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十七章 误会
“唰”一剑直刺回来。饶是韩吟躲得快,仍是被那锋利的剑尖刺穿了衣袖,剑刃擦着肉过,弧线了几道血痕,惊出她一身的冷汗。方予慌了神,急忙将她拉到身后,拦那少女道:“一点儿小误会,用不着不动手这么非常严重吧?”“小误会?”朱情儿气得一咬牙:“他污了我的清白!饶是韩吟躲得快,仍是被那锐利的剑尖刺破了衣袖,锋刃擦着肉过,划出了一道血痕,惊出她一身的冷汗。。...

“唰”一剑直刺过来。

饶是韩吟躲得快,仍是被那锐利的剑尖刺破了衣袖,锋刃擦着肉过,划出了一道血痕,惊出她一身的冷汗。

方予慌了神,连忙将她拉到身后,拦那少女道:“一点小误会,用不着动手这么严重吧?”

“小误会?”朱情儿气得咬牙:“他污了我的清白!”

韩吟惊魂初定,被打的半边脸和手臂伤处都火辣辣的烧着疼,心里真有些气不忿,就生生的将那解释道歉的言语吞了回去,躲在方予身后探了头道:“没发酵的馒头,谁稀罕啊!”

她要恼了,骂起人来自然阴毒。

方予明知不妥,仍然情不自禁的往朱情儿胸前溜了一眼。

朱情儿脸上的猪肝色立刻涨成了虾壳青,二话不说,提剑再刺!这一回剑势又凌厉了数分,连方予都成了她的攻击目标。

方予没带剑,护着韩吟避得手忙脚乱,一时间危机叠起,险象环生。

韩吟见势不好,再这般纠缠下去只怕迟早要被刺中,还要连累了方予,于是掉头就往山崖上飞奔而去,边跑口里还边不服气道:“真不讲理!摸一下就算污了清白的话,那你还摸了我的脸呢!你赔我清白不?”

朱情儿当她仍在污言秽语的调戏自己,立刻持剑追击上去。

洗心崖上,洛云卿听见些动静,刚立起身来要下去查看,就见韩吟飞奔而来,一头撞入他的怀里,抱住他的腰就喊:“神仙哥哥,救命啊!”

他面色一寒,伸手要拉开她:“有点规矩没有,松手!”

韩吟才不理他,抱他更紧:“有人要杀我!”

胡扯!

洛云卿刚想斥她,就见朱情儿一脸羞恼的持剑追来,不禁挑了眉问:“朱师妹,你这是为何?”

朱情儿眼里顿时盈满了泪水,面上全是委屈:“洛师兄,他……他轻薄我……”

洛云卿黑线,不懂女孩儿家如何相互轻薄。

韩吟深知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道理,立刻跟着诉起委屈来。

她先指着自己的脸告状:“你看你看,她把我的脸打肿了!”

洛云卿垂眼瞧了瞧,果然,她脸上那五道指印分外明晰,看来这一巴掌打得不轻。

她再挽起衣袖:“你看你看,划破流血了,要不是我躲得快,半只胳膊都要被她卸下来!”

口说无凭,眼见为实,这确是过分了!

洛云卿投向朱情儿的目光里就染了两分霜冷之色:“不知朱师妹对此有何解释?”

韩吟一不做二不休,跟着火上浇油:“对啊!你还说我轻薄你,证据呢?”

这事如何能有证据?

朱情儿心里这个憋郁,偏又羞于启齿被摸胸的事情,再看看洛云卿眼里的冷意,顿时悲从中来,“哇”的就失声痛哭了起来。

这时方予追赶上来,摸着头将方才的事情结结巴巴的解说了一番。

洛云卿扫了韩吟一眼。

她微吐了舌道:“好吧!我不小心冲撞了这位姐姐,是我不对,我先赔个错!可是话说回来,姐姐也不能因我这无心之过,上来就拿剑刺人吧?这要不是我躲得快,被刺死了,那师父回来时,洛师兄该如何向他老人家交待呢?”

