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十五章 求情
韩吟跟随方予回集鹤峰,路上忆起那只青绣囊就取出掏掏摸着。方予看了很奇怪:“你在摸什么?”韩吟不答又问:“怎么是空的?”方予愈加很奇怪:“原本是空的啊!”“胡说八道!我看见了洛师兄从这里头摸出过很多东西!”方予好窘的一摊手:“这是储物用的乾坤囊,又方予看了奇怪:“你在摸什么?”。...

韩吟跟着方予回集鹤峰,路上想起那只青绣囊就取出来掏掏摸摸。

方予看了奇怪:“你在摸什么?”

韩吟不答反问:“怎么是空的?”

方予愈发奇怪:“本来就是空的啊!”

“胡说!我看见洛师兄从这里头摸出过很多东西!”

方予好窘的一摊手:“这是储物用的乾坤囊,又不是聚宝囊,你放什么东西进去,就能取什么东西出来,没放当然是空的。”

原来如此!

韩吟有点失望,但想起这青绣囊里可以存下比囊身大数倍的物事,又有些欢喜起来,不想方予在旁说了句打击她的话。

“这乾坤囊你现下用不了,得有了修为,用自身灵气将之祭炼一番才能自如使用。”

这样啊!

韩吟悻悻的将其纳入怀中,过得一会才问:“到时是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往里头搁?”

“那要看你祭炼到几重了,我的乾坤囊才祭炼到第三重,只能装四十样东西,洛师兄那个祭炼到第四重,可以装的东西比我多一倍。”

韩吟暗暗记下了他的话,只是没再问该怎么祭炼,反正她如今还没有修为,问了也是白问。

两人在韩吟居住的院落前分手道别,方予一闪身进了她右边的那个院落,那么左边的院落一定是洛云卿住的吧,因为他说过就住在自己旁边。

韩吟按捺下找他闲聊的心思,回到院里先将那些花草种子一股脑种下,然后用方予教过她的姿势盘膝坐到床上,再依着他解释清楚的心法去尝试调动内息,感应那种据说无处不在,萦绕身周但又或浓郁或稀薄的天地灵气。

很可惜,她坐了半个时辰,手腿都麻透了,还是没有感觉到一丁点灵气的存在,倒是那种强烈的,很想罢练起身的欲望搅得她心绪不宁,她只好咬着唇在脑子里反复的背诵心法第一篇,背到最后熟极而流,简直用不着起念去想,那一句句心法就自然而然的浮现在她的脑海之中。

不知该说她意志坚强还是有股不要命的拼劲,这一天除了忍无可忍跑出去找了个僻静地方解手外,她一直坐到深夜才起,临睡前感觉整个身体都僵了,但她还是捺着睡意,在灯下将心法慢慢的翻读了四五遍,依着字音,硬生生的将那些相对的字形牢牢的记在了心里,这才打着呵欠倒头去睡。

好在累归累,她心里还是十分满足,心法第一篇上足有五百余字,撇去其中重复的不算,她也记熟了四百多字,照这种进度下去,用不了多久,她就能无师自通的学会识字,能念书了。

次日清早起来,韩吟感觉腹中饥饿,吞了一颗避谷丸就去找洛云卿,想知道自己昨日修炼了一天毫无感应,是正常现象还是练错了什么。

不想洛云卿的院落紧闭着门,她敲了两下,等得一会,里面没有动静,生怕再敲打扰了他会被骂,她就转身去找方予。

方予住的院落门倒是开着,她喊了两声:“方师兄。”

没有人应。

走进去一瞧,整座院落的布局同她的住处一模一样,只是四处都养满了花草,多数没有含苞,都是一芽芽小苗,大概是他种的灵花灵草吧。

韩吟看见里头房门也未关就探头往内张望了两眼,结果看见室内从桌到墙,搁挂的东西那叫一个琳琅满目,多数她还都不认得,这才知道方予昨日还真没打诓语,他领的月灵石都花到买东西上了。

怔立了一会,她心里疑惑,怎么一个两个都不在!难道修仙修仙,还能修着修着就跑去游山玩水,陶冶心性不成?

