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三十七章 乡巡检
“这说到底,但是吴家底子太薄,强势崛起太速,远倒不如周家根深蒂固……别的再说,一个县丞,一个主簿,我吴家就当然扶不出来……”吴明长叹一声,突然间站了起来,回到门外。早有两个丫鬟等着,恭谨地为他重新整理衣衫。“他们都来了?”“白水村、青石村、大田村……乃至于其早有两个丫鬟等着,恭敬地为他整理衣衫。。...

“这说到底,还是吴家底子太薄,崛起太速,远不如周家根深蒂固……别的不说,一个县丞,一个主簿,我吴家就肯定扶不起来……”

吴明叹息一声,忽然站起,来到门外。

早有两个丫鬟等着,恭敬地为他整理衣衫。

“他们都来了?”

“白水村、青石村、大田村……乃至其它乡的支脉,都到齐了!”

一个眼睛明亮,叫做绿蕊的丫鬟,就轻轻说着,吐气如兰,温热的气流卷过,带着发丝的清香,令吴明心中大乐。

“很好!去祠堂!”

只是这时候不对,吴明自然熄了寻欢作乐的心思,来到吴家祠堂。

这祠堂占地甚广,飞檐斗拱,红砖绿瓦,更显得簇新。

前面一个小广场,密密麻麻的也聚集了上百人头,男女老少,见到吴明进来,都是微微躬身,满脸带笑,只有几个宿老还保持着仪态。

这便是吴氏宗族了。

当然,真正算近亲的,几乎一个都没有,基本上都是旁支远系,甚至还有互相攀叙族谱,硬攀附上来的。

这样的宗族,要真论血缘,那也是呵呵了。

不过古代讲究抱团自保,同姓之人,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嘛!只要族谱对得上,外人也说不了什么闲话。

“诸位!”

吴明微微抬手。

底下人见到这个平素出名的小魔星俨然变了个人,身上更是带着巨大的威严,不由都是肃静。

“诸位……本人身为吴家族长,闻听出了青石村之事,实在非常痛心!”

吴明侃侃而谈,却是与之前那个行为荒诞,好色无度的纨绔子彻底分开印象:“这次召集诸位前来,却是要为我吴氏一族,立下章法!”

“……不读书,不知礼,现在云平的哪家大户,不是诗书传家呢?我见着后辈子侄,每日于耕作于田垄,嬉戏于乡野,荒废了大好时光,实在痛心非常……特决定兴建族学,出田一百亩,作为学田,凡我吴家子弟,都可免费入读,供给食宿,优秀者还发给奖励!”

此言一出,底下顿时大哗。

读书花费非小,而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吴明肯开学堂又管饭,要给吴家子弟前程,实在令底下人吃惊非小。

“好!”

此时,一名之前默不发言的族老却是抚掌道:“早该如此!早该如此啊!”

这些人,自然早就得到了吴明的消息,商量好的。

现在见着也的确是好事,自然大力支持。

吴明面上带着笑意:“如此,诸位与我进入祠堂,厘定章程,再祭祀祖宗,以为成法!”

这时祠堂大门打开,吴明领头,众男丁鱼贯而入,规矩森严,女子只能羡慕嫉妒地在外面等着。

祠堂内香烟缭绕,议定之后,吴明亲手写了祭文,由一个族老读了,焚烧之,再点香祭祖。

一切有条不紊,吴明肃穆照做,一板一眼,大有风仪,心里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贤侄啊!你能做此,就是奠定我一族百年根基啊,老朽便是死也瞑目了……”

“不错,贤侄你来当家作主,实是我们大福!”

……

几个老人,这时是真心为吴氏一族着想的,都是不由真情流露,老泪纵横。

吴明一一微笑回应着,将自家纨绔子的印象彻底洗去。

恐怕,今日之后,四里八乡,就要流传‘浪子回头金不换’什么的了。

一直忙到午间,又设了大宴,请百人结结实实地吃了一顿,特意为此杀了头猪,香喷喷、肥油油的红烧肉、还有白面馒头,各色菜肴,流水般上来,丰盛无比,这实在是吴明也知道,很多人前来,或许就是为了这一顿,特意让后厨多上份量。

这时候,乡村贫苦,逢年过节也难得吃回肉,族人见了这大餐,登时大喜,风卷残云一般,女人小孩,人人脸上带笑,最后又将残羹剩饭一起打包了,才兴尽而别。

“少爷!”

这时候,被派去县城的吴管家也回来了,脸上却是带着惭愧之色:“大小姐正在闭关,谁也不见,小人无能!”

“闭关么……”

吴明摸摸下巴:“罢了,你先下去,将学堂规划做好,一百亩地的地契准备着……”

见着吴管家又似有些心疼之色,不由笑道:“怎么?觉得不值当?”

