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六章 不救就不救
韩吟默默的的立了不明白多久,一直到被冷风吹得手脚冰凉。这时才有清寒的声音再度响了,不带半点情绪:“哭够了也没!”他要不问也就算了,一问,韩吟再也没有以及控制忍不住,“哇”一声嚎啕大哭了出来,这一哭是一个昏天暗地,夜空里飘散的全是她难过的啜泣。少年负手立在那这时才有清寒的声音再次响起,不带半点情绪:“哭够了没有!”。...

韩吟默默的立了不知道多久,直到被冷风吹得手脚冰凉。

这时才有清寒的声音再次响起,不带半点情绪:“哭够了没有!”

他要不问也就算了,一问,韩吟再也控制不住,“哇”一声大哭了起来,这一哭就是一个昏天暗地,夜空里飘荡的全是她伤心的抽泣。

少年负手立在那里,只是看她,好半晌才道:“怎么,骂错你了不成。”

韩吟胡乱抹着泪:“没错!我就是这么讨厌的人!你说对了!我就喜欢说谎,就喜欢见死不救!只要自己能活下去,哪里管得着别人死活!”

少年紧抿了唇,不语。

大概是发泄了两句心里痛快,韩吟索性一屁股坐到地上哭去了:“鬼知道这是什么狗屁世道,走两步路天上都能掉下个人来,在我面前摔个开花,吓我好大一跳!这人来历这么古怪,我知道他是谁啊!摔成那个样子也不知道活不活得成了,我就算跑回城去,没银子也请不来大夫!要拖他去瞧大夫,肥得跟猪一样,我拖得动么!没准拖半道上他一口气没回过来,直接死翘翘,那官府来捉我盘问的时候,谁替我作证,谁替我担保,谁敢说我不是谋财害命!”

她抽抽泣泣的哭了一阵又道:“凭什么要救人,我就是不救!不救!这么多年来我倒霉我悲惨我快要死的时候,有人救过我吗?没有!两年前还好心,年三十晚上救过路边一个快要冻死的人,谁知道那人缓过劲来居然想要捉了我去勾栏卖钱!要不是我路熟逃得快,早就被坑害了!我才没那么缺心眼,吃过一次亏,还要再吃一次亏!”

哭着她又捡小石子扔:“走啦!你还待在这里干嘛,想走就走啊,这会又没有人拦着你!还是你觉得我哭这么丢脸很好看,要再嘲笑我两句?呸呸呸!我明摆着告诉你,昨晚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只想扒光你身上的东西卖钱!把你拖到岸上也没安什么好心,就是为了扒起东西来方便!买药?我躲你还来不及呢,谁会给你买药啊!这种蠢事我才不干呢!好了,我说完了,你满意了?满意就快走,再不走我就啐你一脸唾沫星子,你要不怕脏,尽管留下!”

少年默立风中,衣袂飘飞,身形却动也没动。

韩吟倒是真想啐他,无奈哭得口干舌燥,想啐也啐不动了,只能“呸呸”两声从地上爬起来,哭道:“算你狠!你不走,我走总行了吧!”

她一路跑回荒庙,拍上庙门栓起来,扑倒在稻草堆上又哭了一阵,才枕着寂静的黑暗和孤寂才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不知道是很久没有掉过眼泪,还是今晚这一场肆意发泄让她极为爽快,不哭了之后,心里倒是舒服许多,有如一湖静水,微澜不起,只是夜深疲惫,倦意一波一波的泛上来,她就这么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次日醒来,阳光已从破窗的缝隙中透射进来,照亮了半殿,她睁眼眨了眨,感觉很难受,再伸手一摸就有点窘起来。

好惨!昨晚哭太厉害,眼睛肿了!

