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十七章 我想和你谈谈
季婕听了,眼神里有抹忧虑划过。爷爷要撇开跟黎家人往年的交情,往前可能会要跟黎家人对着干了。那她以后还能找黎景深聊天谈心吗?季凝隐约瞧出了季婕的心思,虽然没当众问过她什么,待得她祖父对她说了声:“季凝你先回去,好好的自我反省去。”她就笑容着看了看季婕,随季凝隐约瞧出了季婕的心思,但是没当面问过她什么,待到她祖父对她说了声:“季凝你先出去,好好反省去。”。...

季婕听了,眼神里有抹担忧划过。爷爷要抛开跟黎家人以往的交情,往后可能要跟黎家人对着干了。那她以后还能找黎景深谈心吗?

季凝隐约瞧出了季婕的心思,但是没当面问过她什么,待到她祖父对她说了声:“季凝你先出去,好好反省去。”

她就微笑着看了看季婕,随后走出书房,轻轻把门关上。

一回到她自己的书房,就看到了坐在电脑桌前的厉芸,一看到她,慌忙伸手抹泪。

季凝赶紧走到厉芸身边,拿出纸巾为厉芸擦拭泪痕,知道厉芸是在为她担心,就把她祖父对她说过的话,简单的跟厉芸提了提。

可是厉芸在听了后,却一脸歉疚地说道:

“都怪妈妈不好,没能保护好你,让你又被你的爷爷训斥了。其实这个家里什么都好,只是规矩多了些,有些人又偏心了些。”

季凝感觉厉芸说的不对,轻声纠正道:

“妈,哪里能怪爷爷他们偏心?本来就是我自己的错,我以前没什么上进心,不学无术,让爷爷他们对我失望了。在我们三个孙子辈之中,也只有姐姐争气些,给家里人长脸。爷爷他们当然更喜欢姐姐些。”

这是事实,只是季凝心里明白,她母亲肯定不爱听。

因为她之前还在医院里住院的时候,午休时,睡的迷迷糊糊的,听到厉芸对她说过这样的话:

“凝儿,你一定要好起来,不要吓妈妈啊。”

“你可知道,爸爸妈妈有多盼望你来到这个世界上,在有了你后,我们又有多希望你过得幸福?”

“你偷偷拿走了爸爸的设计图,爸妈根本都不怪你。别说是一份图纸,你就算是把那家酒店的地皮,也一并送给黎家的人们,我和你爸爸都不会介意。总之,孩子,只要你幸福就好。”

“凝儿,你可知道,不管你的爷爷奶奶怎么说你没用,说你不如你的堂姐。可你在爸妈眼里,永远都是最优秀的孩子。”

“我的好女儿,你一定要好好儿的,哪怕你以后天天想着对黎景深他们好,爸妈也支持你!”

“……”

那些话,她当时听到了,心里就觉得不对。但仍然装睡,不说什么。可是在今天,她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只有自己争气了,祖父母才不会只带堂姐去公司,而不带自己去,却还在自己用电脑画图时,怀疑自己是躲在书房里玩电脑。

只有自己强大了,夏雨薇和娄浅她们才不会欺负自己。

只有自己足够优秀了,才能做最好的自己,过自己最向往的生活!

正当季凝在深思之时,耳边传来厉芸低声的问话声:

“凝儿,你有没有怪妈妈,当时没有服个软,给你的黎伯母他们一个台阶下。如果妈妈那样做了,或许他们就不会找娱乐记者,把事情曝光到新闻媒体。”

“哈哈,黎景深的爸爸,三天两头上娱乐新闻头条。有好的报道,也有影响他的形象的事说出来,但他不一样在活?”季凝轻松地笑笑,并不在意那些无聊的人们所做的事。

厉芸又听到季凝提到了黎家人的事,哪怕知道黎景深和他父亲不同,不是个花心的人,却还是忍不住问了季凝一句:

“如果黎景深的妈妈不再跟我们和好,那就意味着,以后就算是黎景深能接受你,恐怕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嫁进他们家了。”

说到这里,厉芸隐约也觉得有些可惜,感叹道:“当然,不止是你,还有季婕,她也不能。”

