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四十五章 柿子捡软的捏
为什么会挑她……韩吟思绪一转,答案立现,悔得她真想把自己的手给剁下去。很较为明显么,不在场的都是些眼光狠毒的老家伙,她适才给秦无邪施的那个伤口愈合术,肯定曝露了她的修为和她比通常人都要弱上许多的法术威力,柿子捡软的捏,不捏她捏谁?至于掌门罗瑾如何作想很明显么,在场的都是些眼光毒辣的老家伙,她方才给秦无邪施的那个愈合术,一定暴露了她的修为和她比一般人都要弱上许多的法术威力,柿子捡软的捏,不捏她捏谁?。...

为什么会挑她……

韩吟思绪一转,答案立现,悔得她真想把自己的手给剁下来。

很明显么,在场的都是些眼光毒辣的老家伙,她方才给秦无邪施的那个愈合术,一定暴露了她的修为和她比一般人都要弱上许多的法术威力,柿子捡软的捏,不捏她捏谁?

至于掌门罗瑾如何作想,她就不太清楚了,莫非觉得她入门不到一年,修到入窍是天纵奇才,这才决定赌上一把?

韩吟愈想愈心虚,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根本不是什么天纵奇才,而是天下第一倒霉蛋!要不怎么刚甩脱苏星沉,就被逼着上擂台。

看见四周其他人的目光都再次投射到她身上,她连忙抬手反对:“我……我不行……”

方予将她的手往下使劲一按:“掌门发话了,你反对有用么?”

有用没用也要试过才知道,何况五行灵脉对她来说很重要,她不想上场就输出去,于是再次高举双手,叫嚷起来:“我入门才不到一年,什么都不懂,这样不公平……”

她说的全是实话,入了九玄后,只有方予这位师兄指点过她,还有就是零零碎碎的从元一真人遗下的竹简里学了些东西,认真说起来,她真是什么都不懂,可是旁人哪里信她这话,尤其是不明真相的青云派弟子,送她一片嘘声。

洛云卿衣袖一拂,将她的手压下:“别罗嗦了,最多就是输了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眼光比方予还要犀利些,瞧得出若是没有她突然回来搅局,方才秦无邪已然胜了,因此她这场就算输了,掌门也不会怪她。

那台上费游真人也认为她只是在有意示弱,微微一笑道:“你放心,你既是入窍修为,我们青云派也定会找个同是入窍修为的弟子上场,绝对公平。”

他说着用目光一转,就有一名青衣少女步上石台,她模样似乎比韩吟大不了两三岁,修为应该也是入窍,而且韩吟不带兵刃,她也空着双手,看上去还真是公平到了极点。

韩吟为难的转头去看厉青寒,不想这无良师父压根就不朝她望上一眼,慕十三呢,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不见人影,她再看掌门罗瑾,罗瑾的目光里倒没有责备之意,只是对着她微微颔首,意示鼓励,还有唯恐天下不乱的方予,已经开始将她往石台上推了,还说:“相信我,你一定能行。”

说得轻巧,相信他有什么用,他能帮她上场打么……

韩吟感觉自己被逼到了悬崖边上,不往下跳已经不行了,只好硬着头皮上了石台,不过她性格到底还算干脆,事到临头逃避不得,就豁出去不再退缩,只想着如何取胜了。

她心思灵动,须臾盘算已定,就对着那青衣少女稽首为礼,道声:“我入门时日尚浅,什么都不懂,还请师姐指教。”

箫茵茵回了一礼,道声:“不敢,一会若有得罪处,师妹多多见谅。”

照理说两人该各退数丈,等着费游真人出声示意才开始比试,可是韩吟哪里知道这些规矩,觉得礼施完了,招呼打完了,总不能两两相对的傻站着不动吧,于是一扬手,早就已经暗暗运转心法,凝在手间的冰刃就朝着箫茵茵挥出。

“你——”

饶是箫茵茵反应迅速,疾退了避让开来,仍是被冰刃划破了衣裳,擦伤了小腹,待要喊说她不守规矩偷袭吧,韩吟哪里给她喘息的机会,法力运转之下,那冰刃已碎成数道,全都疾射而出,直打她面门要害。

