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十八章 不告而取谓之窃
从洗心崖下去,韩吟问到朱情儿的师承,这才明白她原来是是宋越的弟子,资质像是很不错,入门但是区区半年,已到了入窍修为,算得上是九玄的新起之秀,深得宋越欢心,因而被纵成了骄恣的脾性,有时候不太讲情。“实际上也也没什么了不得,只要你是内门弟子,资质都不差,“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是内门弟子,资质都不差,两三年内修到入窍修为的大有人在,像洛师兄,他仅花了一年半的工夫,我也不过才用了两年半。”。...

从洗心崖下来,韩吟问起朱情儿的师承,这才知道她原来是宋越的弟子,资质好像不错,入门不过区区两年,已到了入窍修为,算得上是九玄的新起之秀,深得宋越欢心,因此被纵成了骄恣的脾性,有时不太讲理。

“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是内门弟子,资质都不差,两三年内修到入窍修为的大有人在,像洛师兄,他仅花了一年半的工夫,我也不过才用了两年半。”

“两年半!”韩吟讶然:“那为何宋越师伯只给我两年的期限?”

“这倒不是他有意刁难你。”方予笑起来:“内门弟子都是从外门弟子里甄选出来的,起初修的都不是九玄的大道真法,转入内门后才可得真传,改修九玄心法,而你起手修的就是这个,离大道自然更近一步,他要你两年内修至入窍,还算公平。”

“这么说,我运气还算不错?”

“岂止是不错!”方予斜睨着她笑:“简直是惹人妒忌!要知道外门弟子若不能在三五年内脱颖而出,被选为内门弟子的话,这一生就与大道再无缘分,不是打铺盖回家,就是被外门长老依照各人秉性擅长,分派出去掌管九玄名下各处产业,或者留在山上做些繁琐的杂役活计,即便再修炼,也只能修些九流术法,这一入山就是内门弟子的,好像除了你就只有慕师叔了。”

韩吟苦笑起来:“慕师叔是真逍遥,我却要挨过这两年,修到入窍才知道能不能继续留在这里呢!”

“说起慕师叔来……”方予微扬了眉,欲言又止。

韩吟好奇道:“他怎么了?”

方予犹豫了片刻才道:“你知道慕师叔与师父,都师承于江真人吧?”

这么说江真人就是她师祖?

韩吟讶然:“我不知道!”

“那你现在知道了。”方予压低了声:“照常理说,慕师叔与师父应当关系亲密才对,可是不知为何,两人之间像是有些芥蒂。当然我们做弟子的不好对此妄加揣测,但你往后还是尽量离慕师叔远些好了,免得师父知道了生气。”

他这样一说,韩吟脑子里就浮现出那双带着懒洋洋笑意的眼。

她迟疑道:“师兄,慕师叔在门派里是不是人缘不太好?”

方予微怔:“你也瞧出来了?”

“嗯。”她还没忘记在勤事殿买东西时,那些外门弟子对慕十三的评价呢!

方予想了想:“我倒不讨厌他,但他似乎同谁都不太亲近,又总是一脸懒得理人的模样,外带年少位高,惹人非议是肯定的。”

两人说着一路转回集鹤峰,将分手时,方予又习惯性的要去拍韩吟肩头,不想忽然记起她是女孩身份,那手就在半空中尴尬的悬了片刻,又缩了回去,惹得韩吟大笑起来。

“别笑了……”他面色微红,愈发局促:“我先前又不知道你是女孩……”

他这样一说,韩吟想起两人最初见面时的情形,哪里忍得住,仍然笑个不停。

好在方予急切中想到一事,连忙转移话题:“对了,师父下山前吩咐过,他养在后殿里的忘尘花快要开了,那花开时会有异香,常引得左近灵兽前来窃夺,让我待在后殿看守,你修为还弱,这些天要是听见殿上有什么动静,千万别过来查看。”

韩吟止了笑,沉吟道:“会引来很厉害的灵兽么?”

她没有明说,但显然担心他的安危。

方予心里一暖,笑道:“不妨,九玄四周遍布结界,外头的灵兽闯不进来,就山里匿藏的低品灵兽怕不是敌不过这忘尘花的香气,会被诱来滋扰,我一个人足够应付,要是运气好,没准还能逮着什么好玩的灵兽,回头送你。”

韩吟这才放心回去,继续闭门修炼。

她静心一坐就是大半日,睁眼已是夜半。

本来往常一直在服用避谷丸,腹中不会饥饿,然而她今日在清心崖上吃过些糕点,就忘了吃那避谷丸,修炼时还没觉得,清醒过来后却是饥肠辘辘。

她从身上翻出装着避谷丸的瓷瓶,拔了瓶塞往外一倾——

不想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倾出来!

“不会吧!”韩吟有些纳闷,她记得一瓶里足有三十丸,每天一丸正好可以吃一个月,而手上这瓶,分明是半个月前才领的,怎么就没了呢!

思来想去无解,她往床上一倒,抱着肚子滚得两滚,一个劲的喊:“好饿啊!”

呜呜呜!自从到了九玄山就从未体会过饥饿,此刻感觉愈发难耐,可是不用翻寻也知道,这屋里是绝对找不出一点吃食的!

她在床上又滚了半天,想要强迫自己睡觉,无奈怎么都睡不着,只好起身出去,打算灌一肚子凉水哄哄自己的胃。

然而才跨至前院,就有一股似有若无的肉香顺着风儿飘入她的鼻中,将她原本就强烈的食欲引逗得愈发高炽。

吃的吃的吃的……

韩吟抽了抽鼻子,顺着肉香味儿晃了出去。

走至不居殿附近,忽然看见殿后里有奇异的光芒隐现,这时空气里除了那淡淡的肉香外,还有一缕仿佛极浓又好似极淡的醉人香味,吸入鼻腔后身体会有种飘飘然的轻快感,令人感觉再多吸两口,就能忘却俗世红尘的一切烦忧。

她心中一凛,想起方予白天说的话,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敢靠近,只遁着肉香跑得更远了些,直到发现前方生着一堆火,火上烤着一只淌油的竹鸡,这才双眼放光的停下了脚步。

好香!

此时此刻,不用抽动鼻子都能嗅见那浓郁到引人馋唾的肉香了,她甚至可以听见从那肥硕的竹鸡身上滴下的油,落入火中发出的滋滋声响。

韩吟吞了口唾沫,左右一望,发现竟然没有人!

那么这只已经快要烤熟的竹鸡,一定是老天爷看在她认真修炼,修到快要饿死的份上,特意赐给她的吧?

想也知道韩吟根本不可能有什么非礼勿动的高尚品性,面对这种情况,她唯一可能做出的反应就是伸手,捉鸡,开吃!

然而她的手刚触到串着竹鸡的树枝上,就有一道“暗器”从右边破空而来,生生的将她撞翻在地,还有人在轻笑:“不告而取谓之窃!小师侄,你好大的胆子!”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l id='qIl'><span></span></l>
    <pre id='JNAwNkG'><address></address></pre><label id='RfYAZ'><kbd></kbd></label><tt id='CsBGcRj'><code></code></tt>
      <samp id='nrpoC'><legend></legend></samp><code id='IPPLtYHV'><option></option></code>
      <strong id='iLNfGZ'><abbr></abbr></strong>
      <kbd id='XBaX'><bgsound></bgsound></kbd><small id='nIWZ'><bdo></bdo></small><em id='bAHq'><basefont></basefont></em><ol id='eejlX'><person></person></ol>
        <fieldset id='LlnE'><sub></sub></fieldset><blink id='NAQZIpT'><big></big></b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