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二十一章 算你狠
一只猪也有其独有的生存智慧。认主后,土灵猪就一反其早先不愿引人注目的缄默,迈着四条小短腿绕着韩吟撒欢儿卖萌出来,也不是拿粉粉的猪鼻子去拱她的手,是呲牙贝齿她的衣角,那圆滚滚的模样憨态憨态,倒引来韩吟真心实意不喜欢起它来。“你这么爱咬我的衣裳来蹭牙,认主后,土灵猪就一反其先前不愿引人注目的沉默,迈着四条小短腿绕着韩吟撒欢卖萌起来,不是拿粉粉的猪鼻子去拱她的手,就是呲牙轻咬她的衣角,那圆滚滚的模样憨态可掬,倒引得韩吟真心喜欢起它来。。...

一只猪也有其独特的生存智慧。

认主后,土灵猪就一反其先前不愿引人注目的沉默,迈着四条小短腿绕着韩吟撒欢卖萌起来,不是拿粉粉的猪鼻子去拱她的手,就是呲牙轻咬她的衣角,那圆滚滚的模样憨态可掬,倒引得韩吟真心喜欢起它来。

“你这么爱咬我的衣裳来蹭牙,就叫你牙牙吧。”韩吟掰开它的嘴,将自己的衣裳从它的牙里拉扯出来。

土灵猪哼哼两声,也不知道是在表示赞同还是反对。

韩吟懒得窥它心思:“就这么定了。”

逗猪玩了一会,夜色愈发深沉,韩吟见慕十三躺在那里好似已然睡着,就在旁修炼起来。

没办法,这里再没有东西可吃,饿着肚子又睡不着,她只能用修炼来打发时间,熬至天明。不过修了这些日子,有了点根基,她发现自己需要的睡眠时间愈来愈少,从前每天睡四个时辰才够,现在睡二三个时辰也能神采奕奕,偶尔熬上一夜,次日也没有什么萎靡之态,于是她就很纳闷,慕十三入门较她为早,再不刻苦,修为也好过她,怎么能这样睡个不停,还总是一副懒洋洋没睡醒的样子。

纳闷归纳闷,她却没敢问,两人一个睡觉一个修炼,倒也互不相扰。

修炼中不知时光流逝,直到慕十三忽然跃身而起,她才被惊动,疑惑的睁开眼来。

“明晚戌末时分,到将离殿干活,别来太早,我要睡觉。”

丢下这么一句话,慕十三的身影就没入了夜色里。

韩吟怔怔的出了一会神,听见身后有人唤她:“韩师妹。”

她回头,有些意外,却也松了口气:“方师兄,你没事吧?”

“没事。”方予提着剑走了过来:“忘尘花刚才开了,引来了两只灵兽。”

“你捉着了?”

“别提了!”他满面懊恼:“原本捉着一只,被我捆了扔在一旁去赶另一只,不想没赶上,回去才发现,捉着的那只也不见了!”

韩吟微扬了眉,心里顿时有了点不好的预感,忙问他:“忘尘花还在吧?”

“在啊,那花开过一个时辰,吸饱了天地灵气后就萎了,会结出忘尘果来,但忘尘果没有香味,不会引来灵兽。”方予摸着头道:“这不,我守到这会才得闲出来找找,可是哪都没找到。真奇怪了!我分明捆得很结实,那只猪怎么可能跑了呢?”

猪!猪!猪!

他说猪哎!

韩吟蓦然生出一种想要一头撞死的冲动,一伸手就将那只钻入她衣角,正在乱拱乱嗅的土灵猪揪了出来,提着猪耳拎到方予面前,颤着声问:“你捉着的,该不会就是这只吧?”

方予先是讶然,随后笑起来:“就是它!原来被你撞着了,那正好,你就留着吧,反正本来就是捉了送你的。”

……

慕十三,算你狠!

韩吟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方予以为她不高兴,忙问:“你是嫌猪脏,不喜欢养么?”

