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三十一章 家人 上
楚华谨站站起身来,自己伸出手拿起搭在一旁架子上的大氅披起,转过身望着有些呆愣的兰大太太笑道:“事儿是我和太夫人拿的主意,同夫人毫无关系。”说着,抬脚就得回去。兰大太太这才省悟回来,紧走几步,追上楚华谨,拉着他的大氅道:“侯爷要去哪里?——侯爷好久也没来兰兰姨娘这才醒悟过来,急走几步,追上楚华谨,拉着他的大氅道:“侯爷要去哪里?——侯爷好久没有来兰儿的院子了。”十分幽怨的样子。。...

楚华谨站起身来,自己伸手拿起搭在一旁架子上的大氅披上,回身看着有些呆滞的兰姨娘笑道:“这事是我和太夫人拿的主意,同夫人无关。”说着,抬脚就要出去。

兰姨娘这才醒悟过来,急走几步,追上楚华谨,拉着他的大氅道:“侯爷要去哪里?——侯爷好久没有来兰儿的院子了。”十分幽怨的样子。

楚华谨笑了笑,道:“今儿是头半个月。兰姨娘一向通达事理,今儿怎么忘了本分?”每个月的头半个月,是夫人的日子。

兰姨娘有些失望地放开手,喃喃地道:“是兰儿错了。兰儿不是要跟夫人争,只是侯爷这么晚了,还要出去,兰儿不放心。外面天黑了,又冷……”

楚华谨收了笑容,看了兰姨娘一眼,转身出了屋子,融入浓浓的夜色里。

兰姨娘站在自己门前,手搭在门旁的柱子上,紧咬下唇,脸色逐渐沉重起来。

“红梅,你去收拾一包前几天发下来的金錁子,给我娘家送去。就跟他们说,我不舒服,让我娘进来瞧瞧我。”兰姨娘转身对自己的大丫鬟红梅吩咐道。

红梅应了,去里屋收拾了一包金錁子,叫开了二门,到宁远侯府下人住的院子里去了。

宁远侯府的这个夜晚,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京城裴家大宅里,却是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

夏夫人带着三个庶女刚到门口,府里的大管事就急匆匆地出来,对夏夫人行礼道:“启禀夫人,大少爷和老爷都来了,在府里等着夫人呢。”

夏夫人一听,十分惊喜,忙问道:“可是书仁和老爷一起上京来了?越州出了什么事?”裴家的大少爷裴书仁本是越州的知州,此时又不是上京述职的时候,怎么能擅自离开属地?

大管事退过一旁,让婆子扶了夏夫人下车,一边在旁边笑着道:“老爷说了,让夫人别担心。大少爷是奉了圣旨上京的。大少奶奶和几个孙少爷,都还在越州,暂时没有过来。”

夏夫人心里这才一喜,回身对车里的三个庶女道:“你们先回去换身衣裳,然后到上房的花厅来吃饭吧。你们也有一段日子没有见过你们大哥了。”

裴家的三个小姐齐声应是,让夏夫人先进去了。

夏夫人回到自己屋里,看见老爷裴立省穿了棕色五彩团花镶大毛的长衫,坐在屋里的椅子上,正跟旁边一个穿着淡青色紫羔皮长袍的年青人说话。

“娘回来了!”看见夏夫人进来,那年青人赶紧起身行礼问好。

这年青人正是夏夫人的嫡长子裴书仁,隆庆朝最后一个状元郎,如今才三十二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

夏夫人也有一阵子没有见过大儿子了,见他长身玉立,神采奕奕,也十分欣喜,拉着他的手打量了打量,笑道:“有精神多了。可见只要离了那群妖精,我儿必能长命百岁。”

裴书仁脸上微赧,不知该如何接口,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坐在一旁的爹爹。

裴立省坐在灯影下,微黄的灯光映在他脸上,五官深邃,脸上两边的面皮略微有些下垂。可是头发乌黑,面色红润,实看不出是五十多的人。

“你娘说得有道理。书仁啊,以前爹从来不管你的房里事,觉得你也是做了官的人,慢慢来,自然应付得过去。可是现在等不及让你自己慢慢体会了,如今圣上召你入京,打算让你做翰林院侍读,参赞军机,这是个机会,也是个考验。你要是连家里的几个女人都搞不定,我劝你明日面圣的时候,还是直接跟圣上辞了差事,回去继续做你的知州去。好歹做一方父母官,心慈点,脑子笨一些,也没有关系。”

裴立省对儿子一向要求很高,特别是对这个年纪轻轻就中了状元的大儿子。只是没想到他成亲之后,居然如此惧内,以至在妻子面前,连大声说话都不敢,裴立省对他十分失望。

裴书仁本来白皙的面皮立即变得红黑起来。他想了想,对坐在上首的爹和娘跪下,恭恭敬敬地磕了头,道:“爹教训得是。儿子这么多年,体谅沈氏持家不易,对她多有忍让,以至让她骄横跋扈起来,是儿子的错。儿子以后必当重振夫纲,不让爹娘两位老人家操心。”

