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十章 存心找茬
这一番话强词夺理,还满带着责罪的之意。厉青寒气得须发倒张:“臆断之词,作严禁数!”宋越冷声:“是你这徒弟所行太过逆常,怨严禁人猜疑!”厉青寒不擅与人争执,气得打噎,转向望向始终缄默的李别鹤:“李师兄,你来评评这个理!”李别鹤一脸的黯然,摇了厉青寒气得须发倒张:“臆测之词,作不得数!”。...

这一番话强词夺理,还满带着责罪的意味。

厉青寒气得须发倒张:“臆测之词,作不得数!”

宋越冷然:“是你这徒弟所行太过逆常,怨不得人猜疑!”

厉青寒不擅与人争执,气得打噎,转而望向一直沉默的李别鹤:“李师兄,你来评评这个理!”

李别鹤一脸的黯然,摇摇头道:“惭愧!教出苏星沉这样的逆徒来,我真是无颜师门!此事容我避嫌,就听凭师弟和宋师兄决断吧。”

“不错!”宋越立刻接了话:“此刻我有话要问云卿,厉师弟最好也避避这个嫌!”

厉青寒险些跳起来:“凭什么!”

宋越不理他,只问洛云卿:“你素常极有分寸,苏星沉的修为你也清楚,因此这事单是鲁莽两字解释不清,我也不信!你最好另有说辞,要不别怪我这师伯不容情面,要禀明掌门,治你勾结逆徒,背叛师门之罪!”

洛云卿垂着眼道:“其实弟子找见苏星沉的时候,他已受了不轻的伤,弟子自忖能敌得过他……”

“这话也作不得数!”宋越打断他:“没半个人证在场,还不是由得你说!”

“啪!”厉青寒动了真怒,抬手一拍,一张花梨大案就被拍得粉身碎骨,他指住宋越的鼻子骂道:“你这哪里是问话,分明就是打破鸡蛋挑骨头!”

宋越蹙眉:“我是你师兄,你还有点规矩没有!”

厉青寒抽剑在手:“别废话了,先出来跟我打一场!”

宋越脸色发黑:“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只会动手,不会动口!”厉青寒催他:“来来来!就打一场!咱们手下见真章,我要赢了你滚蛋!我输了,有什么罪名,我都替我徒弟领着!这样够公平了吧!”

滚蛋两字说得宋越脸色黑里透青,青里又透红,他最后仍然扭过脸去:“打斗伤和气,再说我凭什么要陪你胡闹!”

……

韩吟一直默然旁观,看到这里,感觉像有一群乌鸦嘎嘎乱叫着从她头顶飞过。

她憋着笑,忽然插口道:“我看见了!”

殿上众人一愕。

宋越转眼打量她,仿佛在估量她的身份。

厉青寒问她:“你看见什么了?”

“看见你们说的那个苏星沉从天上摔下来,洛师兄也重伤昏迷,我赶去查看洛师兄死活的时候,他就没了影踪。”

洛云卿扫了她一眼,随即垂下了眼。

韩吟若无其事,她可没有说谎,只是把陆续发生的事情放在一块说,省去了其间的时差,让人以为她看见了全部过程。

厉青寒笑起来:“有人证在此,宋师兄还有何话可说?”

宋越紧盯住韩吟:“你说的可是实话?”

韩吟坦然的与他对望:“没有半字虚言!”

宋越冷哼一声:“你是洛云卿带上山的吧,自然替他说话,那也作不得准!”

厉青寒目光一变又扣剑在手。

韩吟抢先一礼:“说什么师伯都不信,这样吧,我就问师伯一句话,洛师兄要没将遇上苏星沉的事情飞书回报,师伯就不知此事吧。”

将这世上发生过的事情全数推演于心,那是飞身成仙后才有的神通。

宋越很不情愿的答了一句:“当然!”

韩吟一笑:“那事情不就清楚了!洛师兄要真有心帮那苏星沉逃脱,找见了也只当没看见,瞒着不报,岂不省事?”

厉青寒回过味来:“不错!云卿还没有傻到多此一举,画蛇添足的地步!”

