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三十六章 挖坑等人跳
荒宅里花草树木都被连根刨除,韩吟又要胡侃带人在空出的泥地上到处挖大坑,能挖多深挖多深,再顺道在柴房里挖一条可通向外界的暗道。胡侃对她的做法极其诧异:“大仙,您这是要埋东西但是挖地窖……”韩吟说:“不埋东西也不挖地窖,是挖大坑。”挖大坑,接着等胡侃对她的做法极为不解:“大仙,您这是要埋东西还是挖地窖……”。...

荒宅里花草树木都被连根除去,韩吟又要胡侃带人在空出来的泥地上四处挖坑,能挖多深挖多深,再顺便在柴房里挖一条可通往外界的暗道。

胡侃对她的做法极为不解:“大仙,您这是要埋东西还是挖地窖……”

韩吟说:“不埋东西也不挖地窖,就是挖坑。”

挖坑,然后等着人跳!

谁知道苏星沉会不会找到她,不会最好,要真找来了,她也好请君入坑,以此来争取逃跑的时间。

当然,一般的坑要陷住普通人很容易,想陷住修仙者那是痴人说梦,不过仗着手里竹简上的记载和造化金钱的偶尔指点,她要在坑底布几个简单有效的困人阵法还是可以的,随后再让胡侃往坑面上铺了糟木板,洒上一层薄土,按她给的聚灵阵图栽种花草。

聚灵阵有聚纳灵气的效果,自然也能催长普通的植物,对她修炼也稍有助益。

除此之外,她还让胡侃拿着她给的图谱,带人去山里寻了好些蔓蛇藤、迷离花、酸蚀草这些普通但具有一些攻击性的植物,分种在墙下和宅间,再佐以木系法术催养,使其攻击性更强。

这些事情都比较繁琐,不可能在短期内做完,好在韩吟只是未雨绸缪,也不着急,想起什么就吩咐胡侃一声,让他去办,她自己却闭关修炼,没事绝不露面。

私塾先生那里,她早已辞过行了,村里人都以为她已经离去,至于胡侃怎么扯谎来圆他帮着料理宅院的事情,她也没管,因为胡侃没来她这里诉过苦,她就姑且认为他已经处理好了一切。

话说回来,胡侃起初是不愿意帮她做事的,后来发现她这精魅除了行踪诡秘外与常人无异,让他办事时出手还挺大方,惧怕之心就渐去,倒觉得这种狐假虎威的日子过得还挺惬意,不但能对着雇佣来的人指手划脚,连他爹娘也不太唠叨他了,因为他借口赌钱时认得一名过往商客,那商客买了宅院就远行去了,他如今帮着看管宅院,每月都有银钱可挣,到底算是有正经事可做了。

修炼中时光飞度,要不是季节还在循序轮转,从秋至冬,冬尽又再次春生,韩吟简直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觉,不过她仍然搞不清月份日期,直到这日清晨,胡侃替她送来花糕,还大着胆问她要不要出去赏红游芳,她才醒起这日竟是花朝节,她的十四岁生辰。

说是生辰,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只是据小时收养她的婆婆说,拾她回来那日正是花朝节,至于她的名字,是绣在襁褓上的,想是她爹娘取的,可是他们为什么要遗弃她,那就没有人知道了。

婆婆孤苦一人,拉扯她到五岁时就过世了,自那以后,她就再没有亲人,一直流浪街头直到如今……

她从不猜测狠心遗弃她的爹娘会是何等样人,他们既然不要她,她也犯不着惦着念着,不过每当回想起这些往事,记起逝去的婆婆时,她心里还是会有一种涩涩的滋味蔓延上来,今日感触尤深,不知不觉就想起了她在书上看到过的一句话:“人生苦短,能有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胡侃没听清她的低喃自语,但看她陷入沉思之中,就不敢再说什么,悄悄的退了出去,替她带上了门。

韩吟倒不是在沉思,而是这些日子她本就修炼到了将要突破的临界点,此时平静的情绪忽起波澜,心里灵光一现,就带得丹田内那气珠飞速旋绕起来。

须臾,气珠化就一道五芒气丝,至曲骨起,一路陡上,以破竹之势接连冲破她淤塞的二十四道穴窍,却在冲至她眉心祖窍时被阻得一阻,转冲其它穴窍时又已气竭,便一线落回她丹田之内转聚成珠,只是这气珠比往常不同,只豆大一丸,还在疯狂的转个不停。

随着体内气珠的飞旋,韩吟身周的灵气也有如倒卷星河一般,急遽的涌入她的体内,往她那刚冲破的二十四道穴窍扑去——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体内气珠缓绕如初,韩吟才慢慢的睁开眼来,感觉自己神清气爽,灵力比从前充沛数倍的同时,听见耳旁“嘿”一声轻响。

她眼中微光隐动,笑道:“怎么,你又有话要说?”

造化金钱不知是羡是妒,带着酸酸的语气骂了一句:“白痴,什么都不知道就敢引气直冲祖窍,没有走火入魔算你运气。”

修为的突破倏来瞬至,又不由她控制,再说没有师长在旁指点,她只能凭着本能行事而已,哪里知道这些道理,不过连破二十四处穴窍,代表她已经正式踏入了修仙的第二阶段,想来宋越再没理由赶她出九玄了,这大半年的辛苦没有白费,她心情就极好起来,被骂了也不生气,只笑吟吟的回了一句:“下次知道了。”

下次?下次祝她全身灵气溃散,走火入魔而亡!

造化金钱哼一声,碎碎念着继续奚落她。

韩吟却没将它的话听到耳里,她此刻正兴奋,每冲破一处穴窍,就意味着她体内可容纳的灵气多了一倍,如今一气冲破二十四穴,她就有种昔日小水洼,一朝转身成浅池的感觉,忙忙的就要去试从竹简上学来,从前却不够灵气来使的法术。

她先试了个火行法术,灵气幻出的火莲惟妙惟肖,可惜只有核桃般大,打出去撞在墙上,燃了一瞬,化作一道黑烟,灭了……

造化金钱狂笑起来:“噗哈哈哈哈哈……”

韩吟:……

再使一个水行法术,灵气幻出的冰刃寒意侵人,只是外观同样袖珍,不像冰刃倒像寸短的暗器,疾射出去后撞在窗棂上,划出一道白痕,激起一片寒雾,然后,碎了……

造化金钱笑得抽不过气来:“法术好,法术妙,苍蝇蚊子跑不掉……”

就连土灵猪都在旁瞪着猪眼,哼哼唧唧了一会,翻过肚皮,四蹄朝天,以示鄙夷。

韩吟黑线:“你们……”

好过分!

她发了一会恨,决定动身赶回九玄。

当然,她此时仍然没有什么自保能力,不过万一遇上危险吓唬吓唬胡侃那样的普通人应该绰绰有余,最重要的是她还得去找混元心法,不能为了躲避苏星沉,永远龟缩不出。

希望他这大半年没有找到她,已经彻底放弃了吧。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dfn id='XiE'><bgsound></bgsound></dfn>
    <fieldset id='vHTmV'><kbd></kbd></fieldset><cite></cite>
    <kbd id='uJpBIN'><thead></thead></kbd><option id='pjmV'><bgsound></bgsound></option><option id='qhsyo'><base></base></option>
        <fieldset id='AdTiZJC'><base></base></fieldset><small id='Hk'><var></var></small>
        <dfn id='BcquGDoD'><pre></pre></dfn><abbr id='bifykZk'><label></label></abbr><abbr id='jPKZlJkV'><var></var></ab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