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二十五章 领情 上
桂大太太见夫人想穿了她的用心,没办法再次叩头不己,不敢再说话的。“你嫂子娘家的铺子,什么时候开得?有也没打过我们宁远侯府的名头?”裴舒凡再次问着。桂大太太脸上更红,头垂得更低,低声道:“今年开的……”至于有也没打过宁远侯府的名头,这样子看上来,自然“你嫂子娘家的铺子,什么时候开得?有没有打过我们宁远侯府的名头?”裴舒凡继续问道。。...

桂姨娘见夫人点穿了她的用心,只能继续磕头不已,不敢再说话。

“你嫂子娘家的铺子,什么时候开得?有没有打过我们宁远侯府的名头?”裴舒凡继续问道。

桂姨娘脸上更红,头垂得更低,小声道:“去年开的……”至于有没有打过宁远侯府的名头,这样子看上去,自然是有的。

裴舒凡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自己在外面也有好几个铺子,都是大咧咧地打着宁远侯府的招牌,唯恐人不知道,自然也从来没有人敢上门来勒索为难。

“又是一个私相传递。看来,最近你们趁我病了,倒是松懈了许多。没有让你们每天立规矩,就越发闲的慌了。”裴舒凡的声音越来越冷冽。

桂姨娘心慌意乱,只是磕头不断,很快就把额头磕的红肿起来。

“下去吧,让方姨娘进来。”裴舒凡挥手打发了桂姨娘下去。

方姨娘还是披着那件莲青色哆罗呢的斗篷进来,笑吟吟地给裴舒凡行了礼,问道:“夫人有何事吩咐?”

裴舒凡看了她一眼,指了指旁边的签到簿问道:“这是什么,不用我说了吧?”

方姨娘点点头,道:“夫人冰雪聪明,自然知道出了什么事。这府里上上下下,哪件事瞒得过夫人去?”

裴舒凡听见方姨娘话里有话,看了她一眼,道:“坐下说话吧。”

桐叶在一旁看得很是惊讶。刚才几个姨娘,夫人可没有给过好眼色。为何独独对方姨娘待遇不同?

裴舒凡让桐叶给方姨娘上了茶,又吩咐她道:“桐叶,你先回去上房,看看有哪些人去了上房的院子里嚼舌头去了。另外让桐露在议事厅门口守着去,不让人靠近议事厅。我有话,要对方姨娘说。”上房的院子里,正摊开晾晒着益儿和谦谦送去浆洗房的衣物,自然会有有心的和无心的人过去瞧瞧。

桐叶屈膝行礼退下,将四四方方的议事厅留给了夫人和方姨娘。

因是冬日里,议事厅的垂花拱门那里用上了厚厚的棉门帘。这门帘不仅挡风,还隔音,屋里便十分安静。

裴舒凡拿过一旁的渔樵耕读錾花白铜手炉在手里捂着,看向方姨娘道:“你前天下午去浆洗房做什么了?”

方姨娘红唇轻启,露出一排洁白的编贝小齿,道:“妾前儿刚得了一件绣着百子戏春图的绉纱半臂,做工十分精细。妾担心浆洗房的人不识货,给妾洗坏了,所以专程去了一趟浆洗房,给婆子仔细交待了一下。”

裴舒凡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道:“是吗?绉纱半臂是春天穿的,如今正是冬日里,你是不是太心急了些?”

方姨娘两手一摊,对裴舒凡道:“夫人明鉴,自然知道有些东西是春日里才有的。妾不过是听人说了,春日里,等夫人大好了,就要好好庆祝一番。四少爷是夫人的嫡亲儿子,自当跟在夫人左右伺候才是。”裴舒凡的嫡子楚谦益,在整个宁远侯府里,排行第四。楚家二房还有个嫡子,比楚谦益大三岁。

裴舒凡听了方姨娘的话,攥着白铜手炉的手青筋直冒,点头道:“你有心了。其实也不必大费周折,直接跟我说了,我自然会多多照应这样费心庆祝的人。”

方姨娘捂了嘴笑道:“夫人说哪里话?这种事,当然是要给夫人和四少爷一个惊喜的。红口白牙的,又没有证据,哪里会有人信呢?——夫人就算查,一切还没影呢,到哪里去查呢?妾就算是说了,也会被人传了出去,说妾捕风捉影,挑拨是非。到时候,人家要更谨慎一些,换了别的法子,谁又能知道呢?这件事,妾也是知道夫人是明白人,才多此一举的。”说完,方姨娘又起身对裴舒凡盈盈一礼,道:“妾碰上夫人这样的主母,原本是妾的福气。妾只望这福气能长长久久就好了。”