“不是……我是想着,若大小姐知道了,必然也是欣慰的……”

吴管家陪着笑,又说了几句,才告辞出去,眼角竟也似有了一点红色。

“说起来……此人不是后来发家才投靠,而是跟了几代的家生子,难怪如此……”

吴明默然一会,又叹息一声。

不到古代,根本无法知晓宗族对个人的作用。

甚至,就算是造反,因为要株连九族,只要吴明做了,那这些族人与家生子也得陪着吴明一条道走到黑。

当然,这是势力强的时候,若是处于弱势,那被侵夺,觊觎财产,也是屡见不鲜。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也,之前吴明这一支乃是弱势,自然要被欺凌,但现在,随着吴晴崛起,连族长之位都抢了过来,自然大大不同!

“虽然是个人超脱的世界,但组织羽翼,朋党势力,也不是一无所用,至少很多琐事就可办了……”

开学堂,培养文气,让子弟读书识字,实在是一族之大事。

吴明知道,之前吴晴必然也有着这个想法,只是女儿之身,吴明又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才有着拖延。

现在么?一切都不同了!

“族人之中,自然良莠不齐,需要一一筛选,之前觊觎过我家田产的那几个,直接排除,其它族人子弟,却是一视同仁……”

这些老一辈,心思太多,吴明也不敢用。

但年青一代读书识字之后,又入了他体制,磨平棱角,基本就可用用了。

甚至,还可以让一些家生子进去陪读,至少要懂几个字。

如此持之以恒,十几年,甚至数十年幸苦栽培,文风大盛,若是能出几个秀才举人,自然家业稳当,宗族就繁荣昌盛了。

不过,此乃和平年代之道,到了乱世,还有一套。

读书人只是种子,文武双翼,缺一不可啊!

现在受到周家逼迫,吴明更心急掌控力量。

第二日,晨光熹微,天气尚寒中,就命乡勇集合。

吴家有田二十顷,佃户两百,也是方圆首屈一指的势力,此时乡勇有着五十余人,排成行伍,虽然不是十分精锐,但也都是一条条精壮汉子,很不错了。

“咳咳!”

见到吴明过来,封寒一声轻咳,五十多人立即齐声呼喝:“见过大少!”

“免礼!”

吴明见了,就有些满意。

实际上,整个坞堡中,若是全面动员,两百人都可出着,但就要耽误事情了。

按照古代军制,五户出一丁,意思就是五个人家中,出一个壮年男子,从事脱产军事,才不至于耽误整个社会的正常生产活动。

现在吴家有二百户,等闲出四五十人,却是易如反掌。

再多,就非得是受到攻击,守堡时才能用着,那时全民皆兵,家人性命都在坞堡中,数百人出死力,足可抵挡数千大军!

对掌控这些人,吴明却是极有信心。

因为此时佃户的一家生死,全维系在主家身上,要是吴明一个心情不好,收了土地,那他们立即就得无家可归,得去当流民。

大周至今,土地兼并日益严重,更兼天灾人祸不断,流民当真是死路一条。

“我意,重建巡检所!”

吴明先看了操练,再大声宣布道。

“按制,巡检所设乡巡检一名、役丁五名,都可入吏籍,领一份钱粮,还可有十名帮闲,这就是十六人!”

县内有巡检司,负责盗贼事,各乡便有巡检所,隶属巡检司管辖,但实际上,按照潜规则,一旦所在乡里有着豪强,就由那家推荐人选,巡检司都会批下。

虽然是吏员,但对于下面这些人而言,还是条出路,顿时就一片骚动。

“现在,乡勇各队分为小组比武,选出十六人来,再公推出乡巡检!”

吴明此言一出,就见下面众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又有封寒管理秩序,分成圈子,热火朝天,倒也井井有条。

‘可惜了……若是让封寒来当这个乡巡检,却是大善!’

这个念头,吴明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

封寒可是肉身八重,内罡境界的大才,直接入伍投军,都可获得官身,授从九品副队正。

乡巡检虽然有些实权与油水,但说到底,还是卑贱皂隶,让封寒去当,就是羞辱了。

此时封寒虽然有些与吴明交底,但在吴家的身份还是客卿,想走就可以走的。

“哈哈……比武夺官?这等事怎么能不叫我?”

忽然间,闷雷一般的声音,就在校场外响起。

旋即,一名精壮昂扬,蚕眉豹眼,胡须如针,吐字如雷的大汉就笑着走进。

虽是深秋,却不着上衣,一块块肌肉仿佛精钢一般,上面又有蜈蚣似的疤痕狰狞交错,令人望而生畏。

“倒是一条好汉,可惜似有些桀骜!”

吴明眼睛一闪:“此人是谁?”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一觉醒过来再次穿越成反派?这剧本不对!还抢了人家的妹子?又有一个强势的姐姐?剧本更不对了!竟然除了主神空间,诸天万界?我肯定是在作梦!吴明淡定从容地木着脸,再次着征程。“阿欠……”。

2022-07-24
<font id='SpMw'><em></em></font>
    <base id='OcgZGoo'><l></l></base><pre id='PpyTr'><tt></tt></pre><dfn id='ZZF'><cite></cite></dfn><cite id='LIuP'><q></q></cite>
      <ol id='VsyC'><dfn></dfn></ol><dfn id='ZrggkodW'><thead></thead></df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