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十九章 大盗叩门
达叔是憋着笑走的。杨林无语的望着这个老男人边走,边双肩以及控制忍不住的颤抖着。心里头一次会觉得。达叔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并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一生从来没有有过风花雪月,而已一个风里来雨里去,孤孤单单的镖客。推门进来。就看见小蘑菇坐在桌前,眼神高度警惕的望杨林无语的看着这个老男人一边走,一边双肩控制不住的颤抖。。...

达叔是憋着笑走的。

杨林无语的看着这个老男人一边走,一边双肩控制不住的颤抖。

心里头一次觉得。

达叔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并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一生从未有过风花雪月,只是一个风里来雨里去,孤孤单单的镖客。

推门进去。

就见到小蘑菇坐在桌前,眼神警惕的望着门口。

没有什么澡盆,也没有水。

更没有在洗澡。

她真的是一个人,一张嘴,就演绎了一个故事。

把一个红袖夜读书,交颈共浴眠的故事,表演得跟真的一样。

若不是自己刚刚赶回来,听到了她的一场大戏,恐怕,自己会一直蒙在鼓里。

难道。

她不是第一次演。

杨林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细思极恐。

她还演了什么戏?

“小蘑菇,长本事了啊,我怎么不记得帮你沐浴过?”

杨林脸色铁青。

“少爷,这不正好体现了你平易近人优秀品德吗?对待下人也这么体贴,咱们府里就没有第二个……”

“停,你管这叫平易近人?”

杨林太阳穴跳了跳。

我的名声……

难道你就不知道,达叔是个大嘴巴。

尤其是西厢小院的花边消息,他更是不会帮着守口如瓶,反而会津津乐道。

信不信,明天,只需一天,自己帮小丫环洗澡的新闻,就能直接传遍全府。

那还怎么见人?

看看小蘑菇这小小的身材。

杨林一口老糟憋在喉咙……

“人家不敢啦……”小蘑菇被吓得缩了缩颈,低头低脑的小声认错。

不等杨林继续发作,抢着说道:“少爷您饿了吧,冷不冷?看看,衣服都湿透了,我去张婶那里,让她做碗馄钝,正好给您暖暖身子……”

“拍马屁也不管用。”

杨林继续虎着脸,看着小蘑菇小眉小眼,曲意奉承的小模样,有些崩不住老脸:“嗯,记得让张婶多加一些葱花,别说,还真的饿了,做两碗吧,你等了一宿,应该也饿坏了。”

他还记得,当时在门口见到陈老汉,自己怒火冲天的回了屋,然后就准备出门救人。

却是没来及吃晚饭。

小蘑菇一直守在房里,演着连场大戏。

自然也是没吃的。

也真难为她了。

“好咧。”

见到杨林的脸色雨过天晴。

小蘑菇立马又欢快了起来,三步两步蹦着出了门。

有得吃,她最开心了。

……

两人就着窗外的凉风夜雨,吃过热腾腾的葱花馄钝之后,小蘑菇洗了碗,没坐一会,就开始小鸡啄米。

脑袋一点一点的。

显然是困了。

杨林叫她去了外厢,听着她爬上床,很快就传来细细绵长的呼吸声,自己却没有半点困意。

反而有些兴奋。

倒不是因为第一次比武杀贼的激情还没有退去。

而是,他还有一件事情没做。

值得期待的事情。

向往已久的身法腿法,如今还没着落,自然用不着选择将声望点用在哪。

唯一,也是最该提升的武功,只有铁线拳。

明劲境界,就在眼前。

他怎么可能按捺得住?

若是在今晚出手之前就有着明劲实力,以自己的实战经验,前往常四家老宅的时候,完全不必要偷偷隐藏。

也不用等上那么一个多时辰,去等待一个不知道会不会来临的机会。

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到对方窝点,救人杀人,一气呵成。

简简单单就完事了。

回来的时候,就算遇到了达叔,也能打得他左支右绌,气沮神疲。

想必,达叔的脸色,会比先前更要精彩十倍。

‘不对,就算是到了明劲实力,能够碾压诸世杰,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冲进去。

而是必须查探清楚,对方有没有埋伏,又是埋伏在哪?’

