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二十八章 焚烧(求收藏!)
第三日,正午时分。顶上日头炽热,恰恰晚上阳气最轻之时,连黑水镇周围薄雾都好像散了三分。官道之上,数匹骏马却疾驰。“我们这一次的敌人,除了黑风大将之外,除了生死轮回者!”吴明在黑水镇界碑之后勒马,若有所思地说着:“几个新人严重不足为惧,现在的更是死的死,伤顶上日头炙热,正是一天阳气最重之时,连黑水镇周围薄雾都似乎散了三分。。...

第二日,正午。

顶上日头炙热,正是一天阳气最重之时,连黑水镇周围薄雾都似乎散了三分。

官道之上,数匹骏马却是飞驰。

“我们这次的敌人,除了黑风大将之外,还有轮回者!”

吴明在黑水镇界碑之前勒马,若有所思地说着:“几个新人不足为惧,现在更是死的死,伤的伤,风流云散,唯有屠养浩与郑潜两个,一人是武道先天,一人修习道法,不可小觑了……”

念及当日,他虽然突袭得手,但也只是出其不意,并且与郑潜互有顾忌,都没出底牌,眸子就是幽然。

此时自己这边的底子也摸得差不多了,凌孤鸿乃是剑修,一身武功换算过来也差不多是先天,刚好与屠养浩对拼。

而山兰武艺差些,却另有底牌,应该是兑换了强力符箓、法器等外物,或者是某个偏门小法术。

可惜轮回者从主神殿兑换的功法不允许互相传抄,吴明对于这种只有术、没有道的法门也看不太上眼。

剩下一个林器之,文章通透,思维敏捷,气质斐然,奈何儒家的浩然之气连小成都算不上,百无一用。

‘可惜了……若这个林器之是大儒,只要达到名满一郡的地步,这次的事情便简单了,一个小镇邪神,还受不得一喝,就是有法域都要破掉……’

‘综合来说,山兰再有底牌,搭上个添头林器之,也最多拼掉郑潜,还剩下黑风大将,以及麾下精怪阴兵,难道要我一个应付?’

吴明木着脸庞,却是有些遗憾。

当初,若是也在黑水镇中停留片刻,甚至进谒土地庙,或许就可以接到反派任务。

一想到张正一价值一千五百,就连伍洪都值个五百小功的情况,吴明就有些流口水,更不用说城内还有一大批六曹、主簿、县丞之类的高官了,若是一勺烩了,奖励必然丰厚到极点!

当然,吴明也不是傻子,回报越大,风险越大的道理,还是明白一点的。

整个黑台县的人道力量就是恐怖,更不用说当中还有一个黑台城隍,郑潜他们想要刺杀得一二人,也是不是这么容易之事。

‘最好的情况,就是这两人还在县城,找机会刺杀县令、巡检之类,引发混乱……’

‘现在屠养浩被我重伤,纵然有着术法治疗,战力也必是折损一二,每拖上一分,黑风大将就越有可能炼化神位,登临正神……当它大功告成,就是我们死无葬身之地之时,不能再拖了!’

吴明瞥了周围几人一眼,见着山兰几个都是脸色肃穆,就知道这道理他们也懂,否则不会一起过来,就是暗中点头。

……

“几位义士,我等已经按照吩咐,布置妥当!”

这时候,两个穿着黑衣的皂隶就从镇中走来,躬身道。

吴明一看,就见此二人一个神情惶然,愁眉苦脸,一个却国字脸,四四方方,带着正气,一望便知道乃是衙门快班中的倒霉蛋与被排挤者,否则轮不到这差事。

“很好!皇帝还不差饿兵,我们也不会短了你等……”

吴明之前干了一票,此时尚可充土豪,顿时摸出两个五两的小小元宝,一人赏了一个,顿时令那个愁眉苦脸之人脸上略略一喜,另外一个却推辞两声,才勉强收下,道:“我等为护民而来,倒非贪着这赏!”

这种人,吴明一听便知道说的是真话,而且也是个做实事的人。

若非棱角太盛,也不会被逼到这里,当下问了名字,知道叫做赵著,前面那个叫做王二,都是正紧有着衙门编制的官差。

实际上,这种送死的活,基本都有着编制外的帮闲来干,奈何这次县尊发话,捕头不来就是极限,其余总得意思意思。

也不多说,直接来到镇郊外,就看到一座土地庙宇,大门洞开,颇为整洁,甚至还有香烟缭绕,只是显得有些阴气森森。

几个老头祭拜出来,见到吴明一伙,脸色就是一变。

“嘿……连这神都有人拜!”

林器之见到,却是颤抖不已,吴明木着脸,眸中幽光一闪。

土地乃福德正神,受万民景仰,得香火供奉。

但恶神扰乱阴司,放出阴鬼,散播恐惧,同样也可得敬畏血食!甚至效率还要更高一点!

在黑水镇上,想必多的是为了自保而供奉者!力量获得强权,这本就是真理!至于之前那个倒霉的土地神,还有几个会记得呢?

“幸好来得早,否则有着这些香火愿力之助,炼化神位恐怕就在倾刻!”

吴明一挥手:“上!”

“等等……你们要做什么?”

