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三十一章 千里外的村子
空山新雨,苔重路滑。韩吟一身湿裳,头顶趴着土灵猪,肩上提着数卷竹简,沿着陡滑的山道趔趄而下。别问她为什么会在这里,所以她自己还一头雾水,压根儿没闹懂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看见了造化金钱突然间幻出饕餮大口,将那座灵圃,在内天上卷舒的云朵,光耀千丈的太韩吟一身湿裳,头顶趴着土灵猪,肩上背着数卷竹简,沿着陡滑的山道踉跄而下。。...

空山新雨,苔重路滑。

韩吟一身湿裳,头顶趴着土灵猪,肩上背着数卷竹简,沿着陡滑的山道踉跄而下。

别问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因为她自己还一头雾水,压根没闹懂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看见造化金钱忽然幻出饕餮大口,将那座灵圃,包括天上舒卷的云朵,光耀万丈的太阳,还有那满目的绿野,总之那方天地里的一切一切,都生生的吞了下去。

吞完它就恢复了原样,安静的躺在她的掌心里,一动不动,像极了死物,而她转眼发现自己竟然置身于一间狭**仄的石室,长宽不盈一丈,伸手就能触到头顶的石壁。

那石室前后有两道门,后一道通往原先那间空旷静寂的石室,前一道推开后只能看见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连聚芒术都无法将之照亮。

她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想的,大概是不愿从原路出去,再撞上苏星沉吧,于是就冒险摸着黑,走入了那道未知的门,往前行了大约半个时辰,直到那极度的黑暗和静寂差点将她压抑疯狂,她才看见了一抹微光。

她拔腿就朝着那道光冲去,结果差点再次掉下山崖……

嗯哼!没错,就是山崖,因为那暗道的出口,竟然是在山崖上的一座天然石洞里!

这已经够古怪了,她走的明明是平路,结果却从深潭底下走到了山崖上,更古怪的是这山崖绝对不在九玄山,四周没有一点法术结界的波动,也看不到任何她熟悉的景致。

她敲打过造化金钱,想问个明白,可是这法宝没理她,只吐了一瓶丹药给她,她拿起来一看,这不赫然就是她前些日子莫名其妙遗失不见的避谷丸么,原来是被它偷偷吞了下去……

想到这里,韩吟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紧了紧肩头背的竹简,加快了脚步。她得赶在天黑前下山,找找附近有没有人迹,好听打自己目前身处的位置。

大约又行了小半个时辰,转过一道山弯后,她瞧见前边有个正在采野菜的妇人,连忙赶上去,笑盈盈的开口:“这位大婶,我在山里迷了路,想打听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凤泉村……”那妇人话到一半,抬头看见她,面色遽然一变,慌得竟像看见了鬼怪一样,起身就跑,连篮子都撂下不要了。

韩吟先是讶然,转瞬又醒悟过来,苦笑着摸了摸自己散落肩头的发。

差点忘记了呢,她用来包头的布,早就在逃命时不知道落到哪去了,此刻正披乱着青草色的发,头顶还趴着一只长着翅膀的小黑猪,浑身泥湿,狼狈不堪,这模样瞧在普通人眼里,自然有如鬼怪。

她只好从衣裳上撕了半截布包住头发,再将土灵猪塞入那妇人落下的篮子里,提起就走。赶到山脚下,再找人打听,才知道这里是地处澧原的凤泉村,离洛原九玄山足有千里之遥。

韩吟嘴角抽搐:“澧……澧原……”

她分明记得走完那暗道只花了半个时辰,怎么可能就此跨越了数千里!

被问路的那位大爷看见她一脸的震惊,不由关切了一句:“这位小哥,你没什么事吧?”

他年老眼花,只看见面前这人一身稀脏,再想不到是个女孩。

“啊!没,没事。”韩吟稳了稳神:“请问大爷,这附近可有出赁的空屋?”

