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二十四章 巡夜
垂头丧气的从将离殿出来,韩吟想死的心都有。她那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啊!如今活生生的变成了绿油油的青草颜色,偏偏慕十三还一脸的无辜,说是她自己要试吃丹药的,因此他对其后果概不...

垂头丧气的从将离殿出来,韩吟想死的心都有。

她那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啊!如今活生生的变成了绿油油的青草颜色,偏偏慕十三还一脸的无辜,说是她自己要试吃丹药的,因此他对其后果概不负责,不过此人总算还没彻底坏到家,答应她过一两个月看看,要是到时药效仍然不退,就替她想方设法,将头发变回原来的颜色。

一两个月……

突然感觉好漫长!

韩吟无限忧伤的摸了摸垂到肩头的发,打算这一两个月都窝在集鹤峰闭关修炼,免得出去丢人现眼。

可惜,想法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她才回到自个小院,就有方予过来找她,进门就嚷:“韩师妹,韩师妹你在不在?”

韩吟一窘,原想装死不理,可是又怕方予有什么要紧事找她,只好躲在窗后问他:“师兄有什么事?”

“啊!”方予的声音听上去有惊喜:“过来找你两回了,你上哪去了,快出来,我们要去巡夜了。”

“巡夜?”

“是啊!你还不知道吧,鸣鸾峰失窃了,宋越师伯……”方予边说边走入房内,一眼看见韩吟那头颜色异样的发,立时就被惊吓住了,张口结舌道:“你……你的头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就知道被人看见会是这种反应。

韩吟不好招出慕十三来,只能苦着脸把话带过:“说来话长,方师兄,你刚说鸣鸾峰失窃,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方予下死劲的看了她两眼,这才扭过头去憋笑道:“宋越师伯的灵圃里种了一株避毒果,十年长成,十年开花,十年结果,每回只结一枚果子,还需要十年才能成熟,这不前两天刚熟,宋越师伯今晨早起想去采来服食,不想枝头空空如也,已经被人盗去了。”

听他说到这里,韩吟心里就是一跳,不知为何,竟然联想到了先前慕十三让她吃的那枚无名果子,忙问:“那避毒果长什么样子?”

方予摸了摸头:“宋越师伯的灵圃不是随便就能进去的,我没见过那避毒果,但在书上看见过描述,大概同鸡卵差不多大小,琥珀色,果味甜甘,吃了之后可避百毒,不过我觉得百毒这个说法有点夸张,大概普通的毒是都能避的,但要遇到奇毒,就有点悬。”

完了!

照这描述来看,她吃的是避毒果无疑!

想到宋越那肃冷的模样,韩吟浑身就一阵阵发凉,这件事,一定要捂死了不说出去,要不她怀疑宋越有可能恨她,恨到要剖腹取果的地步。

方予哪知道她在做“贼”心虚,仍在絮叨:“大伙都知道宋越师伯的脾气不好,躲他还来不及,没有一个敢去惹他的,何况那灵圃内另有他亲手布下的法术屏障,一般弟子也进不去,因此大伙都在猜测,兴许是苏星沉这叛徒又悄悄的潜回九玄了,要不为何掌门派了那么多人出去搜寻,至今都没有探到他的半点下落。”

韩吟黑线,她分明知道盗果的人是慕十三,与苏星沉什么的没有半点关系,只是苦于不能说出来,只好敷衍一句:“那……那可真是不妙……不过我觉得这事不可能是苏星沉干的,这里可是九玄啊!他要真潜回来了,也只会悄悄躲着,怎么会不要命的去盗果子,暴露自己的行踪。”

“有什么办法。”方予郁闷道:“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宋越师伯最相信了,立刻就号令内门弟子,两人一组,日夜轮流巡视各峰,我们运气不好,轮到了晚上,赶紧走吧,已经迟了。”

见鬼!还有人比她更惨么?昨晚一夜未睡,被倒吊在将离殿上,今晚又要因为一个不存在的假想,彻宵巡夜!

韩吟百般不情愿,无奈九玄派中那些长老真人们多半都在闭关,掌门也不太理事,如今门派里的日常琐事都是宋越在一手把持,他下了令,他们这些做弟子的就无法违抗。

她只好找了块布包住她那颜色古怪的头发,带着土灵猪和方予一路出去。

今夜,他们要巡视的是九玄的上三峰,方予将聚芒术的符箓打入她的泥丸宫,又递了一道灵符给她:“要遇到什么危险,就用灵力催动这符,宋越师伯那里得到感应就会来救。”

韩吟收好了灵符,依法施展了聚芒术,掌心里就托起了一团莹然光珠,她欣喜的赏玩了一会,忽然听见方予道:“我们先去聚仙峰吧,刚好可以顺道看看洛师兄。”

洗心崖就在聚仙峰上。

韩吟原就没对巡夜之事认真,不禁笑道:“好啊!”

她心里还在想别的事情,对慕十三将那四十年才能长成的避毒果,让给她吃的大方行为,稍稍有点感动,不过这感动也仅是一瞬,随即想起自己头发的可怕颜色,她就有些悟了,敢情那家伙一开始就没安好心,早存着要让她试丹的念头了,可是怕毒死了她不好交待,所以先让她吃个避毒果来预防万一。

念及至此,韩吟一脸忧郁的仰望起夜空来,喃喃道了一句:“方师兄,你说的真对!”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将方予彻底弄懵了:“我说什么了?”

他说尽量离慕师叔远些!

此时想来,这真是一句诚挚的忠告,可惜她昨晚没忍住饿,还是不小心沾惹上了那家伙。

韩吟叹气:“没,没什么。”

两人一路搜寻过去,土灵猪也跟着走走嗅嗅,哼哼唧唧,遇到那隐蔽的所在,他们就着意寻查一翻,结果么,除了风吹草动之外,没有任何发现,他俩嘴上不好说,心里可都有些埋怨宋越拿着鸡毛当令箭,好在最后从灌木丛里摸出一窝竹鸡蛋,数数足有八九枚,才总算得了点心理安慰。

韩吟笑着将竹鸡蛋揣入怀里:“宵夜有了。”

可是赶到洗心崖上,他们却发现崖顶空空无人,预备相邀了一起吃宵夜的人不见了。

“不在?”方予好纳闷:“你在这里等等,我去附近找找看。”

他说着就走,转瞬间身影就消失在了夜色里。

韩吟叹了口气,她觉得方予肯定找不到人,因为洛云卿是在面壁思过,应该不能擅自离开的,很有可能是宋越仍在疑心他同苏星沉勾结,将他喊了去。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cite id='GLUmI'><blockquote></blockquote></cite><strong id='njubMn'><small></small></strong>
    <ol id='Tj'><comment></comment></ol>
      <optgroup id='dPVvaeJv'><u></u></optgroup><label id='YtdRTS'><center></center></label>
          <xmp id='XVVq'><s></s></xmp><blockquote id='sYu'><code></code></blockquote>
          <big id='NFPaBG'><marquee></marquee></big><i id='uLGXmIcx'><del></del></i><marquee id='UnnuSg'><big></big></marqu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