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三章 穿越者被打(求推荐票)

从大学教师开始 第三章 穿越者被打(求推荐票)

作者: 小说: 更新时间:2022-05-15 00:34:41
巧笑嫣然倩兮,美目盼兮。女孩子长得很好看,不高兴也是美的。再后来的话题就严重走偏了了,交谈着重放到了她们有也没处理方式沈光林的权限上,也没丝毫营养,但但是持续的了很久。一直到窗外的景色就摆脱南方的色彩,除了麦田是一望无际的荒芜。恐怕这时的火车了离开了苏省开女孩子长得好看,生气也是美的。。...

从大学教师开始

推荐指数:10分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女孩子长得好看,生气也是美的。

后来的话题就严重跑偏了,对话重点放在了她们有没有处理沈光林的权限上,没有丝毫营养,但还是持续了很久。

直到窗外的景色开始脱离南方的色彩,除了麦田就是一望无际的荒凉。

估计这时的火车已经离开苏省开始进入荷兰地界了。

冬天汗少,但是尿多。

沈光林的“人之常情”很快就感觉到了。

“小姐姐,我,能不能帮我解开手,我想...解个手。”

沈光林突然明白了“解手”这个词是个什么意思。

当年洪武大移民,移民百姓就是这样被绑住了双手,一串一串的从山西洪洞大槐树出发,奔向全国各地。

“解手”就发展成了如厕的另一个意思,引申出来的还有“解大手”,“解小手”。

“那可不行呢,你可是重犯,我不能放开你,不过车厢里面有这个。”说着她从座位下面拉出一只亚马逊同款的水果篮。

这个圆形器物是真的帅!

圆腹敞口,印着红双喜,还有富贵牡丹的配图,高贵典雅却不失质朴。

这可是一只价值61美金的传统水果篮!

“可是,我没有空着的手啊。”

即使自诩为海王,这个时候的沈光林还是有点尴尬,但是人有三急,又不可避免。

“那我可不管,都这么大的人了,说这些羞不羞的。”

“也不能因为害羞就憋着呀,要不,你给我解开吧。病人面前无男女,犯人也是不?”

沈光林口花花的毛病犯了,见个人就想调戏一下。

小姑娘竟然就真的信了他的鬼话,开始帮他脱起了的裤子。

“哎,哎,哎,不是吧,不好吧,你来真的,这,哦……”

沈光林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尴尬中似乎还带点享受。

跟大话西游里演的一样,衣服是不可能在这个时间点就脱下来的。

这个时代还没有这样高级的皮带扣,小姑娘忙活半天,果然解不开。

“看到那个GC的标志了没,一按它就会松一点,一按就会松一点。看到皮带上的鱼鳞纹了没,这可是黑凯门鳄的,卡扣也是铂金的...”

沈光林一边说,一边想着香艳的情节就此展开吧,我沈海王已经准备好了,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壮丽人生...

“小李,你对他这么客气干啥。”

爱行使粗暴特权的男青年终于看不下去了,他拿起沈光林的书劈头盖脸的就打下来。

“给你脸了是不是?给你脸了是不是!”

书本好厚重,打在身上的感觉仅次于大红砖。

小伙拿起工具书一顿乱抡,打在沈光林头上脸上啪啪作响,简单粗暴而又有效果。

我草!

要不要这么狠!

这已经是穿越者第二次被打了。

双手被束缚住,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这顿打也是真的实实在在的疼!

还好小姐姐比较仁慈,她及时出手拦住了。

“文田,不要打人!我只是跟他开个玩笑,你别这样!不要当真。”

原来小姐姐啥都知道啊,她只是假装懵懂而已。

沈光林可就不好受了,头上原本就有伤,现在更疼了,牙缝里都有咸咸的味道,应该是牙龈也出血了。

脑瓜子嗡嗡的叫,金蝉就在耳边吟唱。

这个时代连挨顿打都这么真情实意而不掺杂水分。

沈光林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呀,但是又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暂时记在心里。

“小姐姐,我是真的憋不住了,你们不能这么虐待嫌疑人的。再说了,说不准咱们还是自己人,有些话我没有说,但是不代表我就真的是阶级敌人。”

沈光林的膀胱都快要爆炸了,生理这个东西确实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看着帅气的小哥哥确实难受的表情,小姐姐的仁慈心终于又开始泛滥了:

“文田,要不你带他去一趟吧,他是不是坏人现在确实不好下结论。”

“对对对!贾同志,你带我去趟厕所吧,我真的憋不住了。”

沈光林决定临时性的不再计较这个粗暴男的殴打行径了,谁让自己憋得太难受呢。

“谁是贾同志?我姓刘,刘文田,文刀刘,文化的文,田野的田。刘文田,又有文化又有生活......”

