啊?当年世子爷要,您可是沉着脸不答应的……”

有东瑗在场,老夫人称镇显侯世子薛子侑为世子爷,而不是侑哥儿。

薛老侯爷莞尔:“还能带到棺材里去?赏了瑗姐儿,把字练好……”

东瑗满头雾水接了。后来一打听才知道,那是曾祖父留给祖父的,祖父向来看重,有次丫鬟收拾书案时,不慎用镇尺撞了下,老侯爷当即骂那丫鬟笨手笨脚,遣了出去。

她顿时觉得这砚台炙手,拿回来也不敢用,叫橘香收在箱笼里。

又过了一天,东瑗早上去给老夫人请安,屋子里服侍的宝巾拦了她:“九小姐,侯爷病了,在老夫人这里静养,吩咐了谁都不见……”

昨儿瞧着气色还不错,怎么今日就病了?

东瑗担忧问:“请太医瞧了吗?是什么病,开了什么药?”

宝巾正要说,内室的毡帘一撩,穿着葱绿色掐牙绫袄的宝绿走出来,笑盈盈望着东瑗:“九小姐,侯爷让您进去……”

宝巾便退到一旁。

东瑗脱了青石羽缎披风交给自己的丫鬟橘红,宝绿帮她褪了足上的木屐,小丫鬟撩起毡帘,两人进了老夫人的卧室。

墙角摆了一盆含苞盛绽的腊梅,修剪非常整齐。那花盆雪色瓷片,用朱砂描了血梅凛然,衬托着腊梅的虬枝,格外醒目。

老侯爷穿了件家常灰鼠皮裘袄,依偎着银红色弹墨引枕看书,老夫人坐在一旁,用银筷拨弄着铜手炉里的灰,看到她进来,老侯爷和老夫人都笑了笑。

东瑗微愣,不是生病了吗?

老夫人手腕上带了串香檀木雕刻的成十八罗汉的佛珠,从宽大袖底露出来,靠近便有幽静的檀香。

“来,到祖母这里来……”老夫人总是用哄孩子般的语气跟东瑗说话,显得很溺爱。

她笑盈盈坐到了老夫人身边。

老夫人拉过她的手,有些心疼:“手这样凉,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捧个手炉?橘香定是偷懒,不知照顾你……”

东瑗笑:“没有,橘香姐姐让我抱着手炉……就几步路,哪里就冻死我了?捧着麻烦,我没要……”

老夫人嗔怪着说了声这孩子,就让宝绿拿了个小巧铜手炉给她。

那手炉不过苹果大小,比家里平常用的小巧精致,四周雕刻着盘螭纹,手炉柄上还有一块雪色的暖玉,贵重华丽,东瑗眸光微亮。

老夫人见她喜欢,就笑道:“好玩吧?”

东瑗连连颔首,注意力从老侯爷身上转移到了铜手炉上。

“这是西边的天罗国今年新进贡的。这铜和暖玉都是从雪山底下挖出来的,就算没有银炭,铜炉本身也暖和。总共才七个,太后娘娘两个,皇后娘娘两个,咱们家贵妃娘娘和盛贵妃娘娘各一个,大公主一个。贵妃娘娘嫌太小,昨日侯爷进宫,特意招侯爷去内殿,让侯爷带回来给家里的姐妹玩……你拿着吧。”老夫人笑着解释。

东瑗心中微动,她忙推辞:“太贵重了,我要是弄坏了,辜负了贵妃娘娘的厚爱……”

她语气里有些娇憨,有种不谙世事的天真,可背后微寒。

老侯爷明明身体健朗在家里看书休息,却称病不上朝;贵妃娘娘昨日招老侯爷进宫,赏了这么贵重的手炉给家里姐妹,老夫人还留给她……

难道……

自从知道家里有个堂姐是太子的良娣,东瑗心中便隐隐不安。

后来新帝践祚,堂姐封了贵妃,她心中明白一件事:她们这群姐妹里,总有人要送进宫去,代替贵妃娘娘,为宗族固宠。

三年前,比东瑗大两岁的六姐薛东瑶嫁了,排除了一人;前年七姐薛东悦也嫁了;去年,只比东瑗大十个月的八姐薛东馨也出阁了,家里待嫁的嫡女就只剩下十七岁的五姐薛东蓉、东瑗和十二岁的十二妹薛东琳、

选秀是登基三年之后,第四年的五月,也就是明年五月。

而东瑗,正好明年及笄。

薛东琳年纪太小,符合进宫条件的,只有她和五姐薛东蓉。

她心中猜测着,进宫的人,最大可能是五姐。五姐曾经定亲的人家被灭族,她的亲事就一直没有着落。

可仔细一想,就能明白是薛家在找借口把薛东蓉留到新帝选秀。

而薛东瑗也一直没有说亲……

她亦不敢肯定排除自己进宫的可能性。

她容貌出众,比五姐妍丽,更加容易获得圣宠,为家族添荣耀。

东瑗捧着手炉,手指微紧。

五年前她睁开眼,知道自己穿越到了等级制度森严的古代,躺在床上消极了两月,心中是有怨怼的。

后来,她身边的丫鬟杜梨去端热水,半天气哄哄回来,说小厨房封火了,只剩下半盆。

还对另外一个丫鬟木棉抱怨说:“……倘若摔死了,咱们回五夫人屋里,不说锦衣玉食,至少不会这样受人白眼!平白无故,我们苦命受她牵连。”

最后,还把那半盆热水给泼了……

小丫鬟们个个凝神屏息不敢出声。

木棉劝她别生气。

东瑗已经睡下了,却一个骨碌爬起来,吩咐木棉:“伺候我洗脸吧!”

