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四十二章 往事
鹤行速度迅速,也很最稳妥,却想要飞到九玄,总需花费那么一两个时辰,韩吟可以享受了一会那碧空自由的翱翔的自由的宁静后,心里的疑问就渐渐地泛了上去,急忙从乾坤囊里取出来书信看出来。信有两封,看得出来其中较长的一封是先前写的,字里行间无尽犹疑,另一封寥寥数语,信有两封,看得出其中较长的一封是早先写下的,字里行间无限踌躇,另一封寥寥数语,像是急切间挥就,字迹微草,墨色尚新。除此之外,信间还另夹着一幅工笔素染的人物画像,画上女子虽无绝世丽容,却有临风仙姿,令人一见忘俗,不过韩吟最感兴趣的,还是这女子身上的衣饰。。...

鹤行速度很快,也很稳妥,然而想要飞到九玄,总需要耗费那么一两个时辰,韩吟享受了一会那碧空翱翔的自由舒畅后,心里的疑问就渐渐泛了上来,连忙从乾坤囊里取出书信看起来。

信有两封,看得出其中较长的一封是早先写下的,字里行间无限踌躇,另一封寥寥数语,像是急切间挥就,字迹微草,墨色尚新。除此之外,信间还另夹着一幅工笔素染的人物画像,画上女子虽无绝世丽容,却有临风仙姿,令人一见忘俗,不过韩吟最感兴趣的,还是这女子身上的衣饰。

白衣、素簪、青囊和玉佩!

嗯哼,这不就是标准的九玄装束么,不用想都能猜到这女子肯定是九玄的内门弟子,楚夫子收藏的那块玉佩,也应该是她的物事。

韩吟随手就去翻那块玉佩,在背面找见蝇头般大小的两个篆字:暮雪。

她忽然就想到了一句诗:“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造化金钱在她怀里接口:“好酸好酸。”

韩吟没理它,只觉得这个名字挺凄凉的,再看画像上墨迹已陈,纸张也有些泛黄,心思不禁一动,窘窘的想着,这女子该不会是楚夫子年轻时的相好吧?

这样的想法其实是人之常情,但是看过信之后她就觉得自己的想法太猥琐了。

暮雪是这女子的名,可是前头还带了一个姓。

楚,楚暮雪,楚夫子的独女。

长信上记述的全是她的事情,但大概是楚夫子满怀慕子之思,想要寄情于文,因此行文不免有些罗嗦,唠叨了不少无关紧要的琐碎事情,韩吟费了点劲,才从中整理出他要说的重点——

楚暮雪失踪了。

不过说失踪大概不太准确,据推断她应该是自行出走的。

这个消息,最初是她的师父带给楚夫子的,但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为何失踪,她师父都不肯说,只留下了白玉佩,希望楚夫子能在楚暮雪归家时,将玉佩交与她,劝她重回九玄。千里鹤也是同玉佩一块留下的,她师父担心她执意不肯回去,说若是如此就请楚夫子将这鹤放飞带信,到时他亲自登门来劝。

然而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楚暮雪从未归家,至今仍然杳无音信。

起初楚夫子还有按捺不住想出门找寻女儿的冲动,可是茫茫天下,他不知该从何找起,又怕万一他出门的同时女儿归来,两人错过了不能相见,于是拖着拖着,渐渐的就死了心,直到看见韩吟身上悬的玉佩,再次勾起伤心事。

他请托韩吟的事情当然与之有关,一来是想让她今后去别处时,替他留意一下楚暮雪的下落,二来即便找不到,他也很想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请韩吟替他在九玄打听。

这两件事,说难不难,说易也不易,韩吟不敢说能办到,只能记在心里,回头留意罢了。

她又去看那封短信,这上面写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楚夫子早就发现了她的身份,可是事情毕竟过去二十多年了,他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因此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找她打听,犹豫的过程中,他就拿笔将这些往事都记录了下来,免得到时真想说了,却因情绪过于激动,说不清楚。

至于他为何知道她没有真正离去,破绽全露在胡侃身上,简单推断一下就知道除了她这种修仙者,似乎没有人能让胡侃这昔日懒到可以躺着死的赌徒勤快起来,何况只要假设她还没走,那么荒废多年的闹鬼宅子忽然有人买下,还有其他零零碎碎多少透着几分古怪的事情,就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看完信,韩吟一笑,她还真没想到自己露了那么大的破绽呢!想想也是,那段时日她一直忙着修炼,哪有工夫去掩饰那些蛛丝马迹,只要能瞒过大多数人,没有什么大麻烦找上门也就够了,不过这也给她提了个醒,将来要是想掩饰身份,一定要将腰间那显眼的玉佩摘下,不然就有掩耳盗铃的嫌疑了。

出了一会神,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将造化金钱取自掌心,托着它问:“你听没听过楚暮雪这个名字?”

造化金钱答得飞快:“没听过!”

过了一会,又加重语气补一句:“绝对没听过。”

韩吟十分狐疑的盯着它:“那元一真人建的石室里,为什么会有施了缩地成寸术,直接通往凤泉村的暗道?”

造化金钱一噎:“这种事情,你应该去问元一真人。”

“他已经死了,没处问去,但你是他的随身法宝,他的事情你怎会不知?”

造化金钱忽然暴躁起来:“说不知道就不知道,你烦不烦啊!”

韩吟唇角微扬:“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当我猜不到么。”

“你猜到什么?”

韩吟一字一顿道:“楚暮雪的师父就是元一真人!”

造化金钱:……

“是不是?”

造化金钱:……

“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

造化金钱没憋住,小小声问她:“你怎么猜到的?”

韩吟笑吟吟道:“暗道通往凤泉村,建的人一定同那地方有些渊源,这样的人,我目前知道的只有两个,第一个是楚暮雪,第二个是楚暮雪的师父。另外,暗道在石室里,而石室除了元一真人外,大概就只有他弟子有机会进去了,交错着一对比,答案不就出来了?”

造化金钱无可奈何:“算你有点小聪明。”

韩吟就软了声气求道:“我们这次能脱险,全靠楚夫子帮忙,书上不是说知恩要图报么,我答应要帮他打听楚暮雪的下落,你要是知道些什么就告诉我,只当是报了他的恩,好不好?”

造化金钱沉吟了一会:“我只能告诉你当年他们师徒俩因一件事情闹翻,楚暮雪摔了玉佩,留书发誓今生今世绝不再回九玄,后来她也当真没有再回去过,就这样过了没两年,元一真人修炼时出了岔子,爆丹而亡,我就被罗瑾这老匹夫封印在了聚仙峰上,直到苏星沉将我盗出来。这些年来九玄的事情,我一概无知无闻,当然也不知道她的下落,你再追问我也没有什么用。”

韩吟被它说得愈发好奇:“他俩为了什么事闹翻的,你说清楚一点。”

造化金钱冷笑起来:“好奇心会害死人,劝你不要再问,多活两年为妙。”

……

韩吟不死心,再三追问,可是造化金钱一反常态,就是装死不肯理她,她无奈之下倒赌起气来,不说就不说,了不起么!事情只过去了二十来年,她就不信没办法从别人嘴里打听出来!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bgsound id='dy'><big></big></bgsound>
<legend id='MyiFp'><sub></sub></legend>
    <u id='DqBYny'><abbr></abbr></u>
    <tt id='gRr'><strong></strong></tt>
    <u id='EmrjESAZ'><big></big></u>
      <thead id='HV'><blockquote></blockquote></thead>
        <address id='HbwC'><sup></sup></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