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二十三章 梅花盗
谭方滔滔不绝的说着话,舌头都有些短了。回家去了,当然得挨训。但是,杨林也不替他怕是了。能这么更年轻就混进来巡警队伍之中,怕是是有着一些裙带关系。“这么说,谭兄弟在巡捕房消息很消息灵通喽?”杨林则表示不信。看出来,这位不太像受注重的样子。“也不是回去了,肯定得挨训。。...

谭方滔滔不绝的说着话,舌头都有些短了。

回去了,肯定得挨训。

不过,杨林也不替他担心就是了。

能够这么年轻就混进去巡警队伍之中,恐怕也是有着一些裙带关系。

“这么说,谭兄弟在巡捕房消息很灵通喽?”

杨林表示不信。

看起来,这位不太像受重视的样子。

“不是我吹,兄弟我这耳朵,天生就灵敏得很……隔着十丈八丈的一只蚂蚁爬过,我都能听得清楚。

区区一点消息,随便走过听一听就都知道了呀。”

谭方斜睨一眼杨林,又道:“你不信啊?”

“信,怎么不信?来喝酒。”

杨林呵呵笑。

谭方端起酒杯滋了一杯,舒畅的吸了口气,挤眉弄眼的,突然凑近小声说:“我告诉你啊,别看掌柜的生得五大三粗,一把勺子舞得如同稻草一般的轻松,力气很大,他其实不行的……”

“这话怎么说?”

你说这个我就不困了。

听说有些人目光很毒辣,能看出女人是不是良家。

这小子难不成竟有什么方法,能看出男人行不行?

倒是一门高深学问。

“简单啊。”

谭方自得的笑了起来,脸上升起一丝不自然的红潮,“大白天的,老板娘这时还在屋里一个人折腾着呢。我都听清楚了,还听到沾了水的黄瓜折断的闷闷响声……”

“人才呐!”

杨林哑然失笑,“这也能听出来,耳朵真的神了,那你肯定听到了杨四姑娘去了哪里?”

“还能去哪……呃,还不是被人糊弄着去了城外饿狗岭岳王庙,找那灭了陈氏满门的梅花盗报仇。

先前在巡捕房,钱兴发那个锤子跟杨四姑娘说的时候,我老远就听……”

谭方打了个酒嗝,随意说着,突然就醒悟过来:“我说杨三少爷,合着你请我吃酒,就是想套话啊?”

竟然还不傻?

杨林仍然在笑,脸色却是有些不好看了。

他可记得先前那脸上长着大个痦子的钱兴发到底是怎么说的,那是一推六二五,什么都不知道……

他跟自己说,就是还没查到消息;跟四妹说,就说查到了灭门凶手的下落。

两种说法完全不同,肯定别有用心。

“梅花盗是谁?反正你说也说了,也不用帮他们隐瞒什么?最多我守口如瓶就是。”

杨林端起酒杯,目光深沉凛冽。

“行,兄弟你想知道啥,都告诉你,反正也没人知道是我说的,只要不传出去就好。”

谭方心里一突,不知为何,就算是酒意上头,仍然感觉到一丝发冷,当下也不敢随意拒绝。

毕竟,人家又是给钱,又是请酒的,打听一下消息又怎么了,他犯得着替钱兴发那个锤子保守秘密吗?

后脑门现在还隐隐作痛呢。

那家伙手黑,先前打自己脑袋那一下,用力好大,不知有没有打坏了脑子?

到时去安仁堂看病,说不定还要求着杨三公子,省点药钱。

“梅花盗,就是所谓的梅花公子,杭城四杰之一,三少爷你不知道吗?”