夏夫人起身把裴书仁拉了起来,道:“你能体谅自己的妻子,当然是好事。只是凡事都要有个度。你的妻子是个好人,只是有些太看重自己的名声,反而有些本末倒置了。对女人来说,丈夫、孩子,才是最重要的。若是为了个虚无缥缈的‘贤惠’名声,连丈夫的身子都不顾了,这就是顾小节而失大节。这种时候,你这个做丈夫的,就应该拿出丈夫的款来训她,而不是一味地纵容她。”

裴书仁满面通红,对夏夫人道:“儿子这么大了,还让娘为儿子的房里事操心,儿子真是愧不能言。”说完,又要给爹娘跪下。

夏夫人忙拦住他道:“你是我的儿子,我给你操心,是天经地义的。若是像舒凡那样,我就是想操心,以后也不一定能帮得上……”说着这话,夏夫人想到自己的女儿,泪如雨下。

裴立省忙起身把夏夫人迎了过去,扶到对面的罗汉床上坐下,又给她拿了帕子拭泪。

裴书仁也赶紧去砌了一杯茶过来,双手奉上,道:“娘先喝口茶,润润嗓子,再跟儿子说说大妹的事情。——自从大妹出嫁之后,儿子就很少再见到大妹了。”很是叹息的样子。他们兄妹四人年岁相差的不大。裴舒凡虽是女子,却同三个哥哥一起跟着师傅进学,朝夕相处,感情极为深厚。

裴立省也极为着急。裴舒凡是他最疼爱的大女儿,比三个嫡子还要让他上心。又因为他当年的一念之差,跟宁远侯府结了亲,才落到如今这个地步,只叹息世上没有后悔药卖。

“舒凡到底怎么样了?”裴立省急切地问道。

夏夫人拭了泪,对裴立省和裴书仁道:“快了,就在熬日子了。”

裴立省一听这话,立刻老泪纵横起来,“是我害了她……”

裴书仁也十分伤心,从袖袋里拿了帕子出来拭泪道:“等明日面了圣,我就去宁远侯府见大妹妹去。”

裴立省也想去,便看着夏夫人道:“你明日还去不去?”知道夏夫人是刚从宁远侯府回来的。

夏夫人点头道:“自然要走一趟的。今日舒凡事情多,她又精神不济,说话说多一会儿就要睡过去了。我只有每天去看她一次。希望亲家不要嫌烦。”

裴书仁听了,冷哼一声道:“我们好好的一个大小姐嫁到他们宁远侯府,不到三十岁,就落到油尽灯枯的下场。他们还敢嫌烦?!——我这个做大舅子的,是要好好跟这个妹夫谈一谈了。”

====================================

这周每天晚上八点更。《烟水寒》的番外这周每天早上八点更。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中国古代复活空间女PK在现代再次穿越空间女前生的她本是三朝首辅嫡长女,宁远侯楚华谨原配。育有一子一女,缠绵缱绻病榻之际,阴差阳错,魂魄被吸进再次穿越庶妹的空间法宝之内。两年后,她复活为翰林贺思平待嫁嫡女贺宁馨,意外发现自己也有了空间法宝,除了了一个人称“活阎罗”的大将军未婚夫简飞扬的。而再次穿越庶妹了成了“前夫”的继室,娴静宽容大度,温柔如水和蔼,人人赞颂。前生的自己却已成了不识大体、心肠狠毒的“先妻”!她冷冷一笑:被欺负人不会说话的么?!下回分解她如何转朱阁,低绮户,素手轻挥,撕下来那对“璧人”伪善的面纱,护住自己前生的一双儿女,缔造者今世的美玉良眉目森严的男人一本正经:“……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

2022-06-24
<tt id='RQqruMA'><code></code></tt>
    <big id='bWG'><marquee></marquee></big>
    <cite id='fkW'><person></person></cite><dfn id='thbmubA'><span></span></dfn>
        <b id='ULp'><xmp></xmp></b>
        <span id='aYWpREP'><tt></tt></span><option id='aiX'><blockquote></blockquote></option><xmp id='JRC'><nobr></nobr></xmp><kbd id='UV'><var></var></kbd><pre></pre>
        <abbr id='KFG'><em></em></abbr><caption id='QGNi'><pre></pre></caption>
          <option id='PfNjUHfJ'><tt></tt></option><code></code>
          <em id='WcXOsL'><pre></pre></em><ol id='xSvGQ'><cite></cite></ol><label id='wHACHwL'><i></i></lab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