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四十章 你们怎么不去死
苏星沉的气势摄人。令狐苍耳不知道怎的竟觉怯懦,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为什么?流仙门与九玄素常交恶,即使我师弟有什么地方开罪了你,你也不应该下这样的狠手。”苏星沉凤眸微挑,语带讽意:“大约是所以流仙门与九玄关系太好了。”这算什么答案……令狐苍耳公孙决明不知怎的竟觉胆怯,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为什么?流仙门与九玄素常交好,即便我师弟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你也不该下这样的狠手。”。...

苏星沉的气势摄人。

公孙决明不知怎的竟觉胆怯,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为什么?流仙门与九玄素常交好,即便我师弟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你也不该下这样的狠手。”

苏星沉凤眸微挑,语带讽意:“大概就是因为流仙门与九玄关系太好了。”

这算什么答案……

公孙决明完全听不懂,茫然无措的望着他。

“师弟。”肖云忽然开口,声音里带着惊慌:“他……他是苏星沉……”

两派既然交好,那么九玄掌门罗瑾广传缉拿令时,自然送了一份到流仙门。苏星沉杀人的原因简单到了极点,被那姓赵的流仙门弟子认出了身份,杀人灭口,不让其回去通风报信而已,再者,大概也有嫁祸九玄顺便利用其他门派搜查凶手的力量,寻找韩吟下落的意图。

公孙决明原只觉得苏星沉有些眼熟,被肖云喝破后才恍然大悟,心里也跟着一沉。方才偷袭没有得手,他就知道自己与苏星沉实力相差悬殊,本想拖着尽量不要再次动手,然而此刻的事实告诉他,这已经不是他想不想动手的问题了,而是苏星沉摆明了不会放过他们。

与其束手待毙,不如拼死一搏!

“师姐,我们跟他拼了!”公孙决明一咬牙,左手捏了个诀,就有一道青气旋起,覆笼在他的剑上。这是施了风咒,能提升速度,因此他再次倏然出剑时,动作快到几不可见。

肖云跟着一道雷咒,朝苏星沉狠狠劈去。

这两人抱着拼命的架势,出招自然不遗余力,然而在苏星沉眼里,他们这些微末道行很不够瞧,他都懒待闪避,剑尖由下至上这么一划,立刻有一道冰幕拦在了他的身前,两人法术撞上去,瞬间灭于无形,连冰花都没擦起分毫。

苏星沉冷冷一笑,他面前的冰幕立刻碎成千万道冰矢,往流仙门两人面前疾射而去。

三人动起手来,小小的柴房里法术光华倏隐倏现。

韩吟哪里管他们谁胜谁负,谁死谁活,她等的就是苏星沉稍稍分神的这一刻,探手往乾坤囊里一摸,掏出一把足有枇杷般大小的黑丸,兜手就全往苏星沉脚下摔去,与此同时,她疾退两步,使了土遁之术,立刻地行而去,边逃还没忘了边给自己加持风咒和冰幕。

“轰”一声巨响,整间柴房被炸得四分五裂,冲天而起的火光中杂着凛冽的冰芒,紫青的雷光风影,当然还有此起彼伏的三两声惊呼。

谁都没想到,韩吟还留了这一手。

老实说,韩吟自己起初也没想到,她只是觉得在苏星沉面前动用法术,简直如同班门弄斧,何况她的法术威力实在糟糕,就算苏星沉不闪不避硬生生的承受她的攻击,会受到的最大伤害,可能也仅是擦破点皮而已,因此她急中生智,想起前几个月修炼未成时,她让胡侃重金收购回来防身的霹雳弹。

不管怎么说,这种身价堪比黄金,极其珍贵的江湖独门暗器,总比她的法术威力大些,攻击的范围广些,而且用起来也比法术更隐蔽而不易觉察,就算伤不了苏星沉,也能阻他一阻,给自己留点逃跑的时间。

她赌对了!

