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四章 自己人(求推荐票)

从大学教师开始 第四章 自己人(求推荐票)

作者: 小说: 更新时间:2022-05-15 00:34:42
快乐……的时光总是会暂短的,随之而来着火车哐当哐当的声音,小姐姐和粗鲁小刘两个人都听得入了迷。大家都是更年轻人,但是出生于年代上差了50年,但心智实际上是差不多的。有共同话题就不会觉得枯燥乏味,时间过得迅速,京城终于等到就得到了。从车窗里看回去,外面还能看见寒冷的冬日残雪大家都是年轻人,虽然出生年代上差了40年,但心智其实是差不多的。。...

从大学教师开始

推荐指数:10分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伴随着火车哐当哐当的声音,小姐姐和粗暴小刘两个人都听得入了迷。

大家都是年轻人,虽然出生年代上差了40年,但心智其实是差不多的。

有共同话题就不觉得枯燥,时间过得很快,京城终于就要到了。

从车窗里看出去,外面还能看到冬日残雪留下的印记,城市的房顶上也是白的,而且京城的房子也以平房居多,果然是纯朴的80年代!

分别在即!

在这一刻,美女小李和粗暴小刘还有点舍不得了。

这个“坏蛋”虽然可恶,但是说话还是蛮好听的,跟他聊天特别有趣。

而且长得也好看,就跟电影明星一样,有个明星叫啥来着,迟之强!

这个沈光林和迟之强长得还真的有点像哈!

只是不知道将来的沈光林会不会也唱一首歌:

“一不该呀二不该,

你不该偷偷摸摸把我来爱。

偷偷摸摸爱我也没有关系呀,

你不该跑到我的家中来...”

......

天下终没有不散的宴席,火车吭哧吭哧的开始进站了,分别的时刻已经不远。

现在火车停靠的还是京城火车站,这是位于东城区毛家湾胡同甲13号的老火车站。

这个年代的京城西站还没有开始建设。

京城火车站始建于清光绪二十七年,原址位于正阳门瓮城东侧,历史上曾沿用“前门站”、“北平站”、“兴城站”等站名,建国前一天也就是1949年9月30号才被改称为“京城火车站”。

沈光林看着窗外京城的风景,跟印象中的京城一点都不一样,这就是一个陌生的城市,这就是一个陌生的年代。

车停了,气氛突然安静下来。

小姐姐的眼神里充满了歉意,但是“大是大非”面前,容不得个人私情。

都没等下火车,就看到一队(三四个)全服武装的同志们冲进来,看来他们对沈光林这个“坏蛋”还是蛮重视的。

这些人果然是来监督并接收沈光林的,毕竟抓到一个想纵火的国外“破坏分子”并不容易,这种事情当然要重视。

年底了,说出去这也是一件不错的成绩,算是给春节献礼了。

就在这间软卧包厢里,两波人完成了交接,几个小时的友谊也在这里划上了句号。

虽然姓李的这位小姐姐很有点不舍,但是家国情怀民族情感让她不能放松警惕,也不能放过这个“狗坏蛋”。

出站了,沈光林果然没有跟小李美女和粗暴小刘一起走,他被押着上了一辆军绿色的卡车。

整个押送过程中,沈光林的手铐始终都没有被摘掉,但是他们在上面套上了一个麻布袋子,算是遮掩一下隐私,给林哥留了一点脸面。

兵分两路,话说两端。

在沈光林被押送上车的档口,美女小李和粗暴小刘已经回了单位述职。

美女小李的真名叫做李蓉,高干子弟,在公安局的安全部门做点文职工作,警惕性很高,成绩斐然去金陵出差都能抓一个“纵火嫌疑犯”回来。

跟她一起出差的算是她跟班,姓刘,叫做刘文田,出身也不错的,和李蓉家相比就差了几点意思而已,但是人家一颗红心向太阳,特别要求进步。

领导对小李同志的关心绝对与家庭及出身是没有关系的,

“小李同志,听说你从金陵押过来一个重刑犯,而且还是一个想纵火的外国间谍?”

领导虽然不总是和蔼可亲的,但毕竟不是谁都有一副铁面孔,尤其是面对这样美丽可爱的小姑娘,谁不想展现慈祥的一面。

“嗯,是的吧。”

说着这话的时候李蓉其实是有点犹豫的,因为她开始从心里觉得也许这个狗坏蛋没有那么坏了,他要不是TW该有多好。

不行的!我李蓉是一名光荣的人民卫士,是国家的栋梁,一定要保卫国家安全,保护人民安居乐业!

