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十三章 玩笑
灵石这种蕴涵着灵气,外观又极为很好看的矿石,向来是修仙界里通用性的货币,其价值依据灵石间蕴涵灵气的多寡来最终决定,一般可分星灵石,月灵石和阳灵石三种。方予解说员的时候,手里抓了两颗仅有黄豆般大小,通体莹透闪着点金泽的灵石给韩吟看:“喏,这种星灵石蕴涵方予解说的时候,手里抓了两颗只有黄豆般大小,通体莹透闪着点金泽的灵石给韩吟看:“喏,这种星灵石蕴含的灵气寡而不纯,是最不值钱的,一百颗才抵得上一颗月灵石。”。...

灵石这种蕴含着灵气,外观又极其好看的矿石,一向是修仙界里通用的货币,其价值依据灵石间蕴含灵气的多寡来决定,一般分为星灵石,月灵石和阳灵石三种。

方予解说的时候,手里抓了两颗只有黄豆般大小,通体莹透闪着点金泽的灵石给韩吟看:“喏,这种星灵石蕴含的灵气寡而不纯,是最不值钱的,一百颗才抵得上一颗月灵石。”

韩吟就低头看自己掌心里的月灵石,其大小同星灵石一般,但是少了那点金泽,莹透而无暇,有点像凡俗界的水晶,却比水晶更为璀璨。

她问:“那阳灵石呢?”

“一颗阳灵石抵得上一百颗月灵石。”方予说着挠了挠头:“抱歉啊,我这里没有阳灵石。呃,我比较穷来着,不过阳灵石比月灵石更好看,阳光底下会生出七彩瑞芒的,你要看到一眼就能认出来。”

韩吟笑起来:“其实灵石就跟铜板金银那些差不多吧。”

“是啊。”方予赞同道:“要我说买卖东西用金银什么的也很方便,偏偏修仙的人都有些自命清高,嫌金银重而俗气,不知道哪个想出来的,改用这些灵石来当货币,挺浪费的。”

“浪费?”

“蕴含灵气的矿石都可以用来制符炼器,就算直接镶在剑柄衣饰上面,施上不同用处的小法术也有不同的效用,不过对于修为高深的人来说,这种做法比较鸡肋,也是一种浪费。”方予话锋一转:“好在这些灵石还算普通,用来当货币也没什么要紧,我们内门弟子每月都可以领上十颗月灵石,你可以用来买喜欢的东西。”

他说着扬起下巴往殿内右角那一溜墙边一指:“看见那边摆的摊子没有,我领的月灵石多数都花到这些摊子上了。”

韩吟跟着望了两眼:“有很多好东西卖么?”

“哪儿呀!”方予懊恼道:“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玩意,有趣是有趣,就是没什么大用处,常常买完我就后悔了,可是下一回看见又忍不住要买。”

韩吟满头黑线。

方师兄,你还好意思说别人的名字娘,你这种孩气的习惯才好娘吧!

这种想法她当然不会真说出来,但对那些摊子还挺好奇,刚要拖着方予过去看看,不想有名外门女弟子走了过来,微红着脸向方予道:“方师兄,好巧又遇见你了,我有两个修行上的疑难不解,一直想找你请教,不知道你这会有没有空闲指点我一二。”

方予看来是乐于助人的好脾气,当即就道:“好啊!”

韩吟在旁听他们谈了两句,无奈她没有修为的底子,听得一头雾水,就悄悄向方予道:“方师兄,你们先聊,我去那边看看。”

方予随口就道:“好,你别乱跑,一会我去找你。”

韩吟应声而去,逛到那些摊子前面,看了两眼就彻底眼花缭乱了,还真像方予说的那样,每样东西看上去都挺有趣,不过中不中用,她这个才入仙门的人就辨识不清了。

摆摊的那些弟子眼睛也毒,瞟见她腰间悬的白玉佩先是羡慕和恭敬,但随后就发现她身无半点灵气,完全就是一个还未起始修炼的凡俗人士,于是彼此交换了几个兴奋的眼色,觉得她很有可能是那种极易上当受骗的冤大头。

不巧,他们这些神情的转变都落入了韩吟的眼里。

她的确没有半点修仙界的常识,然而自小在市井里打混,这些眉来眼去下掩的心思哪里瞒得过她,她就笑吟吟的在一个摊子上捡起一株其叶如松的青翠小草,放到眼前仔细看了看。

“这是什么呀?”

