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十五章 黎景深,我要超过你
季凝对办案人员的处理结果,倍感十分不满意。并不期待……娄浅真心实意给她诚恳道歉,但这事是娄浅惹的,不看见娄浅跟她诚恳道歉,她就不走出来警局的大门。夏雨薇边宽慰哭成了泪人的娄浅,边给黎景深递眼色,是想让黎景深来一劝她,好不跟娄浅计较什么。她一脸轻蔑。娄浅在季夏雨薇一边安慰哭成了泪人的娄浅,一边给黎景深递眼色,是想让黎景深来劝劝她,好不跟娄浅计较什么。。...

季凝对办案人员的处理结果,感到非常满意。并不期待娄浅真心给她道歉,但这事是娄浅惹的,不见到娄浅跟她道歉,她就不走出警局的大门。

夏雨薇一边安慰哭成了泪人的娄浅,一边给黎景深递眼色,是想让黎景深来劝劝她,好不跟娄浅计较什么。

她一脸不屑。

娄浅在季家的时候,一口咬定,就是她派人去把她打伤的。这会儿来了警局,在有两个证人都在现场的情况下,都还坚持原来的观点冤枉她。她凭什么要原谅娄浅?

更何况,娄浅说的一些事,根本就经不起推敲。

娄浅说,她知道黎景深和黎伯母去医院看她,是因为问过黎伯母了的。

又说,她知道黎景深找人问了中医,去中医那儿为她抓药,是因为她碰巧来黎家看望黎伯母,正好看到了。

还说,她一大早往欣诚区那边的咖啡厅赶去,只是想过去喝杯卡布奇诺咖啡。

陆晨狠狠地瞪了娄浅一眼,反驳道:

“鬼才信你的话,你住的那边没有高档咖啡厅,还非得跑到欣诚区那家咖啡厅,喝咖啡?你要不是看到黎景深是往那边去的,才跟踪他,你会过去?只是你没想到,他还会返回来……”

季凝当时就觉得娄浅所做的事,很有些不合常理。听到陆晨那么说,很不屑地问娄浅道:

“我说你一直都对黎景深有非分之想,你还说,你没有。这下有人说了出来,你还想抵赖?”

“我真没有!”娄浅双手捂着脸,哭了起来。

季凝只见夏雨薇的脸色不大好,知道那个妇人也是瞧不上娄浅的。故意当着那个妇人的面揭娄浅的短:

“哼,你没有,没有才怪。你要是没有,你怎么会几次三番跟踪季婕,还寻找各种借口去我家,翻季婕的东西?你还威胁季婕,让她离你的景深哥哥远点……”

娄浅矢口否认,“不,大家可别相信季凝,她只会冤枉好人。要不你们可以去我们学校,随便找个人问问,听听谁会说,季凝是个好人?”

黎景深也见不得别人误会,他和娄浅之间的关系。在他眼里,娄浅就是小妹妹,一个难得的知己,好友。

哪怕娄浅今天是撒谎了,但他却不会因为这件事责怪娄浅。

“你说正事,少扯别用的。”黎景深不悦地挑眉,提醒季凝。

夏雨薇一听到黎景深说话了,这下不失时机的对季凝说:“你一天到晚管别人的闲事,也难怪你的成绩不怎么好。”

成绩不好?

季凝冷笑,原主是成绩不好,但只是不如黎景深和季婕他们的成绩好,却是能轻松甩娄浅几条街的。

“等我大三的时候,必然超过你的儿子黎景深!”季凝信誓旦旦,在黎景深们母子二人,还有娄浅的面前表明了决心。

黎景深觉得这人是着魔了,她和娄浅吵架,怎么又把他给带上了?