小姐姐终于还是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

“你怎么发现他是个TW的?”领导开始正常询问工作了。

“看他的穿着打扮呀,我一看他的装扮就不像是个正常人。一看就是从帝国主义国家流窜过来的破坏分子,然后我啥都没想,一棍子敲晕就直接把他给抓过来了。”

“这么草率……简单?”

“是的呢,而且我怕金陵的同志们为难,还托关系定了个卧铺这才把那个TW带到的京城。”

说到这里,小李姑娘忍不住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自己真是太机智太勇敢了,简直就是巾帼英雄呀。

“人家只是穿着打扮不一样就被你给抓过来了?”

“不只是这样,他身上还有英文书籍,老厚的一大本了。”

老大扶额:“这也不能判断他就是间谍吧。不说这些了,我们还是自己去问吧。听说你们过来坐的还是软卧?”

领导同志越发觉得这件事可能就是个乌龙,不过这话不好对着小李直接说,怕打击了人家的积极性。

小李什么都不觉得,还沉浸在自己努力工作的气氛中:

“嗯,是动用了一点点家里的关系,不过车票和餐费可是我自己花钱买的,单位不给报也没关系……唉呀,总算平安到达了,TW也顺利押到了。”

小美女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压根没想过自己可能会抓错人了。

......

沈光林遭受的待遇就不一样了,他直接就被押进一间密闭房间里,没水没饭没人权。

早知道就在火车上吃了那碗剩饭了,虽然档次不怎么样,但是应该抗饿。

不过沈光林已经大致想好了自己的应对策略,尤其是自己并没有真的想对国家和人民不利,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现在的最大问题就是自己怎么到的金陵,可选路线只能是从港城偷渡过来,然后花钱坐火车,不然也没有别的办法。

可惜,自己不知道是怎么被那个小美女抓到的,这中间究竟产生了什么故事。

问吧,问就是失忆了,被他们打的,林哥已经不记得是怎么过来的了。

沈光林并没有等很久,很快就有人过来提审他了。

穿过走道,进入一间专门的审讯室。

主审的是两位中年男人,之前的粗暴小刘和美女小姐姐小李都没有出现。

审讯的具体情形跟电视里演的差不多。

沈光林坐在像牢房一样审讯间里,头上一盏大功率的白炽灯,中间隔着铁栏杆,栏杆的后面正襟危坐着两个人,表情严肃,刚正不阿。

不过,对方在心里早就做出了判断,这位小伙子应该不是什么TW,毕竟小李这样搞法也太业余了,简直抓人如儿戏。

不过审问还是要继续的,不然赔礼道歉啥的就能让人喝一壶。

还是先给小伙子一个下马威,等他屈服了再谈“误会”的事。

中年大叔露出慈祥而又严厉的微笑,做出一副人畜无害而又希望你老实交代的样子:

“现在可以说一下你的来历了吧?听说你叫沈光林是吧,哪里人,怎么到的金陵?从事什么样的活动,真的是想要纵火吗?”

我去,之前说了句纵火还真的躲不掉了呢。

那个小美女倒是啥都向上面汇报呀。

“报告政府,我能不能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回答。”

处在陌生的年代,沈光林的配合度很好。

“可以,那你开始说吧。”对方拿出笔开始做记录了。

“我叫沈光林,男,24岁,原名沈厚林,父亲沈隆先,籍贯是苏省金陵市,学历为大学本科,研究生在读,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大学工程学院...”

沈光林说话没打磕绊,毕竟不是纯谎话,说起来理直气壮。

“哎呀,还是一位高学历人才呢,那你是怎么走上这条“违法犯罪”这条道路的,'纵火'可是重罪,尤其纵火地还是重镇金陵。”

中年大叔也没有真要训斥的意思,因为看沈光林的气度也觉得他肯定也不是平常人家的孩子。

这个年代的大学生是稀缺人才,更别说是在灯塔国留过学的,搞不好这还是一位不好惹的人物。

现在去灯塔国的留学生还很少,毕竟从去年开始两国才刚刚建交,在灯塔国的华裔留学生大部分是从弯弯和香江过去的。

“哎呀,领导同志,我没要纵火!我是回金陵探亲的,并不是真想火烧金陵城。”沈光林觉得自己简直有嘴说不清了。

“那小李和小刘怎么说你准备纵火呢?他们说这还是你自己亲口承认的。”

