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三十八章 祸事上门
修真清贫,两身衣裳,几卷竹简是人生。韩吟将随身携带物什拾掇到乾坤囊里,捧着一匣子金银,刚要唤胡侃进去盼咐两句,就见他惊慌之极的撞了进去。“大……大事好了!”胡侃一改往昔的畏惧,上去就将她往房外拖:“半仙快走,有人来捉妖了……”捉妖!韩吟黑线韩吟将随身物事收拾到乾坤囊里,捧着一匣子金银,正要唤胡侃进来吩咐两句,就见他慌张之极的撞了进来。。...

修仙清苦,两身衣裳,几卷竹简就是人生。

韩吟将随身物事收拾到乾坤囊里,捧着一匣子金银,正要唤胡侃进来吩咐两句,就见他慌张之极的撞了进来。

“大……大事不好了!”胡侃一改往日的惧怕,上来就将她往房外拖:“大仙快走,有人来捉妖了……”

捉妖!

韩吟黑线:“你别慌,究竟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胡侃只顾着往外拖她:“没……没工夫说了,那两人会飞……这会都寻上门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韩吟一头雾水,但听见寻她的是两个人,心里就松了一口气,无论如何苏星沉不太可能同其他人一块来寻她,而且他也绝对没有事先通报的风度。

她决定先出去看看,就把那匣子金银撂到了胡侃手里:“我不在的时候,你拿这些钱去附近置些田产,替我看着这宅院,顺便照顾一下村里的楚夫子。”

楚夫子,就是那位年老鳏居的私塾先生。

胡侃一愣,又觉匣子入手,死沉。

他待要说点什么,就听韩吟道:“绝不许你拿钱去赌,要不等我回来,你哪只手赌了,我就剁了你哪只手,红烧清蒸任你选,让你自个吃下去!”

胡侃胃里顿时一阵翻腾,干呕了两声,再抬眼时,韩吟已经撂下他出去了。

绕过竹丛,还未走到前院。

韩吟忽听上空传来一声冷笑,抬头一瞧,有对男女御剑凌空,两人大概都是十八九岁的年纪,一身绯衣,艳如流火。

她不知道这两人都是流仙门下,男的名唤公孙决明,女的名唤肖云,都已到了聚灵的修为,御剑自然是寻常事耳。

压根没给她开口询问的机会,肖云先问她:“你可是九玄门下弟子?”

韩吟不答反问:“两位是谁,我们认识?”

公孙决明一皱眉头:“你跟她废话什么,杀人偿命,先把她捉回去,听由师尊发落。”

他俩说着就要动手。

韩吟忙道:“等等,什么杀人偿命?你们把话说清楚。”

“还装傻?”公孙决明怒道:“你杀了我师弟!”

越听越糊涂!

这真是无事家中坐,祸事上门来。

韩吟苦笑:“我要说这几个月来我一直都在闭门修炼,从没出去过,更没杀过人,你们不相信吧?”

“废话,口说无凭,谁信你!”

“对了,就是口说无凭,那你说我杀了你师弟,可有证据?”

“我们当然有证据。”肖云瞟了她腰间玉佩一眼:“杀人者使的是九玄法术,而我们找遍了这方圆数十里,只有你一名九玄弟子,不是你还有谁?”

她倒是想杀人,可惜没那个本事!

韩吟越发哭笑不得,在掌心里托起一朵蔫蔫的火莲:“两位已能御剑,想来你们的师弟修为也不差,而我才入九玄不到一年,法力就这么低微,杀杀苍蝇蚊子大概还行,杀人绝对办不到。”

“入门不到一年就能修出火莲,还入了九玄内门?”公孙决明冷笑起来:“我倒不知道,修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容易了!”