从方予的院子里出来,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去骚扰一下厉青寒,他身为人师,有时候总得尽点教导弟子的义务。

不想才走到不居殿前就看见方予跪在门槛里头,再看殿内,厉青寒背对着殿门坐在椅上,正在看书。

韩吟讶然之极,又不好问,迈步进去跟着跪下,想用目光询问方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方予低着头没有看她,她也无可奈何。

这时厉青寒忽然开了口:“怎么,你也来替洛云卿求情?”

韩吟一愣:“怎么,洛师兄做什么了要人替他求情?”

厉青寒被她问得哑然。

方予的肩头忽然可疑的微微抖动起来。

片刻后,厉青寒怫然不悦的转过身来,挥了挥衣袖道:“出去出去,什么都不知道还赶着来凑热闹!”

韩吟委屈:“师父!”

厉青寒瞪她一眼:“做啥?”

“弟子是有修炼上的疑惑,赶来找您求教的。”

厉青寒一怔,面上就有些悻悻,但他还未出声,韩吟又接着道:“当然,弟子也记得师父您吩咐过,让弟子有事多找洛师兄,少来打扰您,那……那您这会要是正忙,不如指点弟子如何才能找见洛师兄,弟子这就打扰他去。”

方予的肩头抖动得愈发厉害。

厉青寒转瞪了方予一眼,但随即憋不住笑骂起她来:“少在为师的面前卖弄你那小聪明!”

见他笑起来,方予好似也松了一口气,磕着头道:“师父,前晚宋师伯来找洛师兄的麻烦,您不是替他做了主么,怎么转头就罚起他来?”

韩吟这才听明白,原来还是为了那苏星沉的事啊!那昨日一天没见洛云卿,莫非就是这个缘故?

只听厉青寒冷哼一声:“替他做主是一回事,他有些事做错了该罚是另一回事,你少替他求情,要不我连你一块罚!”

方予还在求:“师父!就算洛师兄有什么错处,您罚他去洗心崖面壁三个月也就够了,怎么还罚一年!”

厉青寒可不是好脾气的,哪里同他解释,当即恼立:“闭嘴!出去!”

方予也倔,不再说话,但也不肯出去。

眼见情势闹僵,韩吟连忙立起身,伸手去拉方予:“方师兄,你还是先起来吧。”

方予仍然不语,抹开了她的手。

韩吟想了想,猜到些厉青寒的用意,就道:“你别恼师父,师父他不是罚洛师兄,而是护着他呢!”

方予一怔。

她再道:“你想,苏星沉还未被人找见,洛师兄的伤又渐好,倘若掌门再让他出去找人,他到底是去好,还是不去好呢?不如罚他面壁思过,这样既堵了旁人说师父溺护弟子的嘴,又让洛师兄避了嫌疑好静心修炼,岂不是一举两得?”

这话一说,不单是方予,连厉青寒都多看了她一眼,面上露出些被揭破了暗藏好意后的小尴尬,随即板了脸喝斥他们:“滚滚滚!再不走,你们就陪着洛云卿去洗心崖面壁……”

他话音未落,方予就已经动如脱兔一般从地上翻跳起来,拖着韩吟就跑了个没有影踪。

*——*——*——*

戳戳,各位是不是还在养肥来着,有多少已经开杀啦?闲时记得在书评里吭一声^-^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comment id='uxIFeK'><blockquote></blockquote></comment><b id='WcNlS'><i></i></b>
      <nobr id='jSmGpJW'><q></q></nobr><abbr></abbr>
        <legend id='Qnfdv'><address></address></legend><strike id='pjKs'><bdo></bdo></strike>
            <dfn id='Jkussc'><sup></sup></dfn>
            <dfn id='ennsIk'><comment></comment></dfn><font id='EjhZYayA'><big></big></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