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一章山雨欲来风满楼

黄天之世 第一章山雨欲来风满楼

作者: 小说: 更新时间:2022-05-15 05:08:28
光和六年(公元184年)八月初,黄巾军连战连捷,汉军不得已撤围,虽然广宗城的黄巾众人脸上并未一点得胜者的喜色。气氛反倒愈发很沉重,所以始终以来上级领导着他们前进的天公将军张角,了抱恙数日了。许安躺在帐中,看过三国的他自然而然明白,张角享年后,汉将皇甫嵩全面整合许安躺在帐中,看过三国的他自然知道,张角病逝后,汉将皇甫嵩整合军力再度围攻广宗,连胜七阵,然后夜袭广宗,阵斩人公将军张梁,俘虏了黄巾军留在广宗城中的家眷,擒杀黄巾军三万余人,五万余名黄巾赴河而亡。。...

黄天之世

推荐指数:10分

光和七年(184年)八月底,黄巾军连战连捷,汉军被迫撤围,但是广宗城的黄巾众人脸上并无一点得胜的喜色。气氛反而越发沉重,因为一直以来领导着他们前行的天公将军张角,已经抱病多日了。

许安躺在帐中,看过三国的他自然知道,张角病逝后,汉将皇甫嵩整合军力再度围攻广宗,连胜七阵,然后夜袭广宗,阵斩人公将军张梁,俘虏了黄巾军留在广宗城中的家眷,擒杀黄巾军三万余人,五万余名黄巾赴河而亡。

闭上双目,时间彷佛又回到了数个月前,许安乘坐着火车回校的途中,中间经过一个很长的隧道,黑暗持续很久很久,直到一道火光吞噬他的身躯。

再度恢复意识,便已是身在黄巾军的伤兵营之中了,靠着那些头裹着黄巾的方士和符祝照顾,还有天公将军的灵符和伤药,才抢回了一条性命。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在震天的呼喊声声中,许安逐渐意识到了自己处境,他已经离开了自己所熟悉的世界,他穿越了千百年的时光,来到了东汉末年那段纷争了百年的乱世之中。

黄巾军的命运似乎是已经注定了,许安也动过当逃兵这一念头,但是如今天下大旱,百姓颗粒无收,四处又是兵荒马乱,他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从来没有野外生存的经验,贸然脱离队伍就是找死,反而是待在黄巾军中更为安全一点。

这一个多月来,汉军和黄巾军大战数十场,许安作为黄巾军的一员,自然也被推上了战场。

战场之上,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在连番恶战中,他也早已变成一名合格的黄巾士卒,手中的长枪也收下了数名汉军的亡魂。

许安跟着黄巾军转战多地,连路看到的景象,尽皆是饿殍遍地,尸横遍野。

他看到了被称之为贼寇的黄巾军将手中的粮食分给四周的流民,带着流民乞活,而这群流民之所以成为流民,便是因为大汉的官吏将他们唯一的存粮全部都夺取了一空。

许安感觉如同拨开眼前的一层迷雾一样,他开始重新审视这段历史,曾经在书中被称之为蛾贼的黄巾军,其实只不过是一群想苟活下去的小民。

黄巾起义搅动八州风云,不少的贼寇盗匪都混杂于其中,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也自称为黄巾军,实则为黄巾戝

但并不是所有黄巾军都是如此行事,起码张角率领的黄巾军一直是那个满怀希望,想建立起一个不愁衣食,能够安居乐业的黄天之世的黄巾军,而非是黄巾贼。

黄巾军制和汉军军制类似,五人一伍设伍长,十人一什设什长,五十人一队,设队率,百人一屯设屯长,前后左右中五屯为一曲,五百人一曲设军侯,前后左右中五曲为一部,二千五百人一部设司马,万人设一方,主将称为渠帅。

但每部又增了数十名黄巾术士,在战前施法布道,鼓舞士气,平时教导士卒太平道的经义。

或许正是有了这些黄巾术士,才让黄巾军如此齐心。

黄巾军在张角的带领下,连战连捷,部队飞速扩大。

军中那些普通的黄巾军军卒,不仅多是大字不识,而且几乎都是从未出过远门,没有什么见识和,许安自然也显得要出众一些。

因此,随着黄巾军的规模如同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许安也成了一队的队率,只是就算成了队率,也不过是沧海一粟,黄巾军一如历史上一样在皇甫嵩,卢植等东汉名将凌厉的攻势下开始败退,走向了衰败。