这点宋越确是没有想到,被说得语噎,半晌才拂了衣袖,冷哼道:“好罢!就算他没有同苏星沉那逆徒勾结,但擅作主张逞强独斗,以至让那逆徒破围逃去,仍然大错当罚!”

厉青寒气得又要跳起来。

韩吟知道他不会斗嘴,再次抢先,前踏一步,笑吟吟问道:“师伯,是出去拿人的那些师兄师姐全数都要罚么?”

宋越一怔,悻悻然道:“他错了,自然只罚他!”

“这样啊!”韩吟就垂了眼,轻扯了扯洛云卿的衣袖道:“那师兄你下回要再遇见这种找人的事,可得记得出工不出力,只要出了师门,随便往哪一晃,游山玩水也好,闲逛闹市也罢,总之别再这么拼命找人了,要不到头来仍是吃力不讨好,没找见人你没有过错,找见人你倒要受罚。”

她这番话声音压得极低,语气又极为天真烂漫,仿佛是在同洛云卿悄悄私语,偏偏殿上每个人都听见了,厉青寒按捺不住,拊掌大笑起来,就连一直沉默不语的李别鹤,眼里都露出了一抹笑意。

宋越脸面挂不住,再无心追究洛云卿之事,只冷哼一声道:“师伯师兄,你喊得倒是顺口,可惜咱们九玄门里没有你这么个人!”

说着就喝斥她道:“还不快去!修仙灵地,岂容你这等凡俗之人嬉闹驻留!”

韩吟被他这么一喝,再抬起眼望向众人时,目光里摇晃的就全是盈然水光。

洛云卿素知她的无耻脾性,只是黑线了一下还未怎的,厉青寒却深觉宋越为人刻薄寡思,竟连小女娃娃都这么欺负,再兼着方才之事对韩吟心生好感,看不得她此刻的委屈模样,当即扬声护着她道:“忘了回禀师兄,你来之前我已将这女娃娃收作徒弟,她如今也是咱们九玄门里堂堂正正的一名弟子!”

此言一出,韩吟自然无限欢喜,立刻就伸手牵了厉青寒的衣袍,仰起望他的脸上满是孺慕之思。洛云卿原本也微然而笑,替她欢喜,但看见她这神情后,立刻就敛了笑意,开始怀疑自己引她入门,这事究竟是好是坏。

除却他们,宋越与李别鹤对望一眼,都是讶然。

宋越沉了脸道:“厉师弟,你一年前说过不再收徒的话!”

厉青寒斜睨着他:“不好意思,我看见这个孩子心里欢喜,偶尔食言一回也没什么要紧。”

李别鹤微微沉吟:“这可不是顽的事,师弟要慎重。”

厉青寒一笑:“想好了,师兄放心。”

李别鹤就看了韩吟一眼,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宋越冷哼一声,拱拱手道:“那就恭喜师弟了!不过做师兄的还要提醒你一句,内门弟子要的是资质与悟性,两年后她若是没有达到入窍的修为,那你俩这辈子就注定成不了师徒!”

他说着就拂袖而去,倒是李别鹤觉得闹成这样有伤同门和气,不禁劝了一句:“宋师兄就是这种脾气,师弟你别往心里去。”

厉青寒与李别鹤关系还好,自然不好驳他脸面,含糊应下了,李别鹤这才告辞离去。

*——*——*——*

周一了,新书榜,各位,票票交出来,嘿嘿^-^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caption id='pttkFE'><strong></strong></caption><blockquote id='RayDVqy'><caption></caption></blockquote><sub id='yI'><font></font></sub>
    <marquee id='rUf'><strike></strike></marquee><address id='TPWc'><span></span></address><base id='Yl'><blink></blink></base>
      <q></q>
      <b id='rKYEmJo'><marquee></marquee></b><blockquote id='igIDTi'><address></address></blockquote>
        <thead id='MWcp'><comment></comment></thead><nobr id='UbEoy'><person></person></nobr>
          <samp id='oHePus'><dfn></dfn></samp>
          <dir id='xvsVxhW'><q></q></dir>
          <center></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