木棉诧异,她明明听到了杜梨的抱怨。

杜梨也微讶。

见她们俩不动,东瑗又叫了旁边粗使丫鬟端水来。那丫鬟结结巴巴说没热水了……

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的季节,没有热水怎么洗脸?

东瑗重复了一遍:“去端水来我洗脸!”

杜梨以为东瑗是挑衅,冷哼了一声,出去端了盆冰凉刺骨的冷水进来,斜睨了她:“九小姐,您也忒不懂事!天这样寒,把我们不当人使,任着自己的性子来!”

东瑗好笑,伺候她洗脸就寝,不是杜梨作为贴身丫鬟应该做的吗?怎么还责怪东瑗故意刁难?

东瑗笑了笑,自己拿了帕子,沾着那寒水洗脸。

刺骨的寒意顺着脸颊,沁入心脾。她也瞬间醒悟过来,怨气不能给她带来任何好处,唯有改变,顺应这个时代的规则,才可以活下去!

连个丫鬟都敢欺负她!

洗完脸,她冷冷将帕子摔在脸盆,溅了杜梨一身的水。

杜梨尖叫,要不是木棉拉着,大约会跟东瑗吵起来。

东瑗则看也不看她,直径上了床。

霜重漏深的冬夜,她躺在床上睡不着,仔细谋划着如何把屋里这些吃里扒外的人解决。

这才有后来老夫人遣汤妈妈、卖木棉杜梨的事。

她一点点努力,不急躁沉住气,获得老夫人的认可、好感、喜爱,以至于今天的溺爱。

老夫人最初用深虑的怀疑眼光打量她时,她不气馁惭愧;如今老夫人溺爱她时,她亦不自傲忘形。

用心换心,老夫人喜欢她,她也是真心孝顺,时时想着老夫人。

后来老夫人越发溺爱她,大约是年纪大了,慈悲心越发浓郁,身边又是这么个聪慧的孙女,自然就不再顾忌什么疼爱均分,不让其他孙女拈酸吃醋的规矩。

而东瑗也越来越觉得老夫人像她前世的奶奶,很是孝顺。

虽然她的孝顺总是送些小吃食、小玩物。

老夫人什么都不缺,亦不在乎东西。能时刻想着,这份真情实意打动她而已。

她遇事沉得住气,平常总是淡然幽静,直到此刻老夫人把贵妃娘娘赏的铜手炉给她,她的心才一瞬间烦躁不安。

老夫人宠爱她,不代表观念跟她一样。

东瑗是新世纪的职场小白领,来到这个时空这些年,她早已逼迫自己认命,顺应这个时代的法则。可她对婚姻是有底线的,第一条就是不入宫门。

古代婚姻对女子是不公平的,三妻四妾的法度更是对女人身心的迫害。

而皇宫,把这种迫害夸大到了极致!

近百佳丽争宠……

想想都骨头里发寒。

倘若她早生几年,能嫁给太子,将来母仪天下,或许她愿意忍受惨无人道的宫廷生活。可太子比她大十岁,早已娶妻,而今也封了皇后。

东瑗进皇宫,只是皇帝的妾。

她倘若端庄贤德,偱于礼教,皇帝会厌烦。这些皇后才应该有的品德,她一个妾端起来,可笑又可怕。皇帝是君主,亦是男人,哪个男人真心喜欢女人带着礼数的木讷面具?

倘若她妖娆妩媚,不遵礼教,又是这天成的狐媚模样,皇帝如果不能自控,过度宠爱她,御史参她一本妖姬佞妃,她死无葬身之地!

可老夫人是古人,她自小受的教育里,皇妃是人上人。就是老侯爷见了贵妃娘娘,都要三拜九叩。能进宫,是女人最顶端的前程。

进宫为妃就是莫大的荣誉,是极佳的机会。

老夫人不会因为溺爱她,帮她争取这个机会吧?

想到这里,东瑗心底再也静不下来,似春燕轻掠过湖面,阵阵涟漪。她不禁望了老夫人一眼。

老夫人慈爱问她:“怎样,这手炉是不是轻巧又暖和?”

******************

姐妹们七夕快乐哟~~~咳咳,这么晚了,你们还有推荐票吗?有的话就支持下吧O(∩_∩)O~

上一章
<base id='EsiLaMZs'><font></font></base><marquee id='hVpc'><nobr></nobr></marquee>
    <bdo id='qDE'><samp></samp></bdo>
    <strike id='Ac'><marquee></marquee></strike>
      <strong id='aZrXDS'><nobr></nobr></strong><font id='bmINv'><blink></blink></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