好像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

既然说不清,韩吟也不想再同他们扯下去了,何况自从听见杀人者使的是九玄法术时,她心里就有很不好的预感,极想快点离开这里。

“说了不是我,你们要不信,回头上九玄找我对质吧,我现下有急事要先走一步,劝你们也最好离开。”她边说边转身逃跑,仗着地形熟悉,还专往旮旯角落里钻,要不那两人御剑空中,还不是居高临下拿她当靶子打。

她身后传来公孙决明的愤怒喝声:“好狡猾,果然做贼心虚!”

跑,是做贼心虚。

不跑,他们也不会信她的话,仍然对她喊打喊杀,要捉她回去等人发落。

两害相权取其轻,韩吟还没傻到剖腹明志的地步,当然先保命要紧,那些自以为是的人,就让他们继续自以为是去吧,她只当没听见就好。

不想那两人下手还真狠,她才跑了没几步,就有一道雷咒擦着她的身过,打焦了碎石道旁一丛翠竹,紧接着又是一道风剑贴着她的耳过,生生的削去了她的一缕头发,引得紧追在她身后的土灵猪嗷嗷直叫。

木生雷,金生风,学了五行要会用……

韩吟被他们打出灵感来了,二话不说跑到泥地上——

土遁!

尽管她法术威力很差,土遁不了多远,可是总比她两条腿干跑要快得多,而且更为隐蔽。不过她不知道,她这么一遁,御剑追她的那两人惊得差点从飞剑上一头倒栽下来,因为先前明明看见她使了火行法术,怎么这会又突然使出了土行法术!

公孙决明面色先阴沉下来:“怪道她修为浅薄也能杀了师弟。”

肖云叹气:“快追吧,别让她跑了。”

两人说着按下飞剑,落地追去,可是这宅院四处都被韩吟动过手脚,他们一时不妨,不是踩塌了草皮陷入坑洞,连带着触发了里头的阵法,就是扯断了控制机关的丝线,无数毒水竹箭喷射而出。

凭他们的修为,这些机关陷阱当然伤不了他们,最多只能阻他们一阻,这其实也是韩吟最初的目的,因此她把这些机关陷阱都处理得十分恶毒,怎么恶心人就怎么来,譬如公孙决明躲过了竹箭后,发现那毒水才是关键,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的,溅了他一身,又痛又痒还恶臭冲天,而肖云落入坑洞,发现脚下全是软绵绵的青蛇和毛毛虫,想要御剑出去吧,发现被元磁阵给困住了……

可想而知,这宅子里一时间咒骂尖叫此起彼伏,而韩吟就在这咒骂尖叫声里,逃得欢快。

眼见就要冲到柴房,能从暗道里钻出去了,不想胡侃这时正打柴房里奔出来,手里还拖着一把砍柴刀,一副要同人拼命的架势。

“白痴!”韩吟无法形容自己心里的感受,反正不想看见他冲出去变成公孙决明和肖云的泄愤目标,连忙收了遁法,显出身形来,一把将他扯入柴房,紧接着往他屁股上狠狠的踹了一脚,将他踢入了伪装成灶膛的暗道入口:“快滚,有多远滚多远,三个月内不许你回来!”

当然,她自己也是要从暗道里逃跑的,可是不想被人留意到这个地方,刚要去把柴房门掩上,就见门外笼上了一道阴影。

她抬头,看见一位男子身着青裳,凤眸纤长,神情淡漠。

苏星沉!

韩吟瞬间就想到了这个名字,尽管这是她头一次看见他没遮没挡的正脸,尽管他敛起了上回初见时那一触即发的杀气,然而那份熟悉而又凌人的威慑气息,不需要用眼睛去看。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ol id='OJLFP'><address></address></ol>
        <samp id='PgPak'><del></del></samp>
        <label id='xBUfve'><u></u></label><small id='Mf'><optgroup></optgroup></small>
        <kbd id='vxcHW'><font></font></kbd><center id='was'><dfn></dfn></center><blink id='NBkBIsDG'><bgsound></bgsound></blink>
        <blink></blink>
          <del></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