许安望着城中央那飘扬着无数黄旗的高楼,陷入了沉默。

……

广宗城中高楼之上,张角病卧在草榻上,他很清楚自己已经快要走到生命的尽头了,病魔已经折磨了他太久时间了。

他一生救死扶伤无数,结果当病魔缠身时,他却救不了自己。

张梁跪坐在草榻旁紧紧的握着张角左手,看到张角看向自己,努力想挤出一丝笑容,但眼泪却一瞬间流了下来。

昏昏沉沉之间,张角听到外面呼啸的风吼,呼啸而过的狂风将张角的思绪带回那个无名的聚落。

光和七年,天下大旱,颗粒无收,官府竟然赋税一分不减,一时间无数穷苦百姓流离失所,尸横遍野,瘟疫四起。

但是这一切,仍旧挡不住征收赋税的官吏。

在那座无名的聚落之中,张角带着弟子走入一处宅院,院内是满地的尸体,空气中微微有些臭味。

一名干瘦的女子半靠在木墙上,双眼大睁着看向推门而入的张角等人,她努力的抬起左手来,干瘪的嘴微微翕动着,彷佛想说些什么,却早已不能发声。

不等张角走到近前,眼前女子的左手已经无力落了下去,头也向一旁垂去,她满身的尘土,唯有怀中的襁褓略微干净。张角伸出双手将她怀中襁褓抱起,襁褓内的婴儿紧闭着双目,好似熟睡一般。

高悬于天的太阳放出的光芒,让张角几乎睁不开双眼。

大风再度呼啸而来,也将张角的思绪卷了回来。

窗外太阳的光芒照进屋内的草塌,洒在张角的身上,张角举起手想挡住刺眼的光芒,但是阳光还是透过掌间的缝隙落入张角的眼中。

突如其来的阳光彷佛让张角重新恢复了一些气力,张角直起身子,半靠在墙上,看着身前阳光和阴影的交界处,双目微微有些失神,缓缓开口道:

“真想亲眼看看,那黄天之世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

兄弟连心,张梁知道张角此时已是回光返照的状态。

张角沉默了一会,继而又长叹一口气。

“真是……不甘心啊……”

张角将张梁拉到近前,郑重其事的将怀中的《太平经》递给张梁,“若有那一天,一定要记得告诉我,被黄天所照耀的世界,到底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

张角缓缓闭上眼睛,靠着木墙好似熟睡一般。

张梁已是泣不成声。

哭声愈演愈烈,这一天,广宗城内满城披麻。

广宗城内外的黄巾营寨之中,凄厉的哭声连成了一片。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有人跪在地上失声痛哭,有人呆呆的躺在地上如同失了魂了一般,甚至有不少人在军帐中自杀追随张角一同离开了这令人绝望的人世。

许安躺坐在军帐中,看着几乎崩溃的同袍,只感到一阵无力。

山雨欲来风满楼。

现在已经是大战在即,许安知道不久皇甫嵩便会带着汉军围攻广宗,两月之后,城破人亡。三万人被擒杀,五万余人赴河而亡,他许安也即将成为这些人中的一员,只是不知道是死在广宗城的搏杀之中,还是被汉军围困,逼迫着跳入冰凉刺骨的河水之中。

史书只记载广宗因为汉军久攻不下,张梁懈怠,皇甫嵩乘机于夜勒兵,鸡鸣出兵,突袭黄巾军阵地。

黄巾军仓猝应战,大战至午,遂被击溃,但是根本没有记载是围城战的第几天发起的攻击,许安虽然比较了解三国的历史,但是没有记载的东西,又如何能得知。

就算是想提前示警,黄巾军也不允许擅离军营,只怕许安连张梁的面都见不到,许安心中再次涌出一股无力的感觉,什么都改变不了的无力感,一如突然来到这个噩梦般世界一样。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耀眼的金乌已经飞入了地底,黑暗笼罩了整个世界。

广宗城外数十里,是无数举着火把正在向广宗行军的汉军甲士,蜿蜒十数里,一眼望不见头,如同一条巨大的火龙一般。

在官道上行军的汉军精神百倍,士气高昂。

他们的将军更是威名远扬的大汉名将——皇甫嵩,汉军在他的指挥下击溃了一部又一部的黄巾。

大汉立国数百年来,曾经有无数强敌在侧虎视眈眈,但是这些强敌无一例外,全都倒在他们的刀剑之下,他们坚信,这一次的黄巾暴民,也不例外。

下一章
    <thead id='icbnaZRq'><code></code></thead>
    <abbr></abbr>
    <legend id='gI'><cite></cite></legend><caption id='CuegLkKo'><strong></strong></caption><cite id='pyafPv'><label></label></cite>
      <span></span>
        <dfn id='BlinrI'><base></base></dfn><basefont id='ynwEl'><marquee></marquee></basefont><dir id='xa'><l></l></dir>
          <label id='PCal'><comment></comment></label><fieldset id='yg'><var></var></fieldset><optgroup id='FjRNJK'><marquee></marquee></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