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四十六章 尽人事听天命
沉默了一会后,全场一片轰的一声,声震满峰。青云派弟子一迭声喝着倒彩,但本来有些垂头丧气,会觉得韩吟必输的九玄弟子,此刻却个个都在激动的捏拳擦掌,真的没想起除了这种峰回路转的出乎意料意外的惊喜,特别是方予,欢欣得脸都红了,在台下挥着手又喊又跳,旁边洛云卿但是也青云派弟子连声喝着倒彩,但原本有些垂头丧气,觉得韩吟必输的九玄弟子,此刻却个个都在兴奋的捏拳擦掌,实在没想到还有这种峰回路转的意外惊喜,尤其是方予,欢喜得脸都红了,在台下挥着手又喊又跳,旁边洛云卿虽然也在微笑,可是望向他的目光实在有些无可奈何,就连厉青寒,尽管仍然绷着脸,面上也有掩饰不住的自傲神情。。...

静默了一会后,全场一片轰然,声震满峰。

青云派弟子连声喝着倒彩,但原本有些垂头丧气,觉得韩吟必输的九玄弟子,此刻却个个都在兴奋的捏拳擦掌,实在没想到还有这种峰回路转的意外惊喜,尤其是方予,欢喜得脸都红了,在台下挥着手又喊又跳,旁边洛云卿虽然也在微笑,可是望向他的目光实在有些无可奈何,就连厉青寒,尽管仍然绷着脸,面上也有掩饰不住的自傲神情。

“我,输了……”

箫茵茵的性子还算爽利,再说当着满场人的面也无可抵赖,因此怔了一会后就出声认输,只是她到底有些不甘,对着韩吟低声道:“其实我要不躲,你赢不了我。”

她输就输在躲了,防御了,找不到还手的机会,若非如此,只要攻出一招,说不定就已扭转全局。

韩吟按捺下心里的欢喜,垂着眼道:“师姐的修为高深莫测,我只是抢了先手,侥幸胜这一场,还要多谢师姐承让。”

承让实在说不上……

但同是入窍修为,多通一窍,灵力高强一倍,打过一场后,她无法否认自己的修为超出韩吟许多,这比试的前提就建立在不公平的基础上,对方使点小诈也是无可奈何,这样一想,她顿时心平气和,对着韩吟微笑一礼:“下回有机会再找师妹切磋。”

韩吟慌忙回礼,脸皮厚厚的同箫茵茵攀起交情来:“不知道师姐能在九玄住上几日,要是得闲,我带师姐四处逛逛去。”

箫茵茵笑回:“这就要同着师尊们回去,怕是领不了师妹这份情了。”

她俩悄悄说了两句,相视一笑,各自下台。

不知道青云派的人是不是也同箫茵茵一个想法,输了这场比试后,他们喝着倒彩,骂着韩吟,跺足顿脚,但是却没有人提出异议,说要再比一场,因此结果就此定论,两派掌门寒暄了数句,青云派掌门就告辞而去。

青云派弟子跟着各自御起飞剑,不会御剑的也有同门相携,唯有秦无邪沉默在一旁,等着人走得差不多了,他才慢慢的御起剑来,还转头回望了一眼。

韩吟恰好在被身周兴奋的同门问东问西,问得头晕脑涨的百忙间抬起头来深吸一口气,目光同他对上,于是十分抱歉的朝他笑了笑。

谁知秦无邪压根就不领情,极其蔑视的微眯了眼,轻哼一声,瞬息离去。

韩吟目送至他身影消失,这才自嘲一笑。

热脸贴了人冷屁股啊!不过她也能理解秦无邪不待见她的心理,本来眼见着就要风光无限的胜了,结果被她搅了局,丢了脸不说,还让青云派把五行灵脉给输了出去……

这时罗瑾已将五行灵脉的事交待给宋越,回过眼来看见她,就对着她招了招手。

韩吟正不知该怎么摆脱身周的同门,连忙借机赶了过去,乖乖的跪到罗瑾面前:“弟子韩吟见过掌门。”

“不须多礼。”修仙之人大多随性,罗瑾也不搭架子,更没因先前搅场的事责难她,只是温言问她:“你修的可是五行灵气?”

韩吟立起身,答了声:“是。”

她心里很是忐忑,怕他要问她怎么修出的五行灵气,又是从哪学的法术,这可不好扯谎。

不想罗瑾似乎不关心这些,只是微蹙了眉道:“修了五行灵气,怕是成仙不易。”

这样好的打听机会哪能错过!

韩吟忙问:“掌门可知道混元心法的下落?”

