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九章 看够了没有
走了一阵,眼前浓烈的雾气倏地消失了,如同云破天开,呈现出在韩吟面前的赫然是另一个她连作梦都也没梦到过的璀璨世界。一片梦影流虹般的灯烛光辉里,数不尽的殿宇楼阁,飞檐翘角,一重压一重,错落有致的从山顶一路延伸下去,绚丽璀丽,幻美难言。其时雾薄风清,一片梦影流虹般的灯烛光辉里,数不清的殿宇楼阁,飞檐翘角,一重压一重,错落有致的从山顶一路延展下来,绚烂璀丽,幻美难言。。...

走了一阵,眼前浓重的雾气倏然消失,犹如云破天开,呈现在韩吟面前的赫然是另一个她连做梦都没有梦见过的璀璨世界。

一片梦影流虹般的灯烛光辉里,数不清的殿宇楼阁,飞檐翘角,一重压一重,错落有致的从山顶一路延展下来,绚烂璀丽,幻美难言。

其时雾薄风清,月明星稀,远远的还有清亮的鸟唳声传来,她抬头,看见一道鹤的影子,优雅的从月前蹁跹而过。

这是九玄山,还在人间,怎么却有种恍若仙境的错觉。

韩吟立在那里痴痴的凝望着眼前这令她震撼的景致,直到洛云卿道声:“走吧。”

“嗯。”她不由自主的握紧了他的手。

脚下都是平整的青石板铺就的道路,石隙里长满苔藓,两旁花木争奇,松篁斗翠,因山间建筑都是依势而筑,不像寻常城镇那样规划井然,复道萦纡而乱人眼目,往往行数步,能瞧见藤萝掩映下人工修建的水磨砖墙,再行数步,也能瞧见丹崖怪石,清溪泻雪的山间常景。

韩吟跟着走不了多远就完全辨不清方向了,迷迷糊糊中,只知道路上偶尔遇到的人都会同洛云卿打招呼,洛云卿颔首回礼后,就会教她喊师兄或是师姐。

师兄师姐这样亲昵的称呼,让她心生欢喜,忽然萌出一种从来都没有过的归属感,于是她面带甜美笑容,不停的躬身行礼,乖乖巧巧的跟着喊师兄师姐,至于那些师兄师姐们长什么样,她头脑晕乎乎的也没有仔细去记忆,只知道不分男女,每人都是一袭素白衣袍,与洛云卿身上穿的一模一样,就连腰间系的玉佩也雕琢相同,唯有颜色偶有差别,但大多都是青白双色。

这些玉佩似乎有标示身份的用处,让韩吟不由想起洛云卿原先系的那块白玉佩,被她扒去卖了,于是心里渐渐有些不安起来。

惶惶的再走一段路,忽然看见那边山石后头绕过来一名少年,离得远还没有看清面目,但是洛云卿停下了脚步,她就跟着停步,候着那少年拖着懒洋洋的步子走到面前,她已经躬身招呼习惯了,这次不等洛云卿说,先弯下腰去,恭恭敬敬的唤一声:“师兄。”

洛云卿牵住她的手蓦然微紧,随即,他微微躬身侧立,道声:“慕师叔。”

师……师叔……

韩吟大窘,悄悄抬眼,先瞟见那少年腰间悬的墨玉佩,目光再往上挪,就对上了一双带着懒洋洋笑意,却又深邃有如夜空的眼睛。

那双眼睛望着她,嘴里的言语却调侃着洛云卿:“洛师侄,掌门吩咐你出去办事,你倒拐了个小女孩回来,都喊上师兄了啊,这回可有好戏看了。”

洛云卿抿紧了唇,片刻方道:“慕师叔取笑了。”

少年轻笑一声,拖着懒洋洋的步子走了。

韩吟不由自主的转头去望他的身影,直到消失。

洛云卿问她:“看够了没有?”

韩吟一窘,这可不能怪她失神,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那少年虽然浑身都透着一股懒散的神气,但不知为何就是有种很勾人的魅力,让她忍不住想一看再看。

回过神来走了一阵,她还没有忘记方才那名少年,转头看看洛云卿,问他:“神仙哥哥,他看上去年纪同你差不多大啊,为什么要喊他师叔?”