说起这个,谭方也不再顾忌泄漏机密的事情了。

“药行镖客,陈门管家,义薄云天,公子摘花。说的就是杭城四杰四个人,大家都传得热乎呢。

不过,前面两个武功厉害,人品也很好,为了报恩,可以任人驱使十多二十年,换我是做不到的,倒也称得上豪杰。

但是,那个义薄云天嘛,就是咱们巡捕房王振威王大人,他基本上不会武功,枪法倒是厉害,这个义字嘛,嘿嘿……”

谭方显然还是热血青年,对世上很多现状其实是很不满的,就算是顶头上司,也敢编排。

真应了一句初生牛犊不畏虎。

杨林暗暗的竖了一个大拇哥给这位不怕死的。

“那公子摘花呢?”

他虽然心急着出城,倒也不差这么一点时间,杨英既然是得了消息去寻仇,他总得弄清那仇人到底是谁,实力如何?

如果是血手卜沉那种神力境的高手。

自己就算是前脚后脚的追上去,也只能是送菜了。

就要想办法集齐人手,准备长短枪,一起出去围攻才叫保险。

不过,不是猜测着,陈家灭门的凶手是血手卜沉吗?怎么又蹦出来个梅花盗。

“别提了,那就是个采花贼。”

说起这个,谭方就十分气愤。

“那家伙,长期盯着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这些年来不知祸害了多少良家。

有的有苦难言,把事情瞒下,当做没事发生。

有些人就会委托巡捕房偷偷查探。

但无论是哪一种人,都不敢大张旗鼓把丑事掀开,以至于那家伙得以逍遥……”

“一个采花贼竟然还得了好名声,你说好笑不好笑?

这些愚民百姓就是如此,给一点肉骨头,就当你大好人了。

反倒是对那些受害的大户人家,被逼死的富家小姐,视而不见,还会当做趣闻来说,你说是不是见鬼了。”

“为什么?”

杨林毕竟来到这个世界不久,有些记忆还是模模糊糊的。

尤其是一些听过就忘的小道消息,前身小杨林并不关心,他就没有印象。

“还不是因为,这梅花盗每次出手,都会顺手盗来一些金银宝货……做案之后,他还会取出一部分扔给城内的穷苦人家。

并且,每过一地,都会留下一支梅花的印记,是手绘的。”

杨林明白了。

这位梅花盗是个极其骚包的人物,干了坏事,还想得到好名声,就弄了这么一出。

坏事干尽了,竟然还被人吹捧,评上了杭城四杰的名头,难怪达叔就从来不提这一茬。

想必是觉得与这种肮脏的东西齐名,感觉面上无光。

“这人武功如何?”

这时候,可不比后世,凡是大户人家,都养着一些护院和家丁……

谁也不知道,别人家是不是藏了枪?

遇到贼人了,真的开枪打死,也没什么人太过追究。

梅花盗如此猖狂,没有本事,肯定是不行。

“武功嘛,这倒不知道,不过,想来不比贵府吴仲达和陈家的铁管家要差多少。

听说,有一次,这位梅花公子去了陈府,盯上了陈家心兰小姐,被铁管家当场逮了个正着。

两人硬拼三十余招,梅花公子看看事不可为,全身而退。”

我竟然还差点被戴了一个绿帽子。

杨林暗叫一声卧槽。

想到陈姑娘此时人已经没了,他心里又微微有些黯然。

‘听出来了,那采花贼应该是锻骨境强手,也就是说是明劲期……不知学的是哪家拳法?’

杨林心里打了一个突,就再也听不下去了。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宣统九年,精武门创办。面对自己列强侵入,清帮横行无忌。杨林只手遮天,拳镇山河……从纨绔子弟到帝王杀手,诸天演武,问天下,谁是英雄?杨林睁开眼睛,敲着宿醉未醒的脑袋,耳中只听得一阵喧哗叫卖声,有人在耳边细细叫着“少爷,少爷。”。

2022-05-09
<pre id='Hes'><dir></dir></pre>
    <b id='QU'><listing></listing></b><big id='yDEgYU'><q></q></big>
      <kbd id='LMbBY'><dfn></dfn></kbd>
        <dfn id='KvJvauP'><sup></sup></dfn>
        <samp id='HHorLPvW'><abbr></abbr></samp>
        <tt id='Bcqqa'><font></font></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