“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又不是真的要纵火。怎么说呢,幽默懂吗?幽默!我原本的意思就是在美女小姐姐心里放一把火,撩妹...,撩拨,大概就是那么个意思吧。”

沈光林还有点解释不清了,语言表达能力严重不行呀。

“我明白了,你要耍流氓是吗,流氓罪也是很严重的,尤其是面对一个未婚的女同志。”

中年干部果然了解了他的意思,但是给出了另一个令人后怕的结论。

“我咋还真就说不清了呢,你们不是要审问关于“TW”的事情吗,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好不好,我交代点关于“TW”的事情。”

沈光林主动转移话题,因为在这里耽搁下去自己都要掉坑里了,也没有必要。

中年大叔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掌握基本状况了,其实就是想找一个台阶下,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沈光林真的要供述关于“TW”的事情。

“那你说说为什么去当间谍吧,放着好好的大学生不做,明明前途是一片光明的,非要走到黑地里去。”中年大叔特别惋惜。

“我自己并不是间谍,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一名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我之前一直在花旗国读书,这次是回金陵探亲的,不过我的父亲确实是从事这一行业的。”

沈光林早就想好了自己要说的词,他知道这话说出来一定会引起对方的重视。

果然,两位中年男士严肃起来,再也不是那副闲聊天的架势。

“你父亲是?他从事什么活动?”

“他从事过什么活动我就不知道了,大概在我10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他叫沈隆先,金陵人,从他留给我的信件里能看到,他曾经在沪海工作过,30年代年他...,45年之后他...,49年的时候他...”

听着听着,两位中年干部的神色愈加严肃起来。

“后来,从托管人那里得知,父亲还是在马场町刑场牺牲了,那时候他应该已经算是高级干部了吧,赚了不少钱,毕竟留有足够的财力能让我在港岛和灯塔国完成学业...”

沈光林这话里有一大半是真的,毕竟是直接取材自后世公开的资料,只有自己的身份是假的,但又无处查证。

……

“所以,你是整理你父亲的遗物才看到的这些资料?”

“是的,信件是我从他留给我的保险柜里拿到的,那些资料和钱财就放在一起。

自从知道了父亲的情况,我就特别想回金陵来看一看,看一看父亲成长的地方,看看老家的亲人。虽然我没有出生在金陵,但我就是一个地地道道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说道动情处,沈光林还留下了激动的泪水。

大爷爷沈隆先一生不幸,但估计他也是无怨无悔的吧。

“你父亲留给你的东西还在么?”

“钱还在,信就不在了,据说那边还是白色恐怖时期,我不敢留着,就偷偷烧掉了。我大概也是一路辗转到的金陵,但是这段记忆不在了,我真不知道自己从事了什么样的活动才被小姐姐给抓住的,一棍子给敲懵了,头特疼,现在脑子里关于最近的记忆还是一片空白。”

这个小李果然不干好事!

中年干部心理腹诽,这小伙子一看就是一位没吃过苦头的富家公子,要说他去做间谍,常凯申同学的棺材板估计都不答应。

虽然沈光林说的这些事还没有经过验证,不过已经可以基本确定,这位小伙子应该就是自己人了,严格来说应该是自己人的后代。

上一章 下一章
<thead id='OVaGA'><u></u></thead><bdo id='xaJeOdv'><person></person></bdo><address id='jyBwViUB'><acronym></acronym></address>
    <bgsound id='OHiiSP'><ol></ol></bgsound><comment id='abvQvPM'><span></span></comment>
    <i id='qsmYRD'><span></span></i><code id='kgK'><thead></thead></code><blockquote id='PXcwxWkV'><dfn></dfn></blockquote><abbr id='QuZEmqMY'><s></s></abbr><center id='jAnhR'><cite></cite></center>
      <listing id='arTKTitq'><strong></strong></listing><code id='HXGQHJyc'><u></u></code>
        <u id='OICu'><caption></caption></u>
          <samp></samp><person id='WsxqHZ'><address></address></person><strong id='roYx'><dfn></dfn></strong>
            <dir></dir>
            <em id='nKo'><del></del></em>
              <s></s>
              <ins id='BWpGC'><xmp></xmp></ins><sup id='yL'><blockquote></blockquote></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