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五章 跟着大仙好乘凉
少年容貌眉清目秀气质超凡脱俗,昨晚诈死在山脚偏僻无人之处,会桎梏术,会屏音术,穿的衣裳也不是凡俗进而可见的料子,身上除了一只疑似聚宝盆的青绣囊。进而推测——少年是附近活动山林的狐狸大仙,很有钱的人!结论——跟随大仙好纳凉!韩吟身中法术,既不能够动,又不能够说话的,没办法由此推断——。...

少年容貌俊俏气质脱俗,昨夜假死在山脚荒僻无人之处,会束缚术,会屏音术,穿的衣裳不是凡俗可见的料子,身上还有一只疑似聚宝盆的青绣囊。

由此推断——

少年是出没山林的狐狸大仙,很有钱!

结论——

跟着大仙好乘凉!

韩吟身中法术,既不能动,又不能说话,只能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打着小算盘。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久到庙内的光线黑暗到伸手不见五指,久到她吃撑的胃再次感觉饥饿,久到她眼皮发沉好想睡觉了,少年才微动了眼睫,收敛了身上那层水雾,立起身来。

紧接着,打着瞌睡的韩吟感觉身上一松,又能动弹了。

她迷茫的揉了揉眼睛,只能依稀看见面前的一道白影,那是少年身上的白衣裳。

少年清寒的声音响起:“我的剑,你卖到哪里去了?”

剑么?

韩吟的脑子还有些迷糊,偏着头想了想,忽然摸着黑攀到了供台上,从佛像身后摸出那把带鞘的剑来:“喏,还给你,这剑太棘手了,没处卖啊,我本来想留着防身……”

话没说完,少年已经一把接了剑去,握住剑柄伸手一抽,寒光霎然满殿。

唉唉!这样好一把剑,要是有地方可以卖,肯定值很多很多银子!

韩吟还在扼腕叹息,那少年忽然收了剑就往外走去。

她一怔,连忙跳下供台追上去,在他推开庙门时一把扯住他的衣袖问:“你去哪里?”

少年一拧眉:“松手!”

“不行!”韩吟死拽着不放:“你还没有教我法术啊!”

少年眉头拧得更紧:“我什么时候答应要教你了?”

“可是……”韩吟生怕他再施出束缚术来甩了她跑掉,搜肠刮肚的想着借口:“我昨晚救过你啊!要不是我把你从水里推上岸,说不定你都淹死了!”

少年冷冷一笑:“救了我,然后扒光我?”

韩吟一窘,好在头脑转得飞快,立刻就振振有辞道:“我穷啊!没钱替你买药,只好扒了你的东西换银子,这不也是为了救你么!”

少年唇边扬出一抹微讽的笑:“药呢?”

这个……

韩吟面上的神色愈发尴尬。

就知道,这女孩年纪不大,为人却无耻得很!

少年冷哼一声:“别狡辩了,松手!”

庙外月光皎洁,斜斜的照射进来,清楚的映出他眼中那抹鄙夷不屑的神情。

韩吟目光一黯,紧接着松了手,垂下眼道:“若是我能拿出药来,你就承认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么?”

少年笃信她拿不出来,答得极爽快:“是!”

然后,然后自然就是一阵沉默……

少年冷笑一声,抽身跨出了门槛,不想衣袖又是一紧,被她从后拖住。

他刚想发作,一个纸包就递到了他的面前,不用打开,一股淡淡的药草气味就已扑面而来。

……

事情出乎意料,少年一阵沉默,停了半晌,转身,淡淡道一句:“走吧。”

韩吟这才松了一口气,然而相处半日,知道他不喜吵闹,这时自然不会问他要带自己去哪,反正紧紧的跟在后头就对了,跟着大仙好乘凉!

少年似乎没有要即刻远离的盘算,只是在荒庙附近搜寻探查。

跟了一段时间,看他没有要丢下自己的意思,韩吟稍稍安心,就忍不住问他:“狐狸大仙,你要找什么?”

少年脚步微顿,声音里带足了憋闷:“不许这么喊!”

韩吟想了想:“也对!狐狸大仙不好听,那,喊你神仙哥哥?”

少年只回两个字:“闭嘴!”

……

搜了一圈,什么也没找到,少年终于停下了脚步,回过脸来问她:“你一直住在庙里?”

怕再让他喝斥闭嘴,韩吟老实回答,尽量简短:“偶尔。”

“那你昨天有没有在附近看见什么奇怪的人?”

韩吟偏着头想了想:“有啊。”

“那人什么样子?”

“就是你啊!”

……

就知道问了也是白问,少年转身就往荒庙走去。

韩吟却追上两步:“等等,等等,还有一个奇怪的人,我走着走着,他就从天上掉了下来,摔在我的面前。”

少年倏然停步,她没来得及跟着收住脚步,一头撞了上去,直撞得鼻子泛酸,泪光盈然,可是少年却没理会她,只是语声急促的追问:“他往哪个方向去了?”

韩吟捂着鼻子摇头,一时说不出话来,待见他目光愈来愈冷,才连忙忍着难受道:“他摔得很惨,眼见不活了,我……我被吓到了,丢下他就跑了……”

少年面色立刻沉下来:“跑了!”

糟糕!他这么紧张,莫非那人同他关系亲密?

可惜此刻撇清已经太晚,她只好硬着头皮道:“是……是啊……然后早上我再路过那里时,他就已经不见了……”

少年冷冷的看着她:“带路!”

韩吟忐忑的将他带到了昨晚天上掉人之处,经过白日路人和过往车辆的踩践,地上那摊褐黑色的血迹早已消失不见,可是少年却蹲下身去,撮起地上的土,沉吟了良久。

看见他这个样子,她越发不安,没话找话道:“你……你别担心,说不定他已经被人救走了……”

少年倏然抬眼,眸中寒芒侵人:“你扒了他身上东西?”

韩吟被那目光逼得倒退一步:“没有!绝对没有!他满脸是血的样子太吓人了,我哪敢啊!直接就跑掉了……”

少年拍拍手立起身来,语带微讽:“是啊,见死不救可是你的擅长。”

韩吟被他刺得神色一僵,低了头没有说话。

少年又问她:“老实说,你刚摸出来的那包药真是替我买的?”

“当然……”

“那你倒是说说,我受的什么伤,你买的什么药?”

……

他的伤,外表根本看不出来,她也没有想过要检查。

那包药,其实是她前些日子从药铺里抓来的极廉价的治伤风咳嗽的普通药,剩的一包没吃完,她舍不得扔,随身带着,恰好派上了用场而已,被他这么一问,自然噎得答不出来,那头就低得越发往下了。

“满口谎言,冷血无情!”

少年丢下八字评价,转身就走。

这一回,韩吟意外的没有追上去,只是低着头立在那里,半晌后,她脚下的地面慢慢的湿了一片。

*——*——*——*

推荐票票再凶猛一点吧^0^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strike id='PTlXfyIH'><l></l></strike><var id='YPh'><var></var></var>
    <dir id='ERRWoiL'><sub></sub></dir><del id='hUfRIcRt'><strike></strike></del>
    <sub id='mm'><optgroup></optgroup></sub>
    <abbr id='RI'><comment></comment></abbr><fieldset id='WfiM'><acronym></acronym></fieldset>
      <del id='LV'><small></small></del><abbr id='nQU'><i></i></abbr><sub></sub>
      <comment id='pINbOA'><marquee></marquee></comment><dfn></df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