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四十一章 千里鹤
韩吟灰头土脸,满身血污的从暗道里遁出时,胡侃先急切热切的迎了上来。“大仙,您没事儿吧?”他唠唠叨叨说个不停地:“我怎么瞅见大宅那边起了火,黑烟冒个不停地,那……那两个恶人太可恶了,要切记我找人去灭火,顺道把他们撵出村去?”他还不明白苏星沉的事,“大仙,您没事吧?”他唠唠叨叨说个不停:“我怎么瞧见大宅那边起了火,黑烟冒个不停,那……那两个恶人太可恨了,要不要我找人去救火,顺便把他们赶出村去?”。...

韩吟灰头土脸,满身血污的从暗道里遁出来时,胡侃先焦急关切的迎了上去。

“大仙,您没事吧?”他唠唠叨叨说个不停:“我怎么瞧见大宅那边起了火,黑烟冒个不停,那……那两个恶人太可恨了,要不要我找人去救火,顺便把他们赶出村去?”

他还不知道苏星沉的事,只当是流仙门那两名弟子与韩吟斗法,显而易见,韩吟吃了大亏。这要搁在数月之前,头一个拍手叫好,大喊邪不胜正,妖孽必死的就是他,然而与韩吟相处了半年后,此时此刻心态已变,他不由自主的就替这“妖孽”担心起来。

韩吟疲惫一笑:“不用了,我立刻就要离开,你最好也走……”

话犹未完,外头大门被人轻敲了三下,紧接着有个对韩吟来说十分耳熟的声音喊了一句:“有人在么?”

他怎么会来?

韩吟讶然的对着胡侃使了一个眼色。

胡侃立刻跑去开门,片刻后领进来一名布衫老者,正是村里那年老鳏居的私塾先生。

“楚夫子……”对于他的到来,韩吟一肚子疑问,甚至还有几分尴尬,因为早几个月前,她就同他辞过行了。

楚夫子微眯着他那皮肤松驰的昏花老眼,看了看她的狼狈模样:“遇到麻烦了?”

韩吟闹不清他的来意,也不知道他怎能找到这里,但听他言语一如既往的温和,没带丝毫恶意,就苦笑着点了点头。

想是觉察到了她的不安,楚夫子自己解释了:“老夫瞧见柳家老宅上空有人御剑来去,方才还失了火就猜着了。”

韩吟稍稍安心,然而此刻正值她性命攸关之际,她真没什么闲工夫同这位老先生温酒闲谈,只好直言道:“夫子,不瞒您说,我这会要赶着逃命……”

她话未说完就被楚夫子抬手打断:“你还不会御剑吧?”

没错,可是……

他怎么知道!

韩吟心里疑惑更深,眼睁睁的看着他递了一只木匣到她手里,她打开一看,里头搁着一只纸鹤,很明显是被施过法术的,有数道流幻的光泽在上面倏隐倏现,除此之外,匣子里还放着一块白玉佩,样式同她腰间悬的那块一模一样。

瞧见白玉佩的那一瞬间,她心里掠过一些猜测,然而楚夫子身上没带半点修仙之人该有的灵气,与普通人一般无二,她还是想不通,迷乱的感觉愈发深了。

“老夫知道你大概有不少疑问,但事情说来话长,这会没工夫提了,你回头看看这封书信就知道了。”楚夫子说着又递了一封厚厚的书信给她:“信末还附着老夫一个小小的请托,若是不为难的话,就请你替老夫留意着查查。”

他话说得明白,韩吟自然也干脆,接了信就道:“夫子放心,若是力所能及之事,我一定替您办到。”

楚夫子甚是感慨的看了她一眼,又道:“这纸鹤老夫藏了多年,一直没用,不想今日倒派上了用场,你就骑着它去吧,听说可御至千里之外。”

韩吟正愁自己躲不开苏星沉的御剑追踪,一听此言自然大喜,连忙恭恭敬敬的朝楚夫子施礼道谢,随后依着他传的用法,将那纸鹤托在掌心里,吹渡了一口气过去——

那纸鹤忽然昂首舒颈的活了过来,发出了一声清绝的鹤唳后,意态优雅的展了双翅,从她的掌心里蹁跹至地,长到了正常仙鹤的体态,然后就衔起她的衣角,示意她骑乘上去。

看见这一幕,楚夫子尚好,胡侃却是惊得连眼珠子都差点砸到地上了。

韩吟抱了土灵猪乘上那鹤,回首望了他们一眼:“这里很不安全,胡侃你快牵了马厩里的马,带着夫子和你爹娘去别处躲上数月再回来。”

