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十四章 儿大不由娘
“陆晨,你少替季凝辩解!”娄浅仗着有黎景深在她身边,并且除了夏雨薇这个长辈护着她,就更是有了跟季凝最后决战究竟的勇气。干脆把季凝和陆晨之间的事,都当着季凝的母亲的面,抖出。“我再很清楚但是,你不喜欢季凝,心甘情愿当她的狗腿子,什么都听她的。要也不是索性把季凝和陆晨之间的事,都当着季凝的母亲的面,抖出来。。...

“陆晨,你少替季凝狡辩!”娄浅仗着有黎景深在她身边,而且还有夏雨薇这个长辈护着她,就更是有了跟季凝决战到底的勇气。

索性把季凝和陆晨之间的事,都当着季凝的母亲的面,抖出来。

“我再清楚不过,你喜欢季凝,心甘情愿当她的狗腿子,什么都听她的。要不是她让你打我,你平时都和我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打我?”

季凝没想到娄浅这么无耻,拿不出证据来,就在警局里说人家的心事,一点道德都没有。当即反唇相讥:

“还是那句话,证据呢?”

厉芸被娄浅的话,气得恨不得上前撕了她,哪儿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在警局里讲别人的私事的?一脸严肃地提醒娄浅:

“这里不可以信口开河,你要再敢诋毁我的凝儿,我让你承担责任!”

娄浅伸手指向季凝,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仍是坚持她之前的观点:

“我可没撒谎,就是季凝打电话给陆晨,让他把我打伤的,还让他给我带话……”

一声冷嗤自季凝的鼻子里传出,她告诉娄浅道:“你在警局里都敢撒谎,出了门,还会怕谁?还是那句话,口说无凭,你一个人说了不算,咱们还得听听陆晨的。”

几位办案人员都在提醒娄浅,要说实话。

娄浅不敢面对,办案人员的严肃的脸,低头说道:

“真的,我没有撒谎,我是有证据的。不管陆晨愿不愿意承认,他是季凝派过去打我的,但我都要把话说清楚。我早就认识陆晨了,知道他是个混子,每次看到他了,都会躲的远远的。要不,我也不至于不敢录音。”

季凝反问娄浅:

“有你的景深哥哥在一旁保护你,你会不敢录音?”

说了这话,季凝对着黎景深嘲讽一笑,问道:“对吧?”你都能把陆晨给打伤,还会想不起护着娄浅,随便她怎么拍几张照片,或者是录音?

黎景深没给季凝好脸色看,他可没对办案人员说,是季凝让陆晨去打伤的娄浅。这种事,她要问,也不该问他,而应该问在背后惹事的“大英雄”陆晨。

要不是陆晨吃多了没事干,就跑出去害人的话,他们都不必在大热天赶来受罪。

长这么大,他一共也没来过警局几次。更是没因为这种丢脸的事,来警局说明情况。

夏雨薇只见黎景深有些不悦,立马给他递眼色,是想催他替娄浅说话。凭谁都能看出来,对面那个染了黄头发的小混子陆晨,很明显的,和季凝那个坏丫头就是一路人!

反正当时又没其他人在场,除了陆晨和娄浅,她的儿子景深就是最好的证人。只要景深跟办案人员这么说了,那就不管陆晨承认不承认,铁定就是那么回事。

一想到这点,夏雨薇鄙夷的眼神往季凝脸上一扫,心想:

就这个坏丫头这种货色,也只有陆晨那种小混子才会看得上。可这个坏丫头却没点自知之明,居然还敢去追求她的儿子景深,真是痴心妄想!

季凝觉察到了夏雨薇在看她,眼神里充满了鄙视,很快猜出了这个妇人的想法。当即傲娇地抬起下巴,回给夏雨薇一记不屑的眼神。

都来警局了,还想让黎景深帮娄浅说谎,有没有想过欺骗他人的后果?

不知这个妇人活了几十年,是怎么连这么点道理都没弄明白的?

