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四十二章 报丧 下
听到门子说二少爷和三少爷都来了,裴舒芬有些不解:这是裴家一家子都到齐了?——也不明白这一大家子都京师要做什么。坐了小轿进到二门里,裴舒芬想了想,但是盼咐人把轿子抬到上房去。她听下人说,刚到的这一大家子,都在上房里跟嫡母叙话。裴舒芬会觉得,这三坐了小轿进到二门里,裴舒芬想了想,还是吩咐人把轿子抬到上房去。她听下人说,刚来的这一大家子,都在上房里跟嫡母叙话。。...

听见门子说二少爷和三少爷都来了,裴舒芬有些疑惑:这是裴家一家子都到齐了?——也不知道这一大家子都上京要做什么。

坐了小轿进到二门里,裴舒芬想了想,还是吩咐人把轿子抬到上房去。她听下人说,刚来的这一大家子,都在上房里跟嫡母叙话。

裴舒芬觉得,这三个便宜哥哥,都是嫡母的亲生儿子,也是大姐的嫡亲哥哥。自己一个庶女,跟他们已是隔了一层。罢了,就一道手把话都说了吧。省得到时候东也有人来问,西也有人来问,让人烦不胜烦。

轿子到了上房的院门口,裴舒芬扶着桐月的手下了轿子,换了一幅哀伤的神情,袅袅婷婷地向上房的正屋行去。

到了门口,守门的丫鬟给她通传了一声,道:“四小姐过来给老爷、夫人请安来了。”

夏夫人如今病得在床上起不来,她的三个儿媳都在里间陪她说话。裴老爷和三个少爷坐在外间,相互叙了寒温之后,刚刚说起裴舒凡的事情。

听说是四小姐裴舒芬来了,裴老爷忙道:“快让她进来。你们四妹今日刚去了宁远侯府见你们大妹去了。”

大少爷裴书仁还罢了,横竖见过裴舒凡一面,还能矜持一些。

裴家的二少爷裴书义和三少爷裴书礼却等不及了,一直冲到门口,对刚进门的裴舒芬问个不停。

“大妹可好些了没有?”

“我们可不可以今日就去宁远侯府看看大妹?”

裴舒芬心里有些惊讶这几个兄弟对大姐裴舒凡的姐弟之情,又有些泛酸,不由起了心思,跪了下来,又拿帕子捂了脸,抽抽噎噎地哭道:“大姐……大姐……今儿没了!”声音清脆,连里间屋里的说笑声都停了下来。

“你说什么?!”夏夫人的声音颤抖着从里间屋里传来。

“起来说话,做什么动不动就要跪?”裴家的三少爷裴书礼板着脸冲裴舒芬道。他今年二十九岁,只比裴舒凡大一岁。裴书礼小时候不爱念书,都是裴舒凡给他打掩护,兄妹俩的感情最为要好。

裴舒芬忙站了起来,又对屋里人屈膝行礼,道:“父亲、大哥、二哥、三哥,今日在宁远侯府,大姐突感不适,等大夫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娘!娘!——你怎么啦?”

“娘!”

“奶奶!”

里间屋里传来一阵混乱的呼喊声。

裴老爷和三个少爷忙进到里间屋里。却见大媳妇沈氏正斜坐在床沿上,夏夫人的头软软地垂在她肩上,已是晕了过去。

“刚才娘在屋里听说大妹妹去了,想是一时急火攻心,便晕了过去。”沈氏对冲进来的几个男人说道。

裴老爷走到跟前,沈氏忙起身,把夏夫人交到裴老爷手里。

裴老爷略微把了把脉,又探了探夏夫人的鼻息,才松了一口气,道:“无事,把鼻烟拿来给夫人嗅一下就好了。”

一旁伺候的婆子忙从柜子里找出鼻烟壶,给裴老爷送了过去。

裴老爷接过来,打开盖子,放在夏夫人的鼻子底下晃了晃。一股刺鼻的味道飘过来,夏夫人打了一个喷嚏,醒转过来。

她看了一眼屋里关切地看着她的人群,挣扎着又要起身,道:“我要去看看舒凡。”

裴老爷这次没有阻止她,点头道:“你略等一等,我让人去备车。咱们都去!”

大少爷裴书仁也点头道:“好在二弟和三弟也赶到了,我们可以一起过去。上次跟楚华谨那小子说话,我就很看不上他那样子。——这次可得好好教训教训他!”

裴舒芬听了这话,心里不由一跳。

二少爷裴书义和三少爷裴书礼却有些迷糊,忙问道:“上次娘让人带信回来,不是说大妹病重,可能熬不过这个冬天,让我们上京来见她最后一面,怎么这么快就……”

裴书仁皱着眉头道:“这事是有些蹊跷。前几天我还亲眼见过大妹妹一次,虽说是病重,可是还不到马上就没了的地步。”

裴舒芬在旁听着有些心惊胆战,不由强笑着道:“大哥不知。这几天我日日去看大姐,发现大姐一日比一日虚弱,最近这几天,连话都快说不出来了。”

夏夫人听了,马上接口怒道:“是不是你给舒凡送的安神茶出了问题?之前你没去的时候,她明明好好的!——没有你那安神茶,兴许舒凡还能多活两日!”