那大爷微眯着眼迟疑了片刻:“没有,不过村头有间小客栈,你可以住到那里去。”

住在客栈里修炼不太方便,而且看这大爷的神情似有隐瞒,她就再三追问,最后问出二十多年前这村里有位土财主,发家后买了村上最好的地,要盖大宅,然而当初争地时闹出了点事端,死了两三个人,因此宅子盖起来后总是不安宁,闹得那土财主一家吓破了胆,搬去临近的镇上居住,而那宅子也就此荒废了下来。

韩吟听得怦然心动:“那宅子租么,我想住。”

大爷好奇怪的看了她两眼:“那地方白天都阴气森森的,村里人经过时要绕着走,你一个人住就不害怕?”

“不怕不怕,我从小胆大。”

其实说穿了不就是鬼宅么,以她自小流浪的经验来看,这世上的鬼屋有许多是以讹传讹,何况就算真闹鬼,她与那鬼无怨无仇,也未必会被滋扰,再者,她还长着腿呢,要住着真感觉害怕,也可以扭头就跑。

那大爷劝了她两句,见她执意,就指点她去找代管宅院的客栈掌柜。

租钱很便宜,她随便交了一吊钱就足够住三个月了,便又转头跑到村上的杂货铺里买了些零碎东西,住了进去。

还别说,那宅子里种的树多,兼之长年无人打理,荒草丛生,看着真有点渗人,但是韩吟觉得很满意,这样子的话,村里那些人最多在背后议论她两句,不敢找上门来与她闲话八卦,打听她的事情,可不是省了好多麻烦,可以清静安心的修炼了?

至于九玄山,路途遥远,她又不会御剑,无法瞬息而至,暂时就不打算回去了,一来心安处即可修炼,不定非要在九玄,二来她此刻修为实在太差,单身上路遇到危险如何自保?而且苏星沉这亡命徒带给她的威胁感太强了,她潜意识里觉得躲起来,让他找不到自己比较安全。

这一夜,韩吟随便收拾了一间房就独自睡去,没发生什么异常的事情,当然风吹树叶和老宅里惯有的木器吱呀声那是少不了的,甚至还有老鼠啃噬东西的动静,不当一回事就过去了。

次日早起,她找村上的人打听了路途,赶去临近的城镇将身上那一百两的银票兑成些散碎银两和小额的银票,买了两身男式的替换衣裳,还有一顶用来遮发的小帽,接着跑了一趟书铺,去翻寻启蒙字书,最后抱了一大摞书和字贴,打算回去慢慢的习学。

没办法,谁让她的字是囫囵吞枣着学的呢,对字意不怎么了解,对各种历史常识和典故也一窍不通,遇到那些文辞深奥点的书,她就完全看不懂了。

话说回来,书籍和笔墨纸砚都很贵,换作从前,她绝对舍不得花几个月的饭钱去买这种被她视为“鸡肋”的东西,然而如今暂时不愁吃穿,手里有些闲钱,她就对书上的世界无法抑制的好奇渴望起来,而且她也隐隐发现了,方予在解说九玄心法时,常常提起天道、心境、顿悟之类的词,可见修仙前期可以勤奋苦练,但到了后期,还要参悟一些天地间的玄机,让自己的心境契合着修为的提升才行,要是不多念些书,她怕自己到时卡死在修为上,再无寸进。

当然她此刻赶着念书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为了看懂她从石室里带出来的那几卷竹简,因为她从造化金钱的只字片语和自己对九玄的浅薄了解中,推断出建那石室的元一真人,应该是九玄的修仙前辈,如果没猜错的话,造化金钱也该是他从前的随身法宝,这样一位人物留下的竹简,上面应该有一些修仙心得吧,多看看,说不定对她的修为提升极有益处。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big id='FnGjaQ'><b></b></big><s id='BrGReX'><comment></comment></s>
    <samp></samp>
    <pre id='VjJMU'><strike></strike></pre><dfn id='nDGHBrPg'><dir></dir></dfn>
    <pre></pre>
        <basefont id='idQ'><blink></blink></basefont>
        <span></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