这番话起初还合情合理,洛云卿听得微微颔首,不想她话锋一转,甩手就将这烂摊子撂给了他!他就冷冷道:“我还在面壁思过,你死你活,于我何干?”

韩吟一窘,朱情儿破涕失笑。

他这才调解道:“朱师妹,既然她已赔过错,这事就揭过去吧。”

“不好!”朱情儿不甘:“他赔错时半点诚意都没有,何况这事要传出去,我哪里还有脸面见人!”

她这么不依不饶,韩吟也恼了,就嘀咕了一句:“不错啊,没脸见人刚好安心修仙,也省得成天上崖这么辛苦。”

洗心崖上只有洛云卿在面壁思过,朱情儿所为何来还不是一目了然?因此这句话撂出去,朱情儿面上一红,再白,手里的剑柄就被捏得死紧,眼见就要发作了。

“够了!”洛云卿忙喝一声:“韩师妹,你少说两句!”

师……师妹……

朱情儿立时怔住。

方予瞪直了眼,下巴差点砸到脚背上,须臾,他脸红起来,尴尬的假咳了两声。

韩吟可不是任人白欺负的主,她心里仍恼着朱情儿,因此紧依在洛云卿身旁笑得愈发乖巧:“好吧,我听师兄的话,什么都不说了。”

爱情果然是一件令人致盲变蠢的事情。

很明显韩吟未至及笄的年纪,立在洛云卿身旁也仅像是依恋着兄长的小女孩,而且那亲昵是摆出来气人的,只见温情不涉猥亵,可是朱情儿心里仍像打翻了醋坛子一般,猛然酸了起来,连有些迟钝的方予都瞧出不对来。

方予忙打着岔,向韩吟招了招手道:“你手上还在流血,过来,我替你包扎一下。”

修仙灵气有五行之分,方予属金,明显不适合干这样的事。

洛云卿倒是水属灵气,施了一个小小的愈合术,伸指在韩吟伤处轻轻一抹,就有微闪的莹芒划过,一触即隐,止住了血流。

“谢谢师兄。”韩吟笑得甜蜜。

朱情儿差点气歪了鼻子,却没法再挑她的差错。

洛云卿这才问道:“朱师妹上崖有事?”

原不想说,然而到底不甘,朱情儿还是垂了眼道:“我做了两色糕点,想着师兄在崖上清修辛苦,就带了些来让师兄尝尝。”

说着她从乾坤袋里取出两碟糕点,一双牙箸,摆在旁边一方端整的青石上。

糕点显然刚出笼,还散发着氤氲淡薄的热气。

洛云卿面色不动,道声:“有劳。”

韩吟却在旁扯着他的衣袖:“师兄,我饿了。”

……

不用问,最后那两碟糕点,洛云卿只是象征性的拈了一块,其余多半进了韩吟的肚子,她还招手唤方予:“甜过头了,但是还可以吃,方师兄过来一块吃吧。”

果然,要比脸皮厚的话,韩吟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朱情儿气了个绝倒偏偏拿她无可奈何,只得匆匆告辞而去,免得继续待下去会忍不住抢回糕点碟子摔到她的脸上,再次惹来洛云卿的不满。

*——*——*——*

快掉下榜了,大家随便来一两张票,把我提溜上去继续挂着示众吧^-^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bdo id='eeQm'><sup></sup></bdo><option id='bxc'><i></i></option>
      <bdo id='QWSYuKcv'><kbd></kbd></bdo><sup id='xub'><optgroup></optgroup></sup><strong id='xcwoKFb'><legend></legend></strong>
        <base id='XhI'><dir></dir></base>
          <strong id='ofVQpY'><code></code></strong><sup id='fwUQwnOb'><acronym></acronym></sup><fieldset id='EwF'><base></base></fieldset><i id='TmxL'><thead></thead></i><pre id='vclk'><dfn></dfn></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