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十九章 他喜欢她,没这么早
季婕深深的感动得潸然泪下,自小就没了亲生父母,就算回了祖父母身边,也是常常受哥哥和妹妹被欺负的。哥哥十有八九是所以妹妹不开心,才帮着妹妹一同被欺负她,这下妹妹已不再把她当外人了,真好。季凝看见季婕脸上的泪痕了,难免会倍感心疼。赶快拉着季婕的手回了房间,让季婕坐哥哥多半是因为妹妹不高兴,才帮着妹妹一起欺负她,这下妹妹不再把她当外人了,真好。。...

季婕感动得落泪,自幼就没了亲生父母,哪怕回到了祖父母身边,也是经常受哥哥和妹妹欺负的。

哥哥多半是因为妹妹不高兴,才帮着妹妹一起欺负她,这下妹妹不再把她当外人了,真好。

季凝看到季婕脸上的泪痕了,难免感到心痛。赶紧拉着季婕的手回了房间,让季婕坐在沙发上,亲自给季婕倒了杯咖啡。

“姐姐。”

祖父当时让她先出来,却让季婕留下了,她就知道,祖父肯定是想让姐姐看策划方案,到时好跟着祖父一起参加欣诚酒店奠基仪式。

给季婕喝杯咖啡,可以让她在晚上看资料时,不那么犯困。

季婕再次听到季凝叫她姐姐,一时也说不上是高兴,还是激动,抑或是有些不敢相信。在这些年里,季凝们两兄妹没少为难她,特别是在背着祖父母和叔叔婶婶的时候,就更是没把她当家里人看待过。

哪怕被季凝请进她的房间里坐,这样的待遇,也很少有。

她的房间,以前就在季凝的房间旁边,虽仅有一墙之隔,可她却从来都不敢主动来这边找季凝。但是季凝想去她那边,随时都可以。

只是在娄浅来过季家几次,翻过她的东西了,这事儿在被季凝们提起之后,让祖母知道了,今天就给她换了房间。

换到了祖父母所住的那层楼,房间就在祖母的书房旁边。季婕起初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想着只要是离季凝远点了,以后也就会远离一些是非。

然而当她在书房里,看到了出院之后的季凝,会把她拉起来,并没和从前一样,总是把错误推到她头上。她就在心里感到了自责。

为什么会那么想?

其实妹妹也挺好的,可能只是妹妹从前经历的太少,才不是那么懂事的。

季凝拿着纸巾为季婕擦拭泪痕,只见季婕端着那杯咖啡,一脸歉疚的模样,不禁关切道:“姐姐要是不喜欢喝咖啡,我给你泡茶去。”

从她听到季婕敲门,到把她请进房间里坐着,就没听到季婕提起,是因为什么事才来找她的。

可原书里提到过,女主季婕在季凝面前,是很隐忍的,在一般情况下,也不敢主动来敲门找季凝。

主要是季婕担心自己会被季凝赶走。

她不会赶季婕走,只是不想让季婕在她这里耽搁太久,免得影响季婕去为参加欣诚酒店奠基仪式做准备。

祖父严于律己,也严于待人,特别是对家里的晚辈们,要求就更是严格。他只会让自己器重的人去办事,要是对方辜负了他的期望,那他必然会毫不留情的严惩对方。

季婕原来处处受季凝们两兄妹的打压,没什么出头的机会,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去家族企业学习的机会,她也希望季婕可以好好把握。

她想证明自己的实力,随时都可以,倒不急于在这一时。她都让家里人,还有外人,见识过她篡改的设计图了,还愁以后没有展现她的才华的机会?

季婕捧着咖啡杯,对着季凝露出甜美的笑容,只见灯光映照在季凝有些苍白的脸上,她的一双大眼睛里噙满了笑意,真诚又温暖。

“妹妹,我……”

季婕也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平时都是这么称呼季凝为妹妹的,可在此刻叫季凝“妹妹”时,泪水竟然又不争气的打湿了眼眶。虽然模糊了视线,可她看到妹妹在为她擦拭泪痕时,眼神里充满了关切。

季凝用力较轻,就怕力道一大,会把季婕这张拥有水嫩瓷肌,毫无瑕疵的脸给擦破了。

等待季婕说出下文,可是只见季婕欲言又止,试着猜测对方的心思,问道:“姐姐来找我,是想和我说爷爷让你去办的事,还是想和我谈与他有关的事?”

原来的季凝和季婕说话,几乎很少绕圈子,她也问的挺直接。

季婕羞得脸红了,低声解释:

“都想和你说说,不过重点还是想说说他。”

季凝很想说,不想听,但还没说,耳边又传来了季婕的声音:

“他给你发了消息,等待你的回复,结果,等了十分钟,也没有等到你回复。他很着急,打你的电话,却发现已经关机了。他就发信息给我,让我转告你,说是他知道你在生气,但他想劝劝你,别气坏了身体。”

“我至于吗?”季凝忍不住自嘲地笑了声儿,“哈哈”,有什么好生气的?

季婕仍是低着头说道:

“他说,他妈妈在警局里说的那些话,确实是不怎么中听。但她那会儿是在气头上说的,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而且你身体本来就虚弱,不能因为这些事,受了影响。”

季凝噗哧笑了。

好像在原书里,黎景深喜欢季婕,还没有这么早。不过他对季婕和娄浅都好。一个是他的无话不谈的朋友,另一个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就和亲妹妹一样亲。

但是季婕在家里过得很谨慎,处处都在为别人着想,一遇到黎景深那么护着她,关心她,自然是对他有爱慕之意的。

季凝扬了扬眉,打趣季婕道:

“姐姐就为这件小事下楼来找我?真没必要的。我为什么要生气?身体是自己的,比什么都重要。更何况,我犯得着生气吗?”

她摊了摊手,委实是没必要的。就当黎景深的妈妈是个疯妇人好了,人家疯,她就不能当真,不然还真要被人家给逼疯了呢。

想想季婕还没嫁到黎家去,就在帮婆家人和娘家人调解这些,季凝忍不住偷笑了下。

季婕发现季凝笑的诡异,却又全然没有恶意,一时猜不出季凝的心思,却又不好意思问。本来要不是黎景深发信息求她来说,她还真不敢来的。

黎景深跟她保证,说是季凝要是骂了她,或者是打了她的话,他在他们季家门口给她跪三天三夜!

人家都这么说了,她要还不下楼来跟季凝说,那她如何跟人家交代?

季婕把手机递给季凝,说道:“你不介意就很好啊。对了,你手机可能是因为没电关机的吧?来,用我的手机,给他回条消息。就怕他还在等。”

季凝不明白季婕的脑回路,虽说原书里没说,黎景深是个妈宝男。而她在和黎景深相处了几次后,也没发现他是妈宝男。

但她在书房里挨祖父的批评时,季婕就在身旁,难道没听到吗?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她穿成了年代文里和她同名电影的狠毒女配,有心与女主抢男神,一门心思只想搞事业,当个无忧无虑的小富婆。谁知她在变化后,原来是那位对她一脸轻蔑的男神,却对她如影随形,任她怎么甩都甩不掉。她一脸窝火:妹妹我但是要努力回父母身边的,你走,给我走远点!某男神紧紧地把握住她的手:要走,是咱们一同走,扯证去!“凝儿,是景深来了,一定是你的黎伯母带他来给你道歉了。你等着,妈妈这就给他们开门去。”。

2022-06-24
    <em id='JcORk'><em></em></em><caption id='rBr'><person></person></caption>
      <marquee id='BprT'><acronym></acronym></marquee>
      <nobr></nobr>
        <b id='qV'><address></address></b>
        <small></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