粗暴男青年最满意的就是自己的名字,最不满意的是长相。

要是但凡长得好看一点,自己肯定早就去蓉蓉家里提亲了。

“蓉蓉”是美女小姐姐的名字,真名叫李蓉,局里好多年轻人都爱慕她,可惜她一个都没有看上。

“行行行,大哥您说的都对,您名字起的也真的好!回头咱再一起说道说道该如何拆字算命,不过现在我真的要憋不住了,万一尿在裤子里大家都不好看吧。”

沈光林甚至已经有些直不起腰了。

“催什么催!小兔崽子,你可要老实点,敢不老实我削死你!”

粗暴男还是解开了沈光林一只手铐,都没等沈光林有下意识的反抗行为,另一只手刚脱离栏杆他又给拷了起来。

“大哥,这样不行的,手还反在背后,我还是没有办法脱裤子。”

“就你事多!”

厕所就在软卧包厢不远处。

这种绿皮火车沈光林以前都没有坐过,但是他听说过坐这种火车的体验,眼前这一切也都符合他想象中的样子。

卫生间里的车窗很小,果然不是能跳窗逃走的地方。

厕所还是蹲坑,冲厕所时似乎还能够看到下面疾驰的枕木,纯天然裸空排放,超级环保。

一番舒畅,整个人终于轻松了。

押送回来之后,这位大哥又想把他给反锁在栏杆上,这下子沈光林不干了:

“大兄弟,不带这样的吧,我又不跑,也不用这么折磨人吧。我肯定会老老实实待在车厢里的,你看这位小姐姐长得又好看,说话又好听,你赶我我还不走呢。再说了,我又没有杀人放火,我现在只是嫌疑人而已,咱们之间真的不是敌我矛盾。”

沈光林苦口婆心的劝说着他们,为的就是让自己能够好受一点。

“你不是说自己是纵火犯的吗?这肯定就是敌我矛盾了呀。”粗暴青年分的还是很清楚的。

“这就是个梗,你不懂。再说我也没有真的去纵火呀。”

这个年代的人简直开不得玩笑,随便说了一句话结果还上纲上线了。

“你想纵火那也是罪大恶极。”小姐姐也是神色严肃,语气铿锵。

“你咋就没一点情调呢?”

“我不信!”小姐姐搭话了。

小姐姐要不要这么懂行?这个年代的人都这么关心政治的吗?

普通人可能知道美国总统是谁,但是一般人绝对不会知道副总统是哪个,这位小姑娘看样子是有背景的狠人呀。

小姐姐求抱大腿!

这大腿可玩三年!

不过,想跟知识大爆炸时代过来的人比渊博,小姑娘明显还是班门弄斧了。

“啊,对!现任总统确实是卡特,前任总统是福特,再往前数是尼克松。不过,后面的一位总统你们就不知道是谁了吧?

“我告诉你们,他们的下一任总统是里根...”说着说着沈光林就剧透了。

不过猜测下一任总统是里根也没什么,他毕竟是候选人,大选在即,赢面不小。

小姐姐明显对这些不是那么感兴趣,她的关注点也不在这里。

“你就不要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了。沈光林,我问你个问题,你不是从国外过来的吗,说一说外国是什么样的?听人说,他们家家有汽车,顿顿吃烧鸡是吗?你皮肤这么好,是吃烧鸡吃的吗?”

说起这个话题,就连粗暴青年也来了兴趣,坐在一边做倾听状,他也想知道沈光林的保养秘诀。

毕竟,脸上长一脸“糟疙瘩”也怪难为情的。

沈光林没有兴趣理这位粗暴青年,不过他对小姐姐还是充满兴趣的。

这个时代的人们对国外的向往就已经开始了吗?美分,精日和公猪,砖家并行的时代就要开启了?