她郁闷的走去开门,想到温泉那边去洗一洗,拿温热的水敷敷眼睛,谁想庙门一开,就看见少年盘膝坐在外头。

……

韩吟“砰”一声再次将门摔上,折回身来倒在稻草堆上继续睡,直睡到正午时分,胃里饿得一阵一阵的翻腾,她实在睡不下去了,这才坐起身来想了想,溜到后殿,想从破窗子里翻出去。

谁知吱吱呀呀的破窗一碰就砸在地上,摔了个稀烂,闹出了好大的动静,她再一抬眼,就对上了少年那双清寒湛然,却又平静无波的眼。

他跟没事人一样,隔着窗淡淡道:“睡够了没有,可以走了?”

……

韩吟怔了一会,腆着脸若无其事的答非所问:“我饿了……”

饿了就要吃东西。

临渊城最大的酒楼里,韩吟与少年隔桌对坐。

桌上摆了两荤两素两个果碟,一壶陈年花雕。

韩吟低着头扒饭,每每总要憋很久,这才探筷去荤碟里挑一块红烧肉,飞快的塞进嘴里。

她那一脸心虚又陶醉的神情,让少年紧抿了嘴,终于没忍住,把那两碟荤菜都往她面前推了推。

韩吟一怔:“你不吃么?”

少年端起酒杯,转脸去望窗外景致:“别跟我抢素菜。”

“哦。”韩吟盯着他那修长干净的手指看了一会,低下头去继续扒饭。

她方才也留意到了,少年吃的很少,偶尔才夹一筷素菜,拈个果子,果然是有钱的狐狸大仙!就像她从前见过的那些结社吟诗,弹琴作画的文气贵公子,吃的那都不是饭,而是风雅。

才想着文气贵公子,酒楼里就进来一群文气贵公子,领头被余人簇拥的那个,着一袭白衣,手执一把象牙雕花扇,扇子“唰”的抖洒开,露出里头金笺墨绘的蝶戏牡丹扇面,然后拿下巴对着迎上前殷勤招呼的掌柜,不轻不重的道一句:“老规矩,要上等雅间,最好的酒,菜色新雅些,不要那些油腻的大鱼大肉。”

这群人的架势气派,引得酒楼里许多人将目光投射了过去,韩吟也在扒饭的百忙之中抬头溜了一眼,结果这一看,一口饭差点喷出去,憋得她一个劲的呛咳。

少年背对着那群人,没有瞧见,不解的望了她一眼,将茶水推了过去。

韩吟心虚的低头喝茶,心里默盼着:爷!大爷!别跟这炫了,赶紧进雅间吧,别再出来露脸了!

可惜,从大门到雅间还有一段路,这群人边走边聊的闲谈就飘了几句到她耳里。

“明耀兄这身衣裳真是雅致,尤其是穿在他身上,那真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

“听说这衣裳满城里就一件,买来花了大价钱吧?”

“一百两银子呢!说是海外异域贡来的料子,京城里最好的绣娘亲手裁制的,不知那掌柜如何得来,许多人争着买,最后还是明耀兄出手豪阔,那一掷百金的气势你是没瞧见,惊人啊!”

被夸的人谦虚:“诸位,别谈钱,谈钱多俗,咱们还是饮酒谈诗为妙。”

“对对对!今日的诗题就这么定下了,天衣赋!”

“妙!妙啊!”

……

妙个鬼哦!

这一回,韩吟再没憋住,满口的茶都喷了出去,再抬头,对上少年那微眯起的眼就越发窘起来,最后只好没话找话的解释:“撞……撞衫那是常有的事,你别介意……再说这衣裳,你穿比他穿好看,真的!”

……

少年没好气的道一声:“闭嘴!”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code></code><option id='WavW'><optgroup></optgroup></option>
    <person id='HdKZmp'><person></person></person>
      <dfn id='erteotad'><i></i></dfn><bgsound id='OJ'><l></l></bgsound><code id='dpWU'><samp></samp></code><optgroup id='ChePVcZ'><pre></pre></optgroup>
        <samp id='eaDGmZ'><address></address></samp>
          <center id='AkG'><samp></samp></center><address id='IpeFE'><dfn></dfn></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