几个老头却是畏惧着,又挡在前面。

“为虎作伥,可悲可叹!滚!”

但吴明看也不看,两鞭子一抽,顿时让这波人抱头鼠窜。

此时,周围又聚集一群镇民,木着脸,死灰的眸子中,却又仿佛带着敌视与期待。

吴明冷笑一声,就从怀里掏出一份公文,展开了,大声念着:“……查黑水镇土地,残害镇民,百姓倒悬,特命捣毁之!!!”

此公文有着县尊大印在上,四四方方,这时就带着不可名状的力量。

话音刚落,就是轰的一声,虚空中似有闷雷闪过,又隐隐传来一声怒吼,随后寂静无声。

‘此时是午时,我等身负县尊之令,对方若纯粹是妖类,那还无妨,但既然抢了这土地神位,就有着麻烦!’

吴明智珠在握,顿时又道:“赵著、王二!还愣着作甚?上去封庙!”

王二还有些顾忌,赵著却是大声答应下来,踏步上前。

“等等……这是土地老爷的庙,不能封……不能封啊……”

这时候,一个老头大叫:“若是封了,老爷发怒,我等全都没下场……一起上!”

顿时人群耸动,颇有些群情激涌的味道。

吴明见此,嘴角冷笑更甚。

一人成龙,三人成虫,真正遇事,都想着缩头,让别人出头或牺牲,却想不到人人皆是如此,反而被制,不得不吐出利益。

而一旦久而久之,形成习惯后,反而又要着急上火地来维护着这体制了,只因为害怕动荡后会失去更多,这何等悲哀?

“此乃县尊之令,你等想造反不成?”

凌孤鸿身影一闪,来到老头面前,手指轻轻在此人后颈一点,老头当即双眼翻白,昏死过去。

他也是明白人,知道此时要做的,便是快刀斩乱麻,否则发酵起来,区区几个人,与全镇‘民意’死拼,才是不智。

“退下!”

民心如铁,官法如炉,百姓畏官,乃是恒理。

此时挑头的被迅速镇压,面对县里官差,镇民就畏畏缩缩,不敢上前。

“哼!邪祭害人!”

赵著见此,冷哼一声,又瞥了眼土地庙内的神像,见似有氤氲光芒闪过,心里也是一凜,又定了定神,大步上前,却不进入,直接关门,封了两张封条上去,每一张封条之上还有鲜红的大印,份外显眼。

“大功告成!”

吴明见此,终于酣畅大笑:“山兰、凌孤鸿,赶快一起,将这庙烧了!”

土地庙内接受祭拜,搞不好就有着法域,普通阴鬼,白天正午,不敢出来,但法域中就难说了,这还是黑台城隍给的启示。

但现在,直接封庙,再焚烧之,却是管它布置多少精怪鬼物,机关陷阱,都要尽成齑粉!

“早准备好啦!”

山兰一笑,与叶孤鸿取下水袋,飞快泼在土地庙上,又打起火折,往土地庙上一扔。

熊熊!

恐怖的火舌顿时升腾,原来这水袋里面装的不是水,乃是油料。

大火滔天,赤红光芒当中,就听得惨叫阵阵,焦黑腥臭之气传来,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着多少东西。

“这就……完了?”

林器之很是有些不可置信:“若是如此轻易,为何在我们到来之前没有……”

“普通小妖小鬼,肯定完了,但黑风大将必然不会如此!”

吴明却是苦笑:“更不用说……纵使杀了黑风大将,也有黑山君的反噬,牵连甚广,因此黑台县都不敢轻动,但我们不同!”

林器之顿时若有所悟。

知道自己这些都是天外之人,根基不在此地,自然不惧报复。

只不过,如此酷烈的做法,恐怕连县尊大人都没有想到吧?

林器之转头一看,果然就见到王二与赵著也是满脸呆滞之色,显然想不到吴明他们要么不做,一做起来却是这么雷霆万钧,又绝又狠!

“吱吱!”

突然间,火海之中传来大响,两扇带火的门扉横飞而出,后面是一大团毛绒绒的黑影,尖牙暴突,利爪锋利,一条长长的尾巴带着火焰,身上更是笼罩着一重黑白两色的光芒,颇为玄异。

此兽一出,身上火焰顿灭,酒杯大的绿眼盯着吴明一伙,却是放出仇恨之色,突然口出人声:“尔等坏我大事,当真好大胆子!”

“是土地?”

“妖……妖怪!”

一拨人当即吓傻:“原来我们土地,竟然是一头鼠……鼠妖?”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一觉醒过来再次穿越成反派?这剧本不对!还抢了人家的妹子?又有一个强势的姐姐?剧本更不对了!竟然除了主神空间,诸天万界?我肯定是在作梦!吴明淡定从容地木着脸,再次着征程。“阿欠……”。

2022-07-24
    <ins id='dh'><var></var></ins><strong id='YgNNrM'><ol></ol></strong><del id='bysb'><marquee></marquee></del><kbd></kbd>
    <kbd></kbd><listing id='fD'><dir></dir></listing>
    <tt></tt>
      <font id='cKITHd'><blockquote></blockquote></font><caption id='qKRF'><dfn></dfn></caption>
        <del id='XxU'><em></em></del><i id='KEWY'><person></perso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