“花旗国的小汽车确实有很多,现在的底特律还是一个活着的汽车城,还没破产。不过汽车毕竟只是一个代步工具而已,以后咱们国家也会家家都有小汽车的,并且还会成长为全球第一大汽车生产国和消费国。”沈光林侃侃而谈。

“至于烧鸡,花旗国那边是不吃的,感恩节的时候他们倒是会准备一只火鸡,但那只是仪式感一类的东西,也不怎么吃。就像咱们过年的时候准备的贡品一样,很多东西摆放完了就变质丢了。”

沈光林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大洋彼岸的情况,因为这话怎么听着自己都像是一个美分。

可自己明明就是一个爱国的小青年嘛,最喜欢做的事就是鞭笞那些“女洋鬼子”们。

皮鞭,蜡烛,麻绳...麻绳理工毕业的沈光林最偏爱麻绳。

“感恩节吃火鸡我知道!很大个一只的是不是?他们吃都不吃就这么丢了吗?多浪费呀,那他们吃什么鸡?”

提到吃的,大家都很感兴趣。

毕竟现阶段国内的物质还不是特别丰富,大家见面打招呼的方式也是“吃了吗”。

“老美最爱吃的应该是炸鸡,就是鸡块上面挂上面包粉,放在油里炸熟了,他们很多人都爱吃这个。不过“吃炸鸡”这个话不能对黑人兄弟说的,带有歧视意味,意思就是你们太穷只能吃这个…”

“还有,在灯塔国,炸鸡,西瓜,棉花放在一起对黑人兄弟说,那挨揍一点都不冤了,说不准还会被枪击…”

“那边果然这么乱,一点都不安全!不过,这就是种族歧视吗,你在那边有没有被歧视?”小姐姐插了一句话。

“这里面是有种族歧视的意思吧,黑人其实并不反对种族歧视,他们只是反对歧视黑人,他们一样在干歧视亚裔的事情,我当然也遭受过这些,不过,当你有了钞能力...”

小姐姐对钞能力不感兴趣,却对沈光林说的食品充满了好奇,“吃炸鸡的怎么就是穷人了?那边这么有钱的吗,既然他们那边的穷人吃炸鸡,那富人吃什么?”

“富人吃蔬菜呀!不过,在灯塔国,想吃咱们国家的饺子是很昂贵很难得的,算是奢侈品之一。”

现在的沈光林还记得留学的时候中餐馆里的饺子又贵又不好吃。

“你越说我越不信了呢,谁家过年还不吃顿饺子了。今天是大年二十八,要是年三十了大家还在火车上过春节的话,列车长会请所有乘客们吃饺子的。”

不同时代的关注点果然是不一样的。

不过,沈光林从小美女的话语中捕捉到一个有用的信息:今天是大年二十八。

难道,这马上就是1981年了吗?

“哎,小姐姐,今天的阳历是几号呀?”

“你年龄比我大好不好,不过只要你不嫌丢人,叫我姐姐却是可以的。咱们过日子谁管阳历呀,大家过的都是阴历。”小姐姐一边说,一边还是做了其他动作。

“小刘,你把报纸拿给我看看。”

然后小姐姐对照着报纸上的日期就计算开了:

“这是大年二十六的报纸,阳历日期是1980年2月12日,往后推两天就是2月14日,没错,今天的阳历是1980年2月14日。”

“Valentine’s Day!”

“什么嘚?怎么着就嘚了”

“英文单词,说的是西方的情人节,类似于咱们的七夕节。”

上一章 下一章
<pre id='Jnwg'><sub></sub></pre><base id='lhSlGsP'><optgroup></optgroup></base><blockquote id='iWAbCVFT'><blink></blink></blockquote><var id='nIFSBc'><xmp></xmp></var><fieldset id='fxoiR'><cite></cite></fieldset>
    <small id='ZsoZG'><address></address></small><option id='DpO'><em></em></option>
      <blink id='dr'><em></em></blink><person id='qt'><base></base></person><sup id='ou'><sup></sup></sup>
        <blockquote id='cpY'><kbd></kbd></blockquote><cite id='UmQHTBP'><l></l></cite>
        <q></q>
        <fieldset id='Zq'><dfn></dfn></fieldset><blockquote id='iQPnSPvx'><base></base></blockquote><i id='ZtGVKZl'><address></address></i>
          <listing id='LOvk'><label></label></listing><code id='cX'><small></small></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