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三十三章 金钱你大爷
八月底,小暑刚过不久,天气但是很酷热。韩吟托着下巴,坐在房外的石阶上,被带着凉意的夜风吹得很很舒服。趴在她面前的胡侃了结结巴巴的说了小半个时辰,不仅将自己的来意妄图交代了一个很清楚明白了,还把自己家里的情况,在内祖宗十七代的经历统统一股脑说了出韩吟托着下巴,坐在房外的石阶上,被带着凉意的夜风吹得很舒服。。...

八月初,大暑刚过不久,天气还是很炎热。

韩吟托着下巴,坐在房外的石阶上,被带着凉意的夜风吹得很舒服。

趴在她面前的胡侃已经结结巴巴的说了小半个时辰,不但将自己的来意企图交待了一个清楚明白,还把自己家里的情况,包括祖宗十八代的经历全都一股脑说了出来,就为了证明他其实家世清白,是个好人,从前也没干过什么坏事,这次是被贪欲蒙了心窍,不是有意要冒犯她这位大仙清修的。

他哭得狼狈,不停的磕着头:“只求大仙饶小的这条贱命……”

韩吟看看他:“那要瞧你口风严不严了。”

胡侃一愣,随即会意,抹着泪道:“严!绝对严!今晚的事情,小的一句话都不敢往外传,大仙要不信,小的发誓……”

“发誓有什么用啊?”她又不是没见过当着面信誓旦旦,转头就卖你没商量的人。

胡侃苦着脸,束手无策起来。

韩吟忽然话锋一转,笑吟吟的问他:“你想不想知道住在这里的那位小哥上哪去了?”

怕是被你吃了……

胡侃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敢说出来,只是摇头。

韩吟窥知其心意,就摸着脸道:“你还真猜对了,我确是将他吃了,然后变作他的模样。你瞧,我变得像不像?”

她在村里住这么久,但早出夜归,胡侃其实没同她打过照面,只远远的看见过她两回,哪里知道像不像,然而此时也只能顺着她的话捣头如蒜:“像!很像!”

韩吟却不满意:“我倒觉得有些不像,不过不妨,我如今学了夺舍之法,可以直接强占了人的身体来用,怕是连那人的爹娘都瞧不出异样来。”

胡侃:……

韩吟又上下打量他,有些厌恶的皱了眉:“我真不喜欢你的身体,可要是迫不得已……”

胡侃唬得又哭:“没有迫不得已……小的绝对不会胡言乱语……”

不会就好,要不她就该挪地方了。

韩吟安了心,立起身道:“你去吧。”

胡侃如蒙大赦,下死劲的对她磕了两个头,从地上爬起来就跑。

“等等——”韩吟又喊住他。

胡侃哆嗦着嘴唇:“大……大仙还有何吩咐?”

韩吟扶额:“你去打点水来,把地上这些鼻涕眼泪什么的都冲洗干净。”

好大一摊呢!

她可不想出入都踩着过。

胡侃只求保命,自然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慌忙又去找水桶打水。

韩吟就不再管他,回房去继续看那竹简了。

她果然没有猜错,这些竹简应该都是元一真人的随手散记,内容零乱冗杂,不过涉猎奇多,而且正合她修的九玄心法,对她这个暂时没有师父指点的修仙外行来说,许多疑惑都能在上面找见答案,当然如同拾获至宝。

韩吟一条条查看过去,忽然有行字跳入她眼里,勾得她心思一动——

叶分五色,实大如拳者,五行果也。

这不就是她在灵圃里吃的那种果子么!

绝对错不了,她记得很清楚,自己摘那果子就是因为叶色分明又各不相染,瞧去极为显眼,而且够大够吃。

她连忙看下去,发现上面说五行果珍奇少见,五百年一熟,算得上是三品灵果,但是想吃它的人绝对不多,因为它的效用是让人体能够聚纳五行灵气,而且需要未修炼过的人吃才好,否则灭灵气,毁内丹……

才看到这里,胡侃就瑟瑟缩缩的立在门外喊她:“大仙,我将地清洗干净了。”

韩吟此刻哪有理会他的心思,甚至没意识到他说了什么,头都没抬就随口道了句:“那你去休息吧。”

去休息……

胡侃好忧郁,不知道韩吟是让他回家休息还是在这里休息。他有心想溜回家吧,不敢,有心想问吧,看她在那里专注凝神的看竹简,生怕扰了她,她要生气,立在那里犹豫了半天才悄悄的退走。

韩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还埋头在竹简之中,心情复杂难言,喜忧掺半。

暗喜的是她运气真不错,误食五行果只不过损失了三个月的修为,还没到毁丹重修的绝惨境地,忧烦的是竹简上对五行果的记述就这么一段,后头还写着一句让她心惊肉跳的话,简而言之就是元一真人说了,能不吃就别吃,否则后悔莫及。

“到底为什么啊!”韩吟一头雾水,好想撞桌:“难道这果子除了灭灵气,毁内丹,吃下去还有别的不良后果?”

房里忽然响起“嗤”的一声讥笑。

韩吟微扬了眉,抬眼扫见房外空荡无人,再低头,土灵猪正趴在她脚边呼呼大睡,心里就有些悟了,不惊反喜,连忙从怀里将那枚造化金钱摸了出来,恭恭敬敬的搁在桌上,讨好着问它:“是你在笑么?”

造化金钱懒懒的哼得一声。

韩吟愈喜,因为这造化金钱脾气好生古怪,自从离开瀑底石室后,无论她求恳还是诱惑,它总是装死不语,今日难得肯开口,想来是心情不错,也许哄得它高兴,能从它那里得到些指点。

她就尽量柔着声问它:“你知道么?”

造化金钱极不高兴:“废话,你以为本大爷同你一样蠢,连这种事都不知道?告诉你!天下少有我不知道的事,可我就是不高兴说给你听!”

这口气恣然傲慢到了极点。

韩吟捏拳,吞气,决定忍了:“求求你行吧,告诉我好不好?”

“求得一点诚意都没有,不说!”

韩吟将额头在桌上轻叩三下,又对它拱手:“这样够有诚意了吧?”

“除非你喊我爷,否则不说。”

韩吟能屈能伸:“爷!钱爷!求求您爽快点说了吧!”

“哈哈哈!”造化金钱忽然大笑起来:“上当受骗了吧?愚蠢的家伙!”

闹半天,这家伙是在戏耍她!

韩吟忍无可忍,拍桌而起:“你到底说不说!”

“不说!”造化金钱软硬不吃:“你能拿我怎样?告诉你,本大爷伸指一摁就能将你灭了,少拿先前吓唬那小贼的手段来吓唬我。”

……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cite id='AhRp'><samp></samp></cite><cite id='iYwsCDPl'><q></q></cite><samp id='NAaySLn'><base></base></samp><l id='ZAIctUQV'><label></label></l>
    <dir></dir>
      <person id='mEjReF'><del></del></person>
        <bgsound id='iqaCZd'><del></del></bgsound><ins id='ba'><strike></strike></ins><acronym id='WaU'><pre></pre></acronym><u id='WfHiyda'><b></b></u>
          <ol id='Hsv'><person></person></ol><base id='qQiAUqay'><nobr></nobr></base><bdo id='jYjo'><base></base></bdo>
            <kbd id='LWMxguww'><big></big></kbd><font id='IV'><blink></blink></font><marquee></marqu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