韩吟摇了摇头。

方予就笑道:“这土灵猪品级是不太高,也没有什么御敌手段,但是它有寻矿探脉的本事,对那些喜欢祭炼法器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猪难求,你要想用它去换只三四品的灵兽,只怕也有人肯换。”

韩吟再摇头,真心道:“我挺喜欢这只猪的,谢谢师兄。”

她只是恨死那奸诈的慕十三了!

……

同方予闲谈了两句,他就走了。

韩吟哪里憋得住心头怒火,当即就满座集鹤峰的搜寻过去。

她如今认得许多字了,很快就在峰顶找见了将离殿,令她意外的是这座大殿从外观瞧去,竟然比不居殿还要壮丽宏伟许多,单是闭合的八扇殿门,就有四个她架起来那么高。

想来这应该是那江师祖从前居住的大殿,仙去之后就被慕十三这个混蛋霸占了。

韩吟狠狠的一脚踹开殿门,发现殿上漆黑一片,空无一人。

她深吸了一口气:“慕师叔,你出来!”

没有人应她,只有声音回荡在殿内,显得这里愈发清冷。

韩吟停得一会,等适应了殿内的黑暗才迈步进去,只是走了没数步,忽然被土灵猪咬住衣角,她一怔,已经跨出去的那一步却来不及收回来了,才踩下去,就觉脚脖处一紧,整个人腾空而起,被倒挂在了半空中。

见鬼!

韩吟气得差点昏厥过去,谁能告诉她,这修仙的灵山宝殿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下三烂的机关圈套啊!

“慕师叔!慕师叔!”她疾声大喊起来:“再不出来我就要骂人了!”

回应她的只有在地上团团乱转,哼哼唧唧着急万分的土灵猪,偏偏这货修为也不怎么样,又身圆腿短,人立起来都够不着被倒吊在半空中的她,自然无法将她解救下来。

韩吟真骂了,可惜仍然没能骂出慕十三来。

被倒吊的滋味着实难受,她也试着躬起身去解脚踝上扣的绳索,可是那绳索又紧又韧,绷直以后很难解开,她身上又没带什么利器,只好催着底下的土灵猪:“牙牙,你去找找人。”

土灵猪点点头,哼哼唧唧的撒着四条小短腿跑开了,结果不出半盏茶的工夫,韩吟就听见后殿里传来一声凄厉的猪嚎,她忙动了心念去窥探土灵猪的处境,却发现它也触动了机关,被困在了禁阵里绕不出来。

这地方到底是有多古怪啊!

韩吟又提声喊了一阵:“救命——”

可惜将离殿在集鹤峰顶,离不居殿都有好一段距离,何况殿堂过于大了,声音只能回荡其中,根本就传不出去多远,自然不会有人听见赶来救她。

直到天色微曦时分,慕十三才姗姗归来,入殿看见被倒吊的她,居然面色不改,只是懒懒的道声:“说了别来太早,我还要睡觉。”

……

如果说韩吟闯入将离殿的时候,还憋着一肚子气的话,此刻就彻底的有气无力了,根本没办法骂人,只挣扎出一句话:“拜托,先把我放下来行么,快被你吊死了……”

*——*——*——*

韩吟:快放我下来!

慕十三:说不放就不放,不服气你拿推荐票砸死我呀!

各位,还等什么呢,上票砸吧……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bdo id='bJK'><l></l></bdo>
<label id='ELf'><bdo></bdo></label><code id='YFq'><cite></cite></code>
    <ins></ins><dfn id='wHV'><abbr></abbr></dfn>
    <dfn id='MLJJlme'><pre></pre></dfn><nobr id='iESo'><dfn></dfn></nobr>
    <span id='dGWDGs'><s></s></span><code id='oKsleh'><bgsound></bgsound></code>
    <caption id='oV'><q></q></caption><ins id='ZoPlOdAS'><ol></ol></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