夏雨薇感觉季凝在用挑衅的眼神看她,这下心里的火气更大了,直接开口催促黎景深:

“儿子,你倒是说句话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朝娄浅的脸上看,这意思就再明显不过了。

办案人员同样在看黎景深,问道:“黎景深,你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黎景深一脸正气,摇头对办案人员说道:“谢谢您,我没什么要补充的。”

“喂,你这孩子……”夏雨薇急得瞪眼,景深这孩子今天究竟是怎么了?是看不懂她的暗示,还是真的对季凝那个坏丫头动了心思?

天啊!

夏雨薇实在无法想象,自己亲手教养的宝贝儿子,出类拔萃,会喜欢季凝那个算计过她的坏丫头。

可一想到娄浅跟她说过的话:

“薇姨,我看到景深哥哥从医院回来后,就开车出门了。您知道吗?景深哥哥那么着急着出去,是为季凝去找中医,帮她抓药去了。唉,季凝不过就是有点贫血,看把景深哥哥给累的……”

夏雨薇就更是来气。

再者,还有一点,当她和她家黎总裁都在怀疑,篡改了设计图的人,是已故了的姓匡的设计师的哪位弟子时,黎景深却提出了反对意见。

“爸爸,妈,你们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会怀疑篡改了设计图的人,是一个故去了的设计师的哪位弟子。可你们怎么都不想想,就算是他们能请到人家,不也得花时间跟人家沟通?还得给时间人家修改图纸?”

“修改之后,还得让季家的人感到满意了,才能拿到设计费?”

季家的钱可不好赚,这一点,经过黎景深一提醒,夏雨薇和黎总裁才认为,他们确实是想多了。

那会是谁篡改的设计图,还是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就给改好的?

夏雨薇正准备问这个问题,就听到了黎景深的回答:“妈,别怀疑了,篡改了设计图的人,肯定是季凝。”

黎总裁冷哼一声,“就她,能看懂设计图都算不错了,还篡改呢。若说再等几年,她的堂姐会有篡改设计图的能力,我倒是敢信。”

说到这里,黎总裁自嘲地笑笑,“可是她的堂姐的人品那么好,怎么会做出那样过分的事?”

黎景深忙替季凝说话:

“爸爸,您不要用一成不变的眼光看人,其实季凝也挺好的,比以前好多了……”

夏雨薇一回想起那些情景,总是对黎景深放心不下,生怕他是真的对季凝有了好感,立马拿出手机给他发消息:

【你要是不想气死你妈我,就赶紧跟他们说,陆晨是听了季凝的安排,才去打伤娄浅的。快说!】

黎景深收到了消息,很快删除。不管这里是不是警局,他都不想说谎。

办案人员听了黎景深的话,结合陆晨和娄浅说的话,又当他们的面给分析了下,最后得出结论:

其一,季凝并没指使陆晨去打伤娄浅,她是无辜的。理应由娄浅给她道歉。

其二,娄浅确实是被陆晨给踹伤的,她的医药费,由陆晨支付。

其三,黎景深因为保护娄浅,打伤了陆晨,属于因紧急避险造成的伤害,就按法律规定办事。

陆晨自己提出,不要黎景深给他医药费。

双方无异议。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她穿成了年代文里和她同名电影的狠毒女配,有心与女主抢男神,一门心思只想搞事业,当个无忧无虑的小富婆。谁知她在变化后,原来是那位对她一脸轻蔑的男神,却对她如影随形,任她怎么甩都甩不掉。她一脸窝火:妹妹我但是要努力回父母身边的,你走,给我走远点!某男神紧紧地把握住她的手:要走,是咱们一同走,扯证去!“凝儿,是景深来了,一定是你的黎伯母带他来给你道歉了。你等着,妈妈这就给他们开门去。”。

2022-06-24
<del></del><caption></caption>
    <address id='LcDx'><tt></tt></address><address id='laeN'><optgroup></optgroup></address>
      <label id='UPJiFF'><bdo></bdo></label><big id='XMo'><code></code></big>
      <samp></samp><ins></ins><kbd></kbd>
      <bdo id='psMj'><cite></cite></bdo><listing id='gUTLGox'><optgroup></optgroup></listing>
      <listing id='CPIQ'><caption></caption></listing><big id='tycwc'><dir></dir></big>
        <bdo id='lJaTN'><dfn></dfn></bdo>
          <listing id='SRaX'><em></em></listing><samp id='yLGD'><s></s></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