裴舒凡只觉得脑仁儿一阵阵地疼,身子不断发虚,额头上的冷汗也冒出来了,顺着她擦了一层薄薄的茉莉粉的脸颊流了下来。她知道自己这病,是熬不过这个冬天去的。也就是说,已经有人在盘算,等她去了,明年春天杨花飞舞的时候,自己三岁大的儿子,也会跟着自己去了。而且听方姨娘的意思,自己的院子里,也不是铁板一块的……

“夫人?夫人?您还好吧?”方姨娘的声音似乎从遥远的天边传了过来。

裴舒凡定了定神,对方姨娘道:“你有心了。这件事,你还是草率了些。若是让侯爷知道,被有心人再添上几句话,你的前程就毁了。你难道不觉得,你谋划的这件事,进行得太顺利了吗?我的院子里有人,你的院子里又何尝没有人?——你被人拿来做了投石问路的那块石头,这是要一石二鸟啊。益儿固然挡了一些人的路,可你也是别人的眼中钉啊!”

方姨娘听了裴舒凡的话,歪着头细细想了一下,红润细腻的脸上逐渐变得雪白起来:“夫人是说,有人要把这事闹大?闹到侯爷那里……?”

裴舒凡闭着眼睛,点了点头,道:“我已经派人看紧了浆洗房。如果我没有猜错,有人现在已经把一包杨花粉,放到你的院子里去了,正等着我下令查抄呢。”

有人要动夫人的嫡子,夫人自然不会手软,查抄是必然的。等从方姨娘院子里查出杨花粉,自然就能告到侯爷那里。

再说方姨娘在这件事上,也不是完全无辜的。虽然她的用意是好的,是要给夫人敲一敲警钟。可是她的法子,却不是那么妥当,很容易被人利用过来,反将她一军。

况且侯爷现在的新宠就是方姨娘,只要让侯爷知道方姨娘有意谋害嫡子,方姨娘一定会被冷落,甚至被送到庄子上关起来。只要扳倒方姨娘,别的人,自然就可以继续雨露均占了。

这件事闹大了,就算害不到侯爷的嫡子楚谦益,也能扳倒侯爷的新欢方姨娘。——也算是谋划的人见机得快,须臾间就有了对策。可惜她们还是低估了裴舒凡。

“夫人,夫人,你一定要救救妾!妾把听来的事情都告诉夫人,只求夫人援手!”方姨娘赶紧给裴舒凡跪下,花容失色地泣道。

裴舒凡低垂着头听方姨娘一五一十说完她前几天听来的话,寻思了一会儿,道:“你放心,这情,我领了。我不仅领你的情,还要好好地帮你一把。你现在回去自己的院子里,看看有没有生人来过,都见了什么人,等查出那包杨花粉,你亲自给宁妈妈送过来,就说是我让你寻的,给益儿治病用的。”

方姨娘忙领命而去。

剩下只有桐雪没有问到。不过裴舒凡也不想再问了。不管桐雪有没有参与,她住在齐姨娘的春甲院,又怀着胎,如今自身都难保。若是她还痴心妄想别的东西,就算裴舒凡想对她网开一面,别的人也不会容下她的。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恕。

裴舒凡终于决定要在自己撒手归西之前,好好清理一下侯府的内院。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中国古代复活空间女PK在现代再次穿越空间女前生的她本是三朝首辅嫡长女,宁远侯楚华谨原配。育有一子一女,缠绵缱绻病榻之际,阴差阳错,魂魄被吸进再次穿越庶妹的空间法宝之内。两年后,她复活为翰林贺思平待嫁嫡女贺宁馨,意外发现自己也有了空间法宝,除了了一个人称“活阎罗”的大将军未婚夫简飞扬的。而再次穿越庶妹了成了“前夫”的继室,娴静宽容大度,温柔如水和蔼,人人赞颂。前生的自己却已成了不识大体、心肠狠毒的“先妻”!她冷冷一笑:被欺负人不会说话的么?!下回分解她如何转朱阁,低绮户,素手轻挥,撕下来那对“璧人”伪善的面纱,护住自己前生的一双儿女,缔造者今世的美玉良眉目森严的男人一本正经:“……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

2022-06-24
<fieldset id='rEKb'><base></base></fieldset><q id='xYufbkKS'><b></b></q>
<caption id='RnVFFo'><code></code></caption>
<span id='SFeWk'><strike></strike></span><big id='EpbxHq'><xmp></xmp></big><sub id='daa'><strong></strong></sub><bdo></bdo>
    <address id='vUyaTq'><em></em></address>
      <nobr id='FgroWtX'><big></big></nobr>
      <small></small>
        <person id='rMYw'><strong></strong></person><person id='VBfJEDLL'><s></s></person>
        <code></code>
        <basefont id='ZSdVkA'><address></address></base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