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二十九章 破解结界
竹简上那些杂乱无章线条形成的图形,与石门上贴的那几道符箓差相放佛,但是仅是瞥过几眼,韩吟依然能完全相信自己也没猜错,如果这竹简上说没准也能找到了灵圃魔法结界的破除方式。果不其然,在翻来覆去看了十来遍,将整册竹简上的内容烂熟于心后,她意外发现灵圃里那些花草果果不其然,在翻来覆去看了十来遍,将整册竹简上的内容烂熟于心后,她发现灵圃里那些花草果树种栽的位置,与竹简上的一道阵法很像。。...

竹简上那些杂乱线条构成的图形,与石门上贴的那几道符箓差相仿佛,虽然仅是瞥过一眼,韩吟仍然能够确信自己没有记错,那么这竹简上说不定也能找到灵圃结界的破解方式。

果不其然,在翻来覆去看了十来遍,将整册竹简上的内容烂熟于心后,她发现灵圃里那些花草果树种栽的位置,与竹简上的一道阵法很像。

问题是像有什么用啊,她又不想布阵,她想破解结界,可是苦于看不懂那些解释文字,只能盯着灵圃怔怔发呆。

过了一会,她忽然捡起一块小石子,迅速的在泥地上刻摁起来。

如果灵圃是纸,那些花草果树就是纸上的黑点。

她手不停顿的摁着点,直到一气摁完,才把石子一扔,转对着地上这平面的图沉吟起来,良久后,她一拍手道:“应该是这样子没错!”

说完她就站起身来,找准了方位,向前迈了一步。

没有撞到结界!

她按捺下欣喜,没有再往前走,而是往右后方倒退了一小步,就这么退退进进,每一步都不依着常理,竟然也顺利的走到了灵圃内,发现身旁刚好有棵果树,上头结着个果子,她就顺手摘了下来,狠狠的咬了一大口。

果肉甘脆,入口生津。

她惬意的眯起了眼,背靠着树干坐下,在和煦的阳光和微风里,慢慢的享受起来。

破解结界的奥秘说穿了一文不值,首先可以确定当初布下这结界的人是要经常出入灵圃来照料花草果树的,那么不可能每出入一次,就要破解一次结界这么麻烦,以此可以推断出,一定有一条便捷的道路通往灵圃之内。

至于怎么找出这条道路,那就更简单了,将画出来的灵圃图对照竹简上的阵法,会发现后者多出了几十个散布的黑点,将这些黑点用线连结起来,就是路径。不过说起来简单,真做起来也挺麻烦的,毕竟不是一条道路直走到底,还需要迂回退绕,她先前沉吟良久,就是在考虑哪两个相临点之间跨越的距离太大,不可能一步到位,需要斜走退步。

话说回来,再简单的破解方式,对猪来说都难如登天,土灵猪急得一边哼哼一边拿后蹄刨土,后来忍不住往韩吟起先走的那个方位冲了过去,第一步顺利通过,第二步就悲剧了,它踏错了位被结界弹出,狠狠的撞在身后的石壁上,撞得两只猪眼都成了斗鸡眼。

“好了,你别急,我就出来。”

韩吟三两口把果子吃完,又随手在就近处采了另一颗灵果,绕出去扔给土灵猪,她自个就坐回地上继续修炼。不想土灵猪食肠宽大,灵果吃完犹未知足,又去拱她的手,闹得她根本没法子静气凝神。

她斜眼睨它:“你想干嘛?”

不用问,猪脑里闪的都是“吃”字。

“够了啊你!灵果不是给你当饭吃的,能吊住命就行,再说谁知道会不会有毒……”话还没说完呢,她丹田内忽然有如刀绞,袭卷而来的疼痛让她脸色蓦然发青。

呸呸呸,乌鸦嘴,还真中毒了!可是她分明有吃过避毒果啊!

疼痛愈来愈厉害,如果说方才丹田里有如刀绞,那此刻就像是有千万把小刀子在不停的戳刺,每一下都令她疼到战栗,她慌忙正了姿势,内视其身,结果发现丹田内那凝成一团的灵气急速的转个不停,几近疯狂,颜色也碧翠深浓到有如墨黑。

看这样子不像中毒,韩吟骇了一跳,难道自己走火入魔了?

这念头刚在脑中闪过,那团灵气就怦然炸开,在丹田内散逸了开来,并且开始往四肢百骸里游窜而去,连疼痛都跟着转移了位置,就像有一种无形的压力,从内而外的将她的整个身体撑涨开来,每一寸皮肤,每一寸经脉,都有被撕裂般的痛楚。

一直以来,她修炼都很顺利,连瓶颈都没遇到过,当然也没想过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猝不及防之下,压根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只能咬着牙,试图去引导那些散乱的灵气,想将之纳回丹田之内,重新凝聚。不想以往调运自如的灵气,此刻几乎不受她控制,即便被她压回丹田之内,只要她一松劲,又立刻游窜而出。

她感觉整个人快要爆炸了,偏偏从外观上看又毫无异状,束手无策的她只好遁从本能,试着使用法术,打出一道道幻符,尽量的将体内的灵气释放出去。

歪打正着!

这两个多月来,她体内的灵气看似只凝聚了一小团,其实已经小有可观,要是控制不好的话,真有可能令她爆体而亡,因此打出幻符,就好似替灵气找到了一个可以宣泄的出路,她身体承受的压力骤然减轻。

一试此法可行,韩吟微松一口气,开始尽量的消耗体内灵气,然而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只要有一丁点灵气还存留在体内,她就觉得很不舒服,于是等她彻底停下来的时候,她整个人就像被完全淘空了一样,灵气和力气,统统荡然无存。

极度的疲惫和虚弱感紧接着蔓延上来,她头一歪,无法自控的倒地昏睡了过去。

密室内不知日月流逝,再次醒来,她看见的仍是那高悬空中的温煦阳光,还有一只长着两对黑色翅膀的猪……

韩吟呻吟一声:“牙牙?”

土灵猪一如既往的扑上来,哼哼着去拱她的脸。

她连忙避让开来,再仔细一看,不是她眼花,土灵猪背上那两对黑色的突起,真是翅膀!敛拢时感觉还不太突兀,舒展开来时,搭着它那猪鼻子一瞧,像极了一只大号的蝙蝠!

谁能告诉她这究竟怎么回事啊?!

韩吟头痛的坐起,忙着检视自身情况,结果发现浑身酸疼无力不说,丹田内还空空如也,再也提不起一丝灵气,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难道她近三个月的努力,就这么付诸东流?

此时此刻,就算再傻她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定是那两颗灵果的问题,否则不可能她和土灵猪都突然生出了莫名其妙的变化,然后她就有点搞不清自己这会该哭还是该笑了。

想哭,那是因为她的修炼是有时日限定的,一下子白掷了近三个月的光阴,对她来说真是无比沉重的打击。想笑的原因也很简单,庆幸啊庆幸,幸好她没吃土灵猪吃的那种灵果,要不头发已经变成青草色了,再长出两对翅膀来,她还要不要见人。

*——*——*——*

周一求推荐冲榜^-^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blink id='jb'><pre></pre></blink>
    <ol id='UJltwP'><marquee></marquee></ol>
      <big id='Ix'><label></label></big><fieldset id='sXd'><marquee></marquee></fieldset>
        <optgroup id='knpcCYi'><strike></strike></optgroup>
        <comment id='drXwOlf'><ins></ins></comment><em id='lrUoqk'><dfn></dfn></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