这话在屋里人听起来,都觉得有些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裴舒芬更是委屈:她的安神茶,一点问题都没有。虽说不能治病,可是也绝对不会让大姐的病情加重。

嫡母这样说,却是完全抹杀了她给大姐的嫡子、嫡女治好过敏症的功劳。

在她以前的那个社会,就算有老太太过马路摔了跤都没有人扶,都怕老太太反咬一口,惹祸上身。而大姐这病,自己也是揣度着,跟自己这个身子的原主的病差不离,只是到底没有把握,所以从来没有提过自己能治的事情。

如今自己还没有出手,嫡母就已经把这责任推到自己身上。若是自己真的出了手,大姐还是不治身亡,那自己更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自己并没有主动下手害过大姐,她只是在旁边坐视不理而已。

再说,若不是她跟侯爷有了情,她要用上琅缳洞天里面的灵药,还是有九成希望的。可是大姐若是活着,她最多就只能给侯爷做妾而已。她上辈子受够了那个不肯跟老婆离婚的男人,这辈子,怎么会让她看上的男人再有老婆在面前挡路?!

当然这些话,裴舒芬也只是腹诽而已。她也没那么傻兮兮地在盛怒的嫡母面前叫起撞天屈来。

众目睽睽之下,裴舒芬两眼含泪,委委曲曲地给嫡母跪了下来,低头沉默不语。

裴老爷不知端底,只是看见裴舒芬的样儿,知道她是觉得自己委屈。可是妻子正在盛怒之中,裴舒芬是女儿,受母亲一点责备也是孝顺的意思,便没有出言帮裴舒芬说话,只抬了抬手道:“你回去后院跟你两个姐姐也都说了,让她们换了素净衣裳,等着一起去宁远侯府。”

沈氏在旁边看了大半日,见老爷发了话,便伸手把裴舒芬扶了起来,温言道:“去吧,回去洗把脸,换上素净点儿的衣裳。再把头上的首饰去了,戴朵白花就是了。”

一边说,沈氏一边在心底里摇头。这个四妹妹,自己的大姐病重了这么久,她日日去宁远侯府探病,还穿得这样花红柳绿的,头上居然还插着一支赤金莲花玛瑙红玉簪,打扮得跟新娘子回门似的。——虽说是庶女,可也是裴家的姑娘不是?是该教导教导了。

裴舒芬见满屋里只有沈氏给她解围,感激地冲沈氏笑了笑,道:“多谢大嫂。”便转身出去了。

沈氏看着裴舒芬出了大门,才转身对裴老爷和夏夫人道:“爹、娘,我们是不是应该等着大姑爷过来报了丧,再去侯府?”

按规矩,姑娘去了,得姑爷亲自过来报丧,方显得两家依然是姻亲之家;姑娘和姑爷之间,依然情深义重。

裴老爷咬牙道:“当然要等。等他过来,你们不要手软,给我在这府里就揍他一顿!等去了你大妹妹的灵前,再给我打一顿!”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中国古代复活空间女PK在现代再次穿越空间女前生的她本是三朝首辅嫡长女,宁远侯楚华谨原配。育有一子一女,缠绵缱绻病榻之际,阴差阳错,魂魄被吸进再次穿越庶妹的空间法宝之内。两年后,她复活为翰林贺思平待嫁嫡女贺宁馨,意外发现自己也有了空间法宝,除了了一个人称“活阎罗”的大将军未婚夫简飞扬的。而再次穿越庶妹了成了“前夫”的继室,娴静宽容大度,温柔如水和蔼,人人赞颂。前生的自己却已成了不识大体、心肠狠毒的“先妻”!她冷冷一笑:被欺负人不会说话的么?!下回分解她如何转朱阁,低绮户,素手轻挥,撕下来那对“璧人”伪善的面纱,护住自己前生的一双儿女,缔造者今世的美玉良眉目森严的男人一本正经:“……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

2022-06-24
<nobr id='oAY'><small></small></nobr><font id='eBbT'><abbr></abbr></font>
<code></code>
<i id='nwBTi'><person></person></i><basefont id='qRXyC'><comment></comment></basefont>
    <sub id='vQa'><marquee></marquee></sub><i id='Cu'><strong></strong></i><em id='muKhCtlB'><l></l></em>
      <dfn id='bnZ'><tt></tt></dfn><cite id='eaii'><fieldset></fieldset></cite><address id='eBA'><b></b></address>
      <blink id='PjIWNqA'><pre></pre></blink>
      <strike></strike><q id='AR'><acronym></acronym></q><center id='lDb'><code></code></center><strike id='tJW'><sub></sub></strike><dir id='kCnnZ'><kbd></kbd></d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