洛云卿瞟她一眼:“辈份和年纪有关系吗?”

好像没有绝对关系……

韩吟想起一句俗话,摇篮里的太公,八十岁的孙子,于是非常识趣的闭上了嘴。

九玄山连绵着七座峰头,分为上三峰与下四峰。

洛云卿带她去的是下四峰之一的集鹤峰。

峰与峰之间只有木栈勾连,两旁山壁枯松倒挂,飞瀑湍流,木栈底下就是万丈深渊,地势奇险,然而洛云卿走惯了,牵着她如履平地。

不居殿外,四周静寂,只有草虫低鸣。

洛云卿转眼看看韩吟,先用法术净了她身上泥尘,才要开口就见两扇殿门已经悄然启开,里头有个声音闷哼道:“滚进来吧!”

语气很不善。

韩吟低头跟着洛云卿入殿,等到用眼角余光悄悄的在殿内扫视过一圈后,她就十分黑线起来。

这殿内情形与殿外的堂皇华丽差得也太远了吧!

四壁悬的都是字幅,龙飞凤舞的草书居多,但殿上除了一张书案外别无其它陈设,满地摊散的都是书册碑帖和一卷卷竹简,还有揉成一团的废弃纸张,乱糟糟的连让人下脚踩跳的地方都没有,而那名须发长得遮脸的男子就立在书案边奋笔疾书,压根没有抬头看他们一眼。

这应该是洛云卿的师父吧,可是两人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有师徒关系的,一个邋遢而不修边幅,一个干净得纤尘不染。

两人自然不敢出声打扰,都默然无言。

好半晌,那男子才意态恣然的将笔一掷,长舒了一口气,目光炯然的朝他们望了过来。

洛云卿这才上前见礼:“师父。”

厉青寒闷哼了一声:“你还知道回来?”

洛云卿低头不语。

“遇上了那师门逆徒,怎么不传书左近同门?”

“弟子怕他走脱,一时情急就自作了主张。”

“自作主张!”厉青寒满面怒容:“你什么修为,他什么修为,你一个人就敢同他敌对?没拼掉这条小命,算你运气!”

洛云卿没有辩解,只往下一跪:“弟子鲁莽,请师父责罚。”

厉青寒尚未言语,先有个肃冷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鲁莽?只怕不是什么鲁莽,而是有意放他走脱吧!”

韩吟转头,看见两名男子联袂而来。

洛云卿起身恭敬道:“宋师伯,李师伯。”

厉青寒却沉了脸:“宋师兄,你这话什么意思?”

宋越冷哼一声:“这就要问问你的好徒弟了!”

说着他就转而喝问洛云卿:“你当真是怕他逃脱,才逞强与他单打独斗的么?”

洛云卿面色依旧:“是。”

“那你飞书回来,告之苏星沉那逆徒逃脱已近半月,为何直至今日才姗姗回返?”

“弟子受了伤,御不得飞剑。”

宋越神情愈冷:“门派里谁都知道你从前与苏星沉这逆徒交情最好,这么多人出去搜寻,只有你找到了人,还自作主张的不飞书与同门,让我不得不怀疑你与苏星沉暗中勾结,有意放他脱逃,甚至压根就没有找见他,只是传点错漏消息回来声东击西!至于受伤,这种幌子最好装,你要借此来拖延回山的日子,我也辨不出真假来!”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em id='bWsSTuW'><address></address></em><font id='PMGFQPe'><sub></sub></font>
      <big></big>
      <option id='id'><small></small></option><strong id='fGHwLdoO'><thead></thead></strong><nobr id='pSe'><bdo></bdo></nobr><comment></comment><samp></samp>
        <acronym id='YevPwn'><caption></caption></acronym>
            <dfn id='uU'><comment></comment></dfn>
              <thead id='aNDq'><q></q></thead><cite id='mbjWD'><optgroup></optgroup></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