苏星沉虽然修到了丹成境界,身体比普通人要强韧许多,但到底还未飞仙,毫无防备之下,饶是他反应迅速,立刻用水幕挡得一挡,仍然被炸得浑身气血翻腾外兼皮绽骨裂,喘得两下,连吐了几口血,连忙捡个地方盘膝坐下,养气调息。

他都如此,肖云和公孙决明当然不会安然无恙,他俩先被冰矢击中,浑身千穿百孔,再被霹雳弹掀起的气流轰飞,都受了极重的伤,唯一幸运的是此刻苏星沉顾不上再来追杀他们,各吞了一丸流仙门的疗伤药后,两人勉强御起飞剑,仓惶的逃离而去。

至于韩吟,她修为最差,离苏星沉还最近,尽管有所防备,但也伤重到有可能毙命,只是她不敢停下来疗伤,强撑着一边吐血一边遁逃。

当然,她不是头脑一热就冲动的傻瓜,敢用这种两败俱伤的拼命法子,自然就有相应的盘算,因此她遁行没多远,就有土灵猪叼着一颗灵果迎了上来。她二话不说,接了灵果就吃,等到感觉一股清凉之意透腹直下,她就用灵气带着药力周转全身内脏经脉,于是身受的内伤外伤骨伤包括脸上被苏星沉用冰刃划破的毁容伤,都迅速的愈合起来,疼痛立消。

韩吟轻吁出一口气,幸好她留了个心眼,听见胡侃说有人寻上门,赶出去查看时就将造化金钱藏到了土灵猪的阔大猪耳里,若非如此,恐怕她早同土灵猪一起死在这里,连尸体都凉透了。

造化金钱在她吃灵果的时候就很不高兴,这会仍在颠来倒去的反复咒骂:“你们怎么不去死!长了三百年的回春果啊,一共就三颗,给你们吃真是浪费了,我觉得你们的命都没这灵果值钱……”

“闭嘴!”韩吟很干脆的打断它:“你再吵我想问题,等会被追上,我就立刻把你扔给苏星沉,先保了我自己的命再说!”

造化金钱:……

韩吟不再理它,找准方向同土灵猪一起往暗道的尽头遁行,因为暗道的出口是在村里一座新搭起的民宅里,当然是她让胡侃雇人买地搭建的,里头备着两匹好马,足够她替换着骑行千里。

然而即便如此,她担心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因为马行再快也快不过御剑,苏星沉调息内伤用不了多久就会追来,到时她可能还没逃出这村子的方圆百里,很快就会被搜见。

要不然,干脆别逃太远,找个临近的村镇先躲起来?

此念一出,立刻就被她打消了,她觉得修仙者身上一定带有某种特别气息,或者说有修仙者待的地方,四周的天地灵气一定会有不寻常的波动,否则已同九玄相隔千里,苏星沉怎么仍能找上门来,就连那两名流仙门弟子,在他们的师弟遇害后,也没费什么劲就找到了她。

韩吟郁郁的叹一口气,还是逃一步算一步吧,如果老天爷注定要让她死在苏星沉手里,她也没什么办法,唯一能做的只有在临死前加把劲的使坏,想法子把造化金钱藏得谁都找不到,这样即便她死了,躲在黄泉之下看着苏星沉焦头烂额的四处找寻,也有一种聊胜于无的复仇快感和损人不利己的乐趣。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pre id='UdL'><ins></ins></pre>
    <dir id='QQ'><b></b></dir>
      <bgsound id='nTaqUcM'><b></b></bgsound><em id='gpnXST'><del></del></em><font id='ycqF'><blink></blink></font>
      <ins id='ZAelSZ'><strike></strike></ins><l id='dD'><bgsound></bgsound></l><samp id='GKo'><blockquote></blockquote></samp><option id='YLWOvJS'><ins></ins></option><option id='ErVuUsr'><person></person></option>
        <font id='Pr'><legend></legend></font><small id='QsgK'><address></address></small><xmp><abbr></ab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