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十二章 有趣师兄
第二日是被清婉的鸟鸣声闹醒的,韩吟站起身,揉着眼睛推窗,山间清爽自然带凉的空气迎面扑来而至的同时,她看见了外头四只红嘴相思意鸟拍着翅膀冲天而去。睡意顿消,忆起还得找洛云卿再次询问内功心法的修习问题,她就慌忙取了九玄派的衣裳更换,这才意外发现那袭白衣她当年十两银子还啊睡意顿消,想起还要找洛云卿询问心法的修习问题,她就慌忙取了九玄派的衣裳替换,这才发现那袭白衣她当初十两银子还真是贱卖了,因为这衣裳初穿上身还有些宽大,但没过片刻居然就变得极为合身起来,显然能够依照穿着人的身材而自动变幻尺寸。。...

次日是被清婉的鸟鸣声吵醒的,韩吟起身,揉着眼睛推窗,山间清爽带凉的空气扑面而来的同时,她看见外头两只红嘴相思鸟拍着翅膀冲天而去。

睡意顿消,想起还要找洛云卿询问心法的修习问题,她就慌忙取了九玄派的衣裳替换,这才发现那袭白衣她当初十两银子还真是贱卖了,因为这衣裳初穿上身还有些宽大,但没过片刻居然就变得极为合身起来,显然能够依照穿着人的身材而自动变幻尺寸。

“有趣。”韩吟系着衣带喃喃自语:“莫不是上头施了什么法术。”

有人在窗外接了话:“上面施了量体裁衣术。”

韩吟慌忙转身,看见一名浓眉俊目,神采飞扬的少年双肘搭在窗台上,正托腮望她,这一惊非同小可。

“啊——”她尖叫了一声。

那少年被吓到,跟着怪叫了一声。

韩吟缓过神来:“你鬼叫什么啊?”

少年反问:“那你鬼叫什么啊?”

韩吟理直气壮:“废话,你偷看我换衣裳,我当然要叫!”

她换下的男装就扔在地上,少年瞥了一眼,不以为然道:“什么叫偷看啊!你开着窗,我正好路过,大家都是带把的,看见就看见了,有什么关系。”

“带把”两字真是让韩吟彻底黑线了一把,然而这时要明说自己是女子,气氛反倒尴尬起来,幸好她年纪还小,换衣裳的时候又是背对着窗口……

她咬咬牙,好吧,忍这一回!

不过忍归忍,该争的理还要争:“这是我住的院子,你怎么可能路过!”

“好吧好吧,我是特意过来看你的,不是路过。”少年妥协了问她:“你就是我师父昨晚新收的徒弟?”

韩吟顿时消了气,看看他道:“你是我师兄?”

“嗯,我姓方,名叫方予。”

“我叫韩吟。”

“韩吟?”方予皱了皱眉:“这名字真娘!”

……

韩吟立刻决定转移话题,带了笑道:“方师兄来得正好,师父昨晚给了我一册心法让我修习,可是上边的字写得太过潦草,我都辨认不出,能不能请师兄你帮我念念,顺便解释一下其中的疑难?”

“好啊!”方予答应的很爽快:“师父他就喜欢写草书,他的字有时连他自个都认不出来。”

他说着就从窗外翻了进来,接过那册心法看了看。

“不对啊,这不是师父的字迹,上边书的也不是草书,是楷书……”

韩吟忙道:“这心法的文辞古朴含义深奥,要没人解释我肯定会练错,师兄你还是给我讲讲吧。”

文辞古朴,含义深奥之类文绉绉的词,压根就是她从前打别人嘴里听来的,现套现用倒也说得顺口,方予就忘了她那字迹潦草的说辞,点头道:“那是,这心法也不知道传了多少代,我刚起手练时也看不太懂,后来还是找洛师兄替我解说的,当时我还开了玩笑,说要是有人盗了咱们九玄的心法去,没人在旁指点也决计练不成。”