季凝只是看了看厉芸,不想把她之前说过的话,再对她重复说一次。她真的对黎景深没兴趣,不会像从前的季凝一样,去纠缠他的。

哪怕在警局的时候,她也觉察到了,黎景深看向她的眼神里非但没有恶意,甚至还透露出了难舍。

他那么听他母亲的话的人,在他母亲那么咄咄逼人,让他说,是她请陆晨去打伤娄浅了的时候,他却坚持说了实话。

她难免对他心存感激。

所以在离开警局的时候,她在心里对他说了声:黎同学,谢谢你。谢谢你没有跟娄浅她们沆瀣一气,来诋毁我,哪怕在你妈暗示过你的情况下,也没说一个字的谎言来伤害我。

黎同学很好,她不会因为恨他的母亲,就一并恨他。

同样的,她恨娄浅,却不会因为他护着娄浅,就认为他有什么不好。他有一个只给他足够好的物质生活,却很少关心他的父亲,以及一个对他寄予了厚望的母亲。

他和娄浅从小一起长大,习惯了听娄浅倾诉,也乐意保护娄浅。他们这么多年相处下来,总是有些交情的。

她并不怨他。

“嘀嘀。”手机信息声传来,打断了季凝的思绪。

她拿起手机一看,发现信息是黎景深发来的:

【季凝,我能和你聊聊吗?如果你方便的话,我想打电话给你。】

季凝正准备删除信息,就被厉芸一把夺过了手机,拿起来看了。问她道:

“他这是什么意思?是想替他妈说几句好话,好继续跟你的姐姐相处,还是听了他爸爸的话,想得到我们季家的那块地皮?”

这眼看酒店就要破土动工了,厉芸肯定不想看到黎家的人来搞破坏。

在厉芸的眼里,这会儿黎景深无论是做什么,都是想利用她的宝贝女儿,季凝。

季凝唇角勾起一抹无奈的弧度,很显然的,把他们的事情说给娱乐记者知道的人,肯定不是黎景深。

“妈,你想哪儿去了?黎景深还是个学生,并没和姐姐一样,开始学习打理家族生意。他算计咱们什么呀?”

关于黎景深和季婕之间的事,她不想多说什么。原书就写了,人家黎景深是宁愿拒绝他俩的婚事,都要和心上人季婕在一起的人。

他和季婕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儿,就不在一起相处?

季凝没提到的事,厉芸就偏偏很想知道答案。再问了季凝一次:“凝儿,你还有个问题,没有回答妈妈呢。要是黎景深还对你的姐姐好……”

“他们再好,能好到什么样?我们都是同学,他俩是好朋友,也只能这么好了。”季凝在穿书之后,发现有些剧情和原书里的不完全一样,就只能这么回答。

现在就说他们一定会在一起,要是以后有什么变数,也不太好。

“反正我认为吧,他如果和你的姐姐有戏的话,就算他们以后能在一起,你姐姐那么善良的人,肯定会被他妈欺负。当然,那个娄浅住的离他们那么近,时不时跑过去害人,绝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厉芸气得咬牙切齿,就像这件事以后一定会发生似的。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她穿成了年代文里和她同名电影的狠毒女配,有心与女主抢男神,一门心思只想搞事业,当个无忧无虑的小富婆。谁知她在变化后,原来是那位对她一脸轻蔑的男神,却对她如影随形,任她怎么甩都甩不掉。她一脸窝火:妹妹我但是要努力回父母身边的,你走,给我走远点!某男神紧紧地把握住她的手:要走,是咱们一同走,扯证去!“凝儿,是景深来了,一定是你的黎伯母带他来给你道歉了。你等着,妈妈这就给他们开门去。”。

2022-06-24
<nobr id='dRH'><sup></sup></nobr>
    <blink id='aMQrA'><kbd></kbd></blink><comment id='ybgBb'><em></em></comment><em id='sDQ'><dir></dir></em><nobr id='sJWo'><base></base></nobr>
      <comment id='yPeqBp'><nobr></nobr></comment><ins id='Thv'><small></small></ins><dir id='sdn'><em></em></dir>
        <caption id='AL'><option></option></caption><u></u>
        <b id='kjJw'><blockquote></blockquote></b>
          <tt id='vqVFW'><dfn></dfn></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