她确定苏星沉对普通人没有兴趣,但不确定追寻不到她,他会不会拿别人泄愤,所以能避开他的话,最好尽量避开。

胡侃答应一声,慌忙奔去牵马。

韩吟从小到大,南来北往都是独自一人,似乎从来不需要同人说什么再见,也从来不会有离愁别绪,然而此时将要离去,心里却忽然生出些恋恋不舍的感觉来,不敢再多留停,只道一声:“夫子保重,后会有期。”

楚夫子负手含笑,微微颔首。

韩吟连忙掩饰着心里离绪,伏身鹤首轻语一句:“九玄山。”

那鹤没有半点停留,纤长的鹤腿在地上轻轻一蹬就冲天而去。

韩吟顿时有种下一刻就要撞入碧青云天的错觉,再回望一眼,见身后的人影愈远愈渺小,整座凤泉村也好似木雕泥塑出来的玩物摆件,仿佛只手就能遮覆起来,心里不禁一动,生出无限感慨来,连丹田内原本缓慢旋绕的气珠,都跟着生出了些感应,无须她催动心法就自行的吸纳起她身周的天地灵气来。

她以为自己的修为再次得到了突破,欢喜的唤起造化金钱来,将这变化告诉了它。

谁知造化金钱毫不留情的奚落起她来:“你以为修仙比你吃饭还要容易啊,刚冲破二十四处穴窍,稍有感悟就能再次突破?天纵奇才也到不了这个境界,何况你只不过比蠢才略强那么一点。”

韩吟脸黑起来:“废话不要,说重点!”

造化金钱咯咯直笑:“告诉你,你很蠢,这还不是重点么?”

“很好。”韩吟斜睨着它:“蠢才通常都会干些蠢事,譬如回到九玄的时候,不小心让你被人瞧见什么的。”

造化金钱哑然一瞬,随即愤怒起来:“你发过誓,不能把我交回九玄!”

“对嘛。”韩吟悠悠然道:“我只是不小心让人瞧见你而已,他们若要来抢,可不能算我的错。”

无耻已经没有底线了!

造化金钱憋了半晌,差点憋出内伤来,这才挣扎出一句:“我可是生出灵识的法宝,就不信你能舍得。”

韩吟微扬了眉:“成天辱骂我,奚落我,嘲讽我,嗤笑我,我还要为之拼命保护,不让苏星沉抢夺走的法宝,有什么舍不得的?”

被打败了……

造化金钱语带哭腔:“好嘛,告诉你,你还没过入窍修为,生不出护身罡气来,御空飞行不适时,自然会带得体内灵气运转起来,吸纳一些身周的天地灵气来护体。”

御空飞行的不适?

韩吟只顾着同造化金钱斗嘴了,还没留意这个,被它一提才觉察到胯下那鹤飞行的速度愈来愈快,擦过她身体的风也愈来愈刚劲,的确令她感觉很不舒服,而且最重要的是那鹤还在加速!她可以吸纳来护体的天地灵气却十分有限,渐渐的就感觉到身体被风擦得生疼发烫,连呼吸都困难起来,再这么下去,用不着苏星沉杀她了,光是这空气的阻力就大得能够让她死上一百遍啊一百遍!

她不禁有些惶急起来:“那要怎么办?”

造化金钱又嗤笑起来:“白痴!”

随着它话音声落,那鹤身上忽然亮起一道莹芒,如同七彩透明的琉璃一般,将她整个身子笼罩其中,她立刻就感觉不到御空飞行的不适了。

韩吟一怔,这才想起——

对哦!这鹤是楚夫子送给她的,如果他这种未曾修仙的普通人都能骑乘,那么上头一定施了可以用来护体的法术……

*——*——*——*

擦汗,昨天更的那章,有筒子没看懂土灵猪怎么活的么?

我以为自己已经把关联的条件都写清楚了,怕再多写有画蛇添足的嫌疑,就没有明确的交待一句,然后今天有两三位筒子问了,说没懂,话说,真的没写清楚么,要是这样的话,我回头再去补一句……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var id='MtKTd'><tt></tt></var><optgroup id='NRRk'><bdo></bdo></optgroup>
    <optgroup id='Vwjy'><thead></thead></optgroup><del id='ETmAIR'><xmp></xmp></del>
      <em id='BiASVjgE'><dfn></dfn></em>
        <center id='tKyaVB'><cite></cite></center><acronym id='HA'><base></base></acronym>
          <cite id='Pb'><l></l></cite><em id='gQNE'><s></s></em><blockquote id='FWy'><listing></listing></block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