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二十六章 密室
浑身上下四处是伤,四处都痛,却同难以呼吸的节奏的煎熬很出来,伤痛什么的真是完全不值得一提!憋一会!再憋一会会就好!韩吟忍着着那放佛会让胸膛爆裂的窒闷,往水下潜得更深了一点儿。她也没办法游出水面,所以苏星沉还御着飞剑在深潭上空仔细搜索她的身影,这一次要她没有办法游出水面,因为苏星沉还御着飞剑在深潭上空搜寻她的身影,这一次要再被发现,她不太可能有第二次侥幸逃生的机会。。...

浑身上下到处是伤,到处都痛,然而同无法呼吸的煎熬比较起来,伤痛什么的简直完全不值一提!

憋一会!再憋一会会就好!

韩吟强忍着那仿佛会让胸膛炸裂的窒闷,往水下潜得更深了一点。

她没有办法游出水面,因为苏星沉还御着飞剑在深潭上空搜寻她的身影,这一次要再被发现,她不太可能有第二次侥幸逃生的机会。

当然一直在水下这么潜着也不是办法,四周唯一可以藏人的地方,就是那道湍急的瀑布了,借着飞溅的水花和夜色的掩映,苏星沉应该不容易发现她,只要熬上一会,熬到方予发现她失踪,找来了救援,她就有望脱险。

一丈,两丈,三丈……

韩吟往瀑布那边奋力潜游。

求生的危急时刻,人往往会爆发出超常的潜能,何况修炼了一段时日,韩吟的身体已经变得比从前坚韧了许多,眼见就能游到瀑布边,稍稍喘上一口气了,不想——

“噗——”

一直紧咬着她衣裳的土灵猪在最后一刻终于没憋住,将猪头冒出了水面,呼哧呼哧的喘气,韩吟被它吓了一跳,使劲的拽着它的小短腿,想把它拽回水里,可是还没呼吸畅快的它怎么肯乖乖顺从,蹬了两下腿,就把她的手给蹬掉了。

韩吟试着用心灵沟通命令它立刻,马上潜回水里!不想灵识刚探过去,就发现这只猪此刻满脑子里想的都是——

爽啊!极爽!爽快极了!

果然是猪!

她气得想骂人,可是被土灵猪那欢脱的情绪传染,再抵不住想要呼吸的诱惑,也冒出水面,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真的,韩吟从没发现可以自由自在的呼吸,是这么爽快的一件事,然而爽快过后往往容易乐极生悲,她在喘息的百忙之中转头看了一眼,发现深邃的夜空犹如铺天遮地的黑色幕布,一轮清辉千里的皓月静置其上,而皓月之前,有道人影悬立剑上,正衣袂翻飞的往她这边疾飞而来。

“见鬼!”她一把提起土灵猪的猪腿,将它往瀑布的方向掷了出去,紧接着自己也扎入水中,迅速的疾游起来。

这种情况下再逃到瀑布那边去藏身,显然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然而眼睁睁的呆在原地等死却不合她的行事风格,哪怕要死,她也要挣扎着死去!瀑布那边水势浩大,总比待在原处容易混水摸鱼。

韩吟无法形容逃生的过程有多么紧张,她只知道自己一颗心时刻悬着,总担心下一刻,或是再下一刻,就会有一把剑刺穿她的后背,让她在极致的痛苦中死去。

好在瀑布离她已然很近,赶在苏星沉追上来之前,她成功的钻入了瀑底,土灵猪也跟过来再次咬住了她的衣角,让她带着逃游。

头顶瀑布轰鸣不绝,水花翻浊飞溅,她好几回险险的要被湍急的水流冲走,为了保险起见,只能尽力的往水势相对平缓的潭底游,可是水里的浮力太大,下潜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胸口那憋得快要爆炸的感觉也再次回来。

好死不死的,这种危机时刻土灵猪的灵识还要探过来,她脑子里都充斥着一只猪的急遽尖嚎——

“救命!他追上来了!追上来了!救命!”

“闭嘴!”

“只差两丈远了!”

“我教你闭嘴!”

“啊啊啊!一丈!一丈远!我不要死!”

“再不闭嘴我先爆了你的内丹!”

……

韩吟同那只猪做着无声的交流,被它吵得心烦意乱,然而她也能感觉到苏星沉的接近,因为漆黑一片的水中,隐隐有一道光从她身后射了过来,不用问,那一定是苏星沉施展了聚芒术,可她尽量贴着瀑布边缘游动的,眼前除了水就是浸没在水里的山壁,哪里还有逃路?

不过山壁……

她一直用手攀着山壁来借力往下潜游,摸到的都是千百年来被水流磨缓了棱角的山石,这时借着身后愈来愈近的光,却忽然发现伸手可及之处竟然有道不知是铜是铁的门!

韩吟的心狂跳了两下,可是仔细一看,门上竟连一道缝隙都没有,显然无法用正常方式打开,她又懊恼失望起来。

这一回真的死定了!

土灵猪又探了灵识过来尖嚎,她也没在意它嚎的到底是什么,只是攀住了那门,沮丧的转头去看苏星沉与她之间的距离还有多远,不想指尖却陷入了一孔凹槽。

这外圆内方的形状!

韩吟的心再次狂跳了起来,可是这时苏星沉也已经游到了她的身前,手里的剑隔水往前一送——

谢天谢地,剑势在水里会变得缓慢,而且苏星沉显然不想一剑就刺死她,剑指的地方根本就不是要害,因此韩吟拼着受他这一剑,孤注一掷的将紧捏在手里的东西使劲的摁入了那凹槽里。

剑刺入了她的左腿,巨痛!

土灵猪又开始尖声哀嚎。

原本相对平缓的水流忽然诡异的盘旋起来,速度愈来愈快。

这些事情都发生在一瞬间里,韩吟还未意识到怎么回事,紧贴着门的身体就被倾翻而起,下一刻,她同一大泼水一块,重重的摔在了干燥的地面上,土灵猪也从天而降,砸在她的胸口,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这才发现呼吸到的是空气!潮湿阴冷,带着点陈腐味的空气!

那么苏星沉呢?

韩吟即喜且忧的使了聚芒术,第一眼就看见了她面前的那道门,门上有一孔凹槽,凹槽外圆内方的形状与造化金钱一模一样,她再转头四顾,发现自己身处一间空旷静寂的石室,室内有石制的床榻、桌椅、书架,但除了她和土灵猪外,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

她松了一口气,立起身来的时候,看见地面上有东西在闪闪发亮,手探过去捡起,是那枚在最危急的情况下,救了她一命的造化金钱,真不亏她将之视为护身符贴身配戴,被苏星沉胁迫时都不肯舍弃,不想还真有护身的功用。

韩吟慎重的将造化金钱纳入怀里,这才去仔细检查那门,直到确定这门的厚度足够将苏星沉阻隔在外,她才彻底安了心,然而惊惧过去,疑惑又生。

这造化金钱究竟是做什么用的,怎么能让九玄的人将它看得这么重要,还有,这瀑布底下的石室又是何人建造,为什么启动门上机关的钥匙,刚巧就是这枚造化金钱?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base id='JMlWIs'><blockquote></blockquote></base><b id='Capl'><basefont></basefont></b><optgroup id='pjZDNhlo'><strike></strike></optgroup>
<center id='vgvRYi'><code></code></center><base id='RTRiP'><acronym></acronym></base>
    <big></big><marquee id='ePOoKvOb'><center></center></marquee>
      <bgsound id='vSjYIGm'><thead></thead></bgsound><optgroup id='XvY'><blockquote></blockquote></optgroup>
      <q id='dU'><person></person></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