摆这摊的弟子见她果然不懂,就殷勤的解说道:“这是蹑空草。”

韩吟摇头:“不懂。”

“把叶上那芥子般大小的草籽摘下来,连吹三口气,这草籽就能长到三尺长,吃下去可以在空中孤立,足不蹑地。”

韩吟眼睛一亮:“听着有趣,但这样稀奇的东西一定很贵吧?”

哪有人这么问价的,岂不是等着挨宰?

那弟子就笑起来:“不贵不贵,只卖三颗月灵石。”

蹑空草不容易寻到,然而除了可以蹑身空中外别无用途,因此寻常没有人会去买它,能卖到二十颗星灵石就很不错了。

韩吟自然不知道这个,极为难的低头看看掌心里那十颗月灵石,犹豫了很久:“太贵了,再说这草未必有你说的那样神奇。”

她转身要走,那弟子连忙拉住她:“我这是公道价,一点都不贵!你要不信这草的效用,你可以试啊!”

韩吟笑道:“你蒙我呢!要我试了没用,你又追着我要灵石怎么办?要不你试给我瞧瞧吧!”

“这……”那弟子犹豫片刻:“好吧,就当我舍了一株蹑空草试给你瞧,但你瞧过之后可不能再同我讨价还价了。”

韩吟眼里闪着按捺不住的兴奋,催他道:“你快试,我绝不同你讨价还价!”

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那弟子当下拿起一株蹑空草,取了草籽吹气吃下,将身一纵就轻飘飘的跃至空中,伸手就摸到了殿顶。

他浮立在上面笑道:“没有骗你吧?”

“有趣有趣!”韩吟仰着头拊掌赞叹,不过赞完,她转身就走了。

那弟子一急,往前迈了一步,从空中落了下来,拦住她道:“你怎么要走?”

韩吟奇道:“瞧完了不走还要做什么?”

“是你要买我才试给你瞧的!”

韩吟侧着头沉吟:“我说过要买了么?我只说瞧过之后绝不同你讨价还价啊!”

那弟子回头一想,她处处流露出想买的意思,但还真没说过一个买字,顿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偏偏她还笑吟吟问:“我确是没有同你讨价还价吧?”

……

这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看见那弟子苦着张受挫的脸,在场的其他人都憋不住轰然大笑起来,到得最后连他自己都一边无奈的摇头,一边笑出了声。

幸好这蹑空草不怎么值钱,吃亏有限,而且要不是这样便宜的物事他也不肯浪费了试给人瞧,此刻也只好当是自己存心不良想多赚钱,不妨被人识破,同他开了这么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

事情不大,其中因果转换却耐人寻想,那弟子忽然有些悟念,敛了笑容怔立了片刻,忽然向韩吟一礼:“刘缘谢过小师兄指点。”

韩吟自然不懂他的道心在瞬间得到了小小的磨砺,被他谢得有点莫名其妙,只能微微一笑:“好说好说。”

心里却在郁闷,尽管她年纪还小仍是垂髫之发,而且扮惯了男装少些女孩的腼腆和娇柔,但也没有这么像男孩子吧,要不昨晚遇见的那个慕师叔,还有她师父和宋越师伯怎么就能辨出她的性别来?

思来想去,无解,她只能暗叹一声,姜还是老的辣,眼光也是老的毒!不过那年少的慕师叔,嗯,他是异类!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q id='cSeDMj'><address></address></q><bgsound id='XBwb'><var></var></bgsound><b id='uPK'><listing></listing></b>
    <dfn></dfn>
    <strong id='RHpL'><legend></legend></strong>
      <pre id='vo'><big></big></pre><blink id='iFldITn'><optgroup></optgroup></blink>
        <tt id='xH'><bdo></bdo></tt>
        <small id='yKnMEe'><dfn></dfn></small>
        <del id='lcURnxsL'><optgroup></optgroup></del><acronym id='ofnAsS'><bgsound></bgsound></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