说着他就将心法第一篇念了下来,韩吟边听边问,将不懂的地方都问了个透彻,不过讲到一半,方予忽然停下来,皱着眉道:“我说了这么多你估计记不全,还是拿笔来抄一抄吧。”

“不用不用!”一抄就露了不识字的馅,韩吟笑道:“师兄只管说,我都记得住,何况我这人一向粗心,要是抄记下来,回头不小心将这些记录流了出去那可糟糕。”

方予犹自不信:“修炼的事错不得半点,你最好还是抄一抄,再说咱们九玄山一般人上不来,就连这集鹤峰也不是外门弟子可以擅入的,你就弄丢了记录也没什么要紧。”

韩吟见他执意,只好清了清嗓子,将他方才念的心法与解释一口气全数背了下来,中途半点打顿都没有,而且没记错半个字。

方予惊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才叹了一句:“原来韩师弟你记性这么好!”

师弟……

韩吟抽了抽嘴角,笑道:“师兄过奖了。”

她不是谦虚,而是知道自己只有这么一项优点。

方予却用一种羡慕妒忌恨的目光盯了她好一会,才继续念读讲解。

山居清静,修仙的世界里更清静,两人这一教一学,整个上午就飞快的流逝而去,倒也没有半个人来打扰。

讲完心法第一篇,方予将书一合道:“你慢慢体悟修炼吧,要有什么不懂的再来问我。”

“好。”韩吟嘴甜道:“谢谢师兄。”

待要将他送出门去时,她忽然又拽住了方予的衣袖,盈然的眼里闪的满是期盼:“师兄,我看这天色也不早了,不如咱们一块去吃饭如何?”

“吃饭……”方予却像是听见了什么古怪的事一般,回头看了她半晌,忽然爆笑起来:“你是饿了吧?”

“是。”韩吟苦着脸承认:“我只是初来乍到,不认得地方,有这么好笑么?”

方予憋住笑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我知道了,你昨晚才上山,有些事情洛师兄大概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他修炼是最勤苦的,这会想必也忘了要说。”

韩吟忙笑道:“那方师兄你指点我也是一样的。”

“走吧。”方予点点头,携了她的手道:“先带你去勤事殿登备名录,再领些东西回来。”

勤事殿在下四峰之一的敛雾峰,这里不论是外门还是内门弟子都能来,韩吟这会看清了,原来那些系着青色玉佩的都是外门弟子,而她与方予拜在厉青寒名下,算是内门弟子,因此她领到了一块雕刻着她名姓的白色玉佩。

至于方予说要领的那些东西,除了标识着身份的玉佩外也就只有三样,十颗通体莹透的月灵石,一只洛云卿身上带的那种青绣囊,还有一只细白瓷瓶,拔了塞子一看,倾到掌心里的全是米粒般大小,色泽黑亮的小药丸。

方予说:“这是避谷丸,你要饿了就服上了一丸,大抵过上两年有了点修为就能自行避谷,不用再依靠这些丹丸了。”

这么说,饭是决计吃不成了!

韩吟对美食有异常的渴望,听了这话有些失望:“在山下时,我记得洛师兄也有吃东西啊。”

方予笑起来:“五谷食粮生秽,避谷才是正道,但偶尔吃点东西也不妨事。”

韩吟垂了眼,这还真让她有点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为难,不过当务之急是修仙!

她取了避谷丸服下。

其他的事,今后再说吧。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comment id='hDyeg'><span></span></comment><strike id='GD'><font></font></strike><pre id='Zcwyly'><dfn></dfn></pre>
    <address id='Zig'><code></code></address><i id='mWMj'><base></base></i>
    <optgroup></optgroup>
    <xmp>
      <person id='dFoEgQ'><dfn></dfn></person>
      <code id='NMyCljc'><small></small></code>
        <blockquote id='Dw'><dfn></dfn></blockquote><pre id='wvUybR'><samp></samp></pre>
            <cite id='qM'><center></center></cite><ol id='bqGWp'><pre></pre></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