这一招是同苏星沉学的,只是韩吟修为哪里有苏星沉那么高深,没学过剑诀,没练过罡步,力道也不足,斗法经验更是半点没有,只学了似是而非的皮毛,根本没有什么伤人的效用,箫茵茵只要不理不顾,直接出手反击,定能抢回先手,三两下就将她打趴了。

可问题就在于箫茵茵不知道,即便瞧出韩吟法术威力不强,她也不敢冒险硬抗,于是被逼得退了再退,一边催动法术护身,一边在心里大骂韩吟无耻。

韩吟倒也被骂得不冤,她出手后听见四周嘘声一片,就知道自己一定错了什么规矩,换个厚道些的人,也就立刻停手赔错,重新来过了,她却想着只要两派掌门没出声阻止,她就假装不知道,因为别看她同箫茵茵都是入窍修为,这入窍初期和入窍中后期,实力其实天差地别,不抢先手,不拼速度,她必输无疑。

不过她是五行灵气,法术威力虽差,却比单行灵气多个好处,那就是灵气可分五道轮转,她用水行灵气催出冰刃攻击的同时,已经暗暗的运转金行灵气给自己加持了提升速度的风咒,紧接着又用土行灵气来催动地陷术,五行灵气这样轮番使用之下,她几乎就等于没有了蓄力的限制,而单行灵气却不同,只要修为没到丹成,催出一道法术后,灵气需在丹田内运转一周,才能再次催出另一道法术,中间有个停顿的过程。

箫茵茵亏就亏在这里,她连退数丈后,身周先幻出无数绿叶飞绕相护,迎上韩吟的冰刃自然立时将其撞散,但她还得等灵气运转后再催藤鞭来攻击,不想这时脚下就忽然一陷,整个人趔趄着往后仰去。

意外之下,她头脑顿时处于迷乱状态,一时间根本想不通韩吟怎么能用地陷术,而且速度如此之快!为了不让自己倒下,她随手就使了一招根深蒂固,将自己牢牢的扎在了地上,想着先喘口气再说,谁知韩吟却还有接连后招,她只看见眼前掠过一片刀光剑影,回过神来时,护身的叶盾已被相克的金行法术破去,接着就是一朵奇小无比的火莲,“啪”的打到她的脸上。

火莲威力很弱,箫茵茵只受了点小伤,但是也会感觉到痛,而且被韩吟这么劈头盖脸一阵疾打,心里恼意早就窜了起来,恰好这时丹田内灵气运转一周,她立刻催出藤鞭就想朝韩吟身上抽去,不想颈间已是一凉一痛,韩吟生生的架了把冰刃在她的动脉上,笑吟吟的道了声:“师姐,承认了。”

……

冰刃不比火莲,到底是锐利之物,威力再不济,刺入柔软的肌肤和颈脉也是绰绰有余,这一场,自然是韩吟胜了。

然而说时迟,打时快,从两人上台至起手比试,其实只度过了数十次呼吸的时间,聚仙峰上顿时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怔在那里发呆,完全回不过神来。

箫茵茵也是极其无语的盯着眼前这张带着一道淡淡伤痕的脸,她到现在还没想通,这人的法术威力差到不及她的一半,砸在身上最多也只是痛上一痛,造不成什么危及性命的大伤害。

那么,她究竟是怎么输的,而且还输得这样快!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basefont id='HGMkVD'><b></b></basefont><xmp id='Nthyb'><var></var></xmp>
      <pre id='fOkR'><q></q></pre><var id='JVPJFi'><sub></sub></var>
      <blockquote id='bGFyrlMn'><i></i></blockquote>
        <dfn id='DtmEEBQq'><comment></comment></dfn><s id='FJ'><strong></strong></s>
        <tt></tt><tt id='pSvOM'><bdo></bdo></tt>
          <comment id='iO'><label></label></comment>
            <big id='PHKl'><legend></legend></big><code id='QnTw'><sub></sub></code><small id='ErbjZZy'><code></code></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