罗瑾目光里闪过了然之意,然而却令人失望的摇了头:“这心法早已失传多年,尚未听说哪家门派里还存着。”

韩吟垂下眼,暗叹了一口气。

旁边罗瑾的次徒周洛玉插话道:“你才修到入窍,要散去这一身灵气重头再修也来得及,我这里恰有一丸散灵丹,就看你狠不狠得下这个心了。”

自幼的经历告诉她,先把握住手里已有的东西才是王道,再说万一吃了散灵丹,修出来的还是五行灵气怎么办?

韩吟想都不想就道:“弟子谢过师伯,但是修仙这事多少要看机缘,兴许修成五行灵气,恰是弟子的机缘,弟子觉得还是顺其自然为好,说不定哪天运气来了,就能寻到那混元心法。”

周洛玉问她:“若是找不到混元心法,修不成呢?”

韩吟笑道:“这就是命中注定,我今生成仙无望,只要修至丹成,能比寻常人多活上百年,我觉得那也挺好。”

周洛玉起了兴致,再问道:“你就这么随波逐流,没想过我命由我不由天?”

这问题真不好答,她有时觉得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心里会生出一种极其自傲的狷狂感,觉得这天下没有什么事是自己做不到的,可是经历过的一些事又清清楚楚的告诉她,困苦艰难时挣扎未必有用,可能死得更快。命运这种事情,不是你想逃脱就能逃脱的,再说谁又知道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想法,不是另一种命中注定?

她低下头道:“我只想着尽人事而后听天命。”

这话一说,宋越先在旁冷笑道:“胡扯!你要想着听天由命,那趁早别修仙,因为修仙原本就是逆天改命之事,没有大气魄与大毅力,绝不能成!”

周洛玉看了宋越一眼,什么也没说。

韩吟心里极不赞同宋越的话,但他是长辈,她不好反驳,只垂了眼听着。

不巧朱情儿因同她有过龃龉,又不忿她运气这么好,修了下乘的五行灵气居然也能侥幸取胜,在众人面前露了脸,就没有随众散去,一直掩在宋越身后悄悄的听着他们说话,见她默不作声就问她:“怎么,你对我师父的话不以为然么?”

韩吟道声:“不敢。”

朱情儿有意找茬:“不敢可不是没有。”

韩吟心里生出一阵恼来,她不好同宋越对嘴,却不怕与朱情儿相争,当即就道:“要这么说,我倒有一事不解,还请师姐赐教。”

朱情儿一扬眉:“你说。”

“修仙为何要凭资质悟性?”

朱情儿被她问得一愣,还以为她在消遣自己,不悦道:“这不是废话么,没有资质和悟性之人,无论如何修行,都不能成。”

“那资质和悟性从何而来?”

天生的!

简而言之就是老天给你修仙的命,你就能修仙,老天若不给你修仙的命,你根本修不成!

朱情儿顿时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对答,再悄悄望了宋越一眼,见他面色发青,显然心里不悦,偏偏也找不出话来反驳。

韩吟深知见好就收的道理,何况知道自己入门时日尚短,书念的不多,见识也还浅薄,说出来的话也未必就是对的,因此绝不死缠追问,只是有些忐忑的转问罗瑾:“掌门,弟子已在两年内修到了入窍,可是要找不到混元心法,丹成之后就可能再无寸进了,那……那弟子今后还算是九玄的内门弟子么?”

罗瑾莞尔:“这种事情,不是该问你师父么?”

师父……

对哦!

韩吟连忙转身,要问厉青寒。

她胜了比试,厉青寒本就高兴,兼着向来与宋越不睦,听她反驳朱情儿,落了宋越脸面,心里愈发爽快,但同时也极恼她居然把他这个师父忘到脑后,见她目带希冀的望过来,就仰脸背手的冷哼了一声:“这件事,为师的尚未想好。”

韩吟可是有备而来,自然不怕他做作刁难,忙从乾坤囊里往外取东西。

当一方上好的青花砚,一匣子长锋羊毫,一叠她让胡侃费尽心机四处搜寻来的名家碑帖搁到厉青寒面前的时候,他的双眼立刻就亮了,连架子也不端了,忙着点头:“好吧!想好了!从今日起,你就正式入门,成为我厉青寒的关门弟子!”

韩吟欢喜下拜,给他磕了三个头。

除了宋越和朱情儿,在场的人都失笑起来,就连洛云卿远远瞧见,唇角也不禁微扬了一扬。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i id='IJlEq'><thead></thead></i><dir id='ySdAA'><big></big></dir>
    <em></em>
      <q id='WKOFYOm'><ins></ins></q><big id='tadnkJQ'><tt></tt></big><sup id='FY'><span></span></sup>
        <samp id='prQEMINA'><strong></strong></samp>
          <del id='vpuVa'><sub></sub></del><optgroup id='Vs'><kbd></kbd></optgroup>
            <label id='UjF'><base></base></label>
            <abbr></abbr>
              <marquee id='MMYZXl'><u></u></marqu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