额,等等。

他忽地发现,有些事情,似是有了答案,投给季凝一记鼓励的眼神,说道:“好啊,我等着,等你超过我。”

或许她早就有了这个想法,才会付诸行动,从而在假期学习画酒店设计图的吧?他心想,应该就是这样。

厉芸听了,也在心里替季凝感到高兴。女儿画图的时候,她都是见识过的,女儿其实还是挺认真的。

她相信,自己的孩子,一定是有实力的。

另一边的夏雨薇就不同了,她仍然觉得季凝是在说大话,一脸不屑。甚至还轻声对身旁的娄浅说:

“也不看看她自己有个几斤几两,就在警局里吹牛。到时我倒要看看,她能有个什么能耐,把你的景深哥哥给比下去。”

娄浅之前是在哭的,这下听夏雨薇一说,不禁“咯咯”笑了。在她看来,季凝就是在痴人说梦。

黎景深曾是D市高考理科状元,在进了D大学习后,成绩也是在年级前一、二名的。季婕偶尔会超过黎景深一次,这个季凝不过就是个渣渣,还想超过黎景深,做梦去吧。

在办案人员说了处理的法子后,娄浅被迫给季凝道歉,装的可怜兮兮的,一边抹泪一边对季凝说:

“是我不好,错怪了你,还请你见谅。”

这种没诚意的道歉,季凝自是不想接受的。

可是一位女办案人员在劝她:

“季凝,我知道你受了委屈,心里难受。你的心情,我是能理解的。只是你刚刚出院,身体还比较虚弱,需要好好调养。再就是娄浅她被陆晨打伤了腿,需要早些去医治。你是个大度的人,看在她诚恳认错的份儿上,就原谅她一回。”

黎景深看向季凝的眼神里充满了期盼,是想让她原谅娄浅,好早些回去休息。他看到她很疲倦,心里隐隐有些痛。轻声对季凝说:

“原谅娄浅吧。”

季凝一听他说的这话,心里莫名更是来气了。却也明白,不好在警局里发火。只能佯装接受了娄浅的道歉,暂时不跟娄浅计较。

等她一走出警局的大门,耳边就传来了夏雨薇的轻声话语:

“浅浅,看到没,那个人太狂妄了,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人都敢惹。你以后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外面,只要是看到那个人了,就离她远点儿。免得受伤害。”

季凝听得明白,夏雨薇这话就是故意说给她听的。本想找夏雨薇理论的,却是听到她母亲在问夏雨薇:

“亏你还是演过女侠的人,怎么是非不分,平白无故冤枉好人?谁该躲着谁,你自己心里还没点数?打着去看我的旗号,却跑到季婕家里翻东西,又威胁季婕,让她离黎景深远点的人,是谁?”

“你不要欺人太甚。”夏雨薇知道,季凝之所以说出那样的豪言壮语,肯定就是在被景深拒绝后,感觉面子过不去,故意在景深面前说出心里愿望的。

那个坏丫头的真正目的,其实是想让景深给她补课,让她学习有进步。

自以为看出了季凝的心思的夏雨薇,当着厉芸的面说给季凝听:

“要不是你们管不好自己家的两个女孩子,老是任由她们去纠缠我的景深,浅浅也不会那么做。可别怪我说话不中听啊,厉芸,我的景深可是黎氏的唯一继承者,不是什么人家的女儿,都能配得上他的。”

厉芸气得脸色惨白,快要说不出话了。

但是季凝却主动跟夏雨薇表了态:

“黎伯母,我也告诉你:我们季家的女孩子个个儿都优秀,你的儿子黎景深,还真未必能入我们的眼。”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她穿成了年代文里和她同名电影的狠毒女配,有心与女主抢男神,一门心思只想搞事业,当个无忧无虑的小富婆。谁知她在变化后,原来是那位对她一脸轻蔑的男神,却对她如影随形,任她怎么甩都甩不掉。她一脸窝火:妹妹我但是要努力回父母身边的,你走,给我走远点!某男神紧紧地把握住她的手:要走,是咱们一同走,扯证去!“凝儿,是景深来了,一定是你的黎伯母带他来给你道歉了。你等着,妈妈这就给他们开门去。”。

2022-06-24
<caption></caption><basefont></basefont>
<bdo id='fQG'><label></label></bdo>
    <legend id='bMEbvqx'><legend></legend></legend><var id='uUde'><b></b></var>
    <bdo id='TBhvt'><dfn></dfn></bdo>
        <b></b><dfn id='rdDPw'><label></label></dfn><strong id='VEyxa'><em></em></strong>
          <comment id='FASFD'><nobr></nobr></comment><dir id='VX'><s></s></dir>
            <nobr id='yr'><font></font></nobr><marquee id='uCjtg'><cite></cite></marqu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