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六章 两大佬终相遇

掌珠令 第六章 两大佬终相遇

作者: 小说: 更新时间:2021-10-24
男人将垂在眼前的头发向脑后甩去,重新整理月白色衣襟,再度缓缓地抬起头,露着让女子尖叫声的极雅极俊的容颜。但是,看呆了的人仅有被女人护在身后的小姑娘。而敢于面对他强烈冲击的妇人高度警惕心并没有消散。“我是好人,并不登徒浪子!”男人见容貌不顶事,也真怕妇人将他踹下车后去不过,看呆了的人只有被女人护在身后的小姑娘。。...

掌珠令

推荐指数:10分

男人将垂在眼前的头发向脑后甩去,整理月白色衣襟,再次缓缓抬头,露出让女子尖叫的极雅极俊的容颜。

不过,看呆了的人只有被女人护在身后的小姑娘。

而直面他冲击的妇人警惕心并未散去。

“我是好人,并非登徒浪子!”

男人见容貌不顶用,着实怕妇人将他踹下车去,连忙解释:

“那群人请我为各府姑娘画画,我不愿意,他们就缠着我不放。对画美人图,我有很高的追求,不是倾城美人,并非气质高雅的美人,我绝不动笔。多少银子,多少的威逼都不画。”

“娘,我看他不像好人,说谎话都不脸红的,画一个美人图,还讲究起仪式感了。”

云薇努力从母亲如小山般身体后面钻出来,都说父亲身躯如山岳。

她是没爹,但母亲如山岳的身躯,也是很有安全感的。

“一个大清早从青楼楚馆中跳楼跑出来的男人,竟然敢说自己不是登徒浪子?是好人?”

云薇不承认方才被这个中年男人的俊容惊艳到了。

见了他,才知道美男可以惊艳时光。

“青楼的火就是他放的,为逃避给妓女过夜钱。”

“小姑娘……误会了,我……我家……”

男人没想到云薇敢说敢做,对着作势踹他的妇人连连拱手:

“我家有矿,煤矿,你们都是京城人,该知晓有煤矿的家都是啥家底,不说家财万贯,但绝不是缺银钱的主儿。

何况请我画画,题词,邀我品茶的人能从京城排到万平去,我随意几笔,就能卖出不少的银子。”

男人从袖口中摸了个寂寞,没有银票,只有空气。

“那个,那个,我带着的银票跑丢了。”

“咦。”

云薇不屑的发声。

男人尴尬保证,“你们把我送到万平,我回家取银票当作夫人一路护送的酬劳。”

“娘,别听他的,出城就将他放下,我看他一身带衰,说不得这一路上又不得太平。”

姜氏点头。

男人晃了晃空荡荡的荷包,郁闷的长叹:“无论是我拿银子开路,还是一张俊美无双的容貌都无往不利,今日虎落平阳……”

他眸光灼灼,云薇心跳加快,姜氏侧了一下身躯,躲开男人的视线。

“也只有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才能无视我。”男人认真说道。

“混账!”

云薇恨不得扇男人一巴掌,“你嘲讽谁呢?下车,立刻滚下去!”

男人:“……”

“小姑娘对令堂没信心?”

“我是没想到你无耻下贱!”

云薇握住姜氏轻颤的手臂,轻轻抚慰:

“少说美人在气韵不在皮囊的话,像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这类说辞,我能说半个时辰不带重样的。”

”你们男人看得只是外貌,谁在意躯壳皮囊下的灵魂。”

“说得对,对极了。”

男人啪啪啪鼓起掌,欣慰说道:“小姑娘看得透彻,我家丫头能有你一分的清醒,我不用担心她被公子哥欺骗。”

“令堂就是天底下一等一的绝色美人!不仅容貌清新脱俗,骨子里的气韵才华也是绝顶。”

云薇:“……”

“令堂恢复正常人体态,你就明白我说的话只是描绘令堂的八成美貌而已。”

男人手指轻轻滑动仿佛作画,恳求:“不知我是否有荣幸,为您做一副画?”

云薇挡在姜氏面前,“我看出来了,你是坐车不想给钱,故意讨好我娘。”

就这撩拨女子的戏码谁扛得住。

云薇担心姜氏心猿意马,泥足深陷,男人拍拍屁股走了,徒留姜氏神伤。

“令堂心若止水,不会轻易被人哄骗了去,在令堂眼里,再无一人有你要紧。

她入宫许是最好的去处,清冷至极,心凉至极。不过她生不逢时,神武陛下,嘿嘿,嘿嘿,老难了。”

他看热闹般坏笑,有一种雅痞的感觉。

姜氏轻声问道:“方才听外面人称您云爷,您被称作云中君……”

“在下云默,字不羡,见过夫人。”

“我见您第一眼就该想到云中君,天穆王朝难寻云中君这般风华绝代之人。”

“薇薇一直很喜欢您的字画,您能否指点她一二。”

姜氏拽了一把神游的云薇,小声说道:“云中君从不收徒,旁人想从他口中得到指点,千难万难,有银子,有地位的人都不成。”

云薇干巴巴问道:

“敢问,敢问云先生,您家里还有几人?尊夫人可在世?”

姜氏:“……”

云默呆愣片刻,问道:“这事很要紧?比我指点你琴棋书画都要紧?”

活久见了。

他从未遇见过似云薇这样的小姑娘,吃瓜比学艺心重。

云薇点头说道:“对我来说,非常非常要紧。”

“得云中君指点同样重要,我纵然有千金请不起云中君指点薇薇。”

姜氏连忙插嘴,云中君指点薇薇的消息传开去,她不愁薇薇嫁不到好人家。

姜氏主动倒了一杯茶,递给云默。

云默拱手致谢,翩翩公子,守礼端方。

不过,他看向姜氏的目光依旧灼热:

“夫人若是能让我画上一副画,我什么都可答应夫人。”

云薇咳嗽两声,“过格了,云中君。”

“心之向往,难免唐突。”

云默眼吧吧看着姜氏,如同饿狗看到一根近在尺之的肉骨头。

“给我三月,我定会让云中君画出满意得作品。”

姜氏斩钉截铁说道:“我的要求是云中君教导薇薇三日,并准许我对外说,薇薇得您指点。”

“为何?令爱活波聪慧,再过一两年,美人在她面前都要逊上几分。”

“我是寡妇,半辈子过得糊里糊涂,求而不得的事太多……被轻贱,被欺辱,被算计,这些我都当作还债了。

今日我方知晓,薇薇替我负担了许多,本来我以为,一切不好所有的委屈都是我一人承担。”

姜氏眼圈微红,默默垂泪。

云薇记起姜氏姓名,同云默对上号,又得知减肥后姜氏是美人,她脑海里闪过两本书的主角。

姜氏有可能是一婚更比一婚高的黑寡妇。

“我有一子一女……”

云默见姜氏垂泪,心似被扯了一把有些疼,主动缓解马车中悲伤。

“儿子云戎,字止戈,女儿闺名为爱,小字止情。”云薇说道。

迎向云薇盼着他否定的目光下,云默点头:“云戎比你大上三四岁,爱爱同你年岁相当。”

云薇闭上了眼睛,颓然道:“真是好巧啊,这特么两个绝顶的人都能遇见了,老天爷在玩我,早知道晚出门半日也好。”

上一章
    <xmp>
      <l id='FYA'><dir></dir></l>
      <legend id='tfLhc'><b></b></legend>
        <dir></dir>
        <blink id='sKj'><span></span></blink>
        <i></i>
        <bdo></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