‘膨胀了膨胀了……’

杨林想到那藏在灶膛里的枪手,心中又是一阵恶寒。

这谁能想得到?

当时若非那诸世杰自高自大,竟然随随便便的就把埋伏稳当的人手全都叫了出来,自己此行,很可能就是一个滑铲送快递的下场。

那些家伙虽然实力不算很强,但是,其心地歹毒阴险,是一点也不能小看的。

无论自己的实力到达何等层次,面对有可能出现的种种热武器,还是要小心谨慎的好。

程老宗师殷鉴不远,可不能蹈其后尘。

‘铁线拳,提升。’

杨林心头默念。

十点声望化为轻烟消散,一股奇异力量融入身体。

光影变化。

这一次,杨林终于发现自己不是刚一出来就被人喊打喊杀的了。

而是身处一座豪华的庄园之中。

园子内亭台楼阁,错落有致,飞檐拱壁,古色古香。

这是一处很有钱的大户人家。

江南园林风格。

有假山,有池水,有花园,有苗圃……

‘财力上面,比起杨府还要强上不少,此处应该是江南大户。

那么,如今我的身份是什么?’

杨林再次看到了自己,在屏风铜镜前。

那是一个身材魁梧雄壮,气宇轩昂的青年男子。

说是青年,其实也算不上。

在这个年头,面上有着一些苍桑,年近三十,已经基本上称得上是中年了。

但是,无论是怎么算。

这具身体,作为一个武者,终究是最好的年华。

既有体力,又有经验。

他是铁桥三。

对于这个身份,杨林已经习惯了。

与此处东家蔡占的交谈,让他明白,自己原来是被聘请到蔡府,教导其体弱多病的二少爷习武。

说白了,就是来当教头的。

练武之人也要恰饭的。

铁桥三名声鹊起,威震两广,很受富豪巨商的推崇,凡是有点门路的,都会找上门来延请。

不管是当保镖平事也好,还是当教头授拳也好。

他走到哪里都是受到很高的礼遇。

当然,这份礼遇,其实也不是那么容易享受的。

杨林刚刚还准备体会一番另一段悠闲人生,就见到一个蔡府下人满面惊惶的跑进了花园。

“老爷,老爷不好了,夫人和小姐被贼人掳走了……”

“什么?”

蔡占霍然站起,面色大变。

“是大盗花五,他说若是不答应他的条件,将会发生不忍言之事……”

“花五?”

蔡占听到这个名字,面如土色,无助的看向杨林。

这可是江洋大盗,不但手下众多,一身本事,更是强横霸道。

听说本来出身海童寺,学得奇门绝艺鼠尾棍法,打遍南粤,凶名昭著。

其人凶残霸道,坏事做绝,名声能让小儿止啼。

早些时候,海童寺还派出了弟子和长老出山清理门户。结果,被花五连杀了三波高手,并反攻上山,逼得寺内闭门自守,弟子们都不敢出山行走。

其凶威赫赫,简直不用多提。

这么一个大盗,就盯上自家了。

还绑了自家夫人和女儿。

这该如何是好?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宣统九年,精武门创办。面对自己列强侵入,清帮横行无忌。杨林只手遮天,拳镇山河……从纨绔子弟到帝王杀手,诸天演武,问天下,谁是英雄?杨林睁开眼睛,敲着宿醉未醒的脑袋,耳中只听得一阵喧哗叫卖声,有人在耳边细细叫着“少爷,少爷。”。

2022-05-09
<bdo id='RfiJY'><bgsound></bgsound></bdo><comment id='mbvKqF'><q></q></comment>
    <caption id='JmM'><big></big></caption>
    <u id='pQKm'><fieldset></fieldset></u><del id='bmLTgvOm'><base></base></del><comment id='Gm'><tt></tt></comment>
      <marquee></marqu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