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 第四十七章 天花乱坠汤
也没力挽狂澜这么非常严重,虽然韩吟这一次误打误撞的也替九玄夺了一处五行灵脉,罗瑾问完她五行灵气的事,就让宋越将另两名报名参加比斗的弟子唤来,褒扬了两句后,赐了他们每人一颗延命丹。这是能延长至人两年寿命的丹药,炼制法宝出来极为不容易,因而那两名弟子得了赐丹,都这是能延长人一年寿命的丹药,炼制起来颇为不易,因此那两名弟子得了赐丹,都欢欢喜喜的拜谢而去,但韩吟却望着手里的丹药,欲言又止。。...

没有力挽狂澜这么严重,但是韩吟这次误打误撞的也替九玄夺了一处五行灵脉,罗瑾问完她五行灵气的事,就让宋越将另两名参加比试的弟子唤来,褒奖了两句后,赐了他们每人一颗延命丹。

这是能延长人一年寿命的丹药,炼制起来颇为不易,因此那两名弟子得了赐丹,都欢欢喜喜的拜谢而去,但韩吟却望着手里的丹药,欲言又止。

罗瑾倒是好脾气:“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韩吟就道:“弟子此刻还用不上这延命丹,能用来换一把飞剑么?”

罗瑾沉吟了一会,忽然拊掌一笑:“算你运气不错。”

他说着就在随身的乾坤囊里取出一把五彩光耀的飞剑。

“你要不提我倒忘了,这柄飞剑是无意中得来,剑倒是好剑,就是不知那炼剑之人怎生想的,将各种极品的玄晶珍矿都炼到一块去了,使得剑内五行灵气驳杂不纯,我竟不知要如何用它,赐与你倒是恰好。”

韩吟接了那剑,欢喜道谢,她被苏星沉追杀得惨了,做梦都想要一把飞剑,这样只要修到感悟修为,即便打不过苏星沉,遇到危险的时候也能掉头就跑。

厉青寒在旁冷眼旁观,忽然伸手将那剑取了过去,笑道:“为师的穷酸,你拜了师也没有见面礼送你,不如借花献佛,就替你在这飞剑上炼入三重禁制吧,让你日后使起来也好趁手些。”

韩吟自己祭炼过乾坤囊,知道有多费时费力,想来飞剑祭炼起来更是困难,有人代劳,她自然求之不得,又是连声道谢,在厉青寒面前说尽了甜言蜜语,不过厉青寒显然不吃这一套,在罗瑾面前告退,带着她和其他弟子回到集鹤峰后,就关上了不居殿的殿门,细问起她这半年的行踪来了。

能说的一定要说,不能说的打死也不吐半个字。

抱定了这种想法,韩吟把事实当成食材,头砍一刀,西剁一段,斩乱得不成样子,还往里加油添醋,搁糖撒盐,最后慢火熬出一锅天花乱坠汤,可着劲的给厉青寒猛灌。

她甚至连万丈深潭下的石室都抖落出来了,只是用造化金钱开启石室的人变成了苏星沉,连灵圃都说成是被苏星沉收了去,而她自己呢,当然是命苦的人质,陪着苏星沉在石室里躲了些日子,还被苏星沉用来试丹,结果一不小心就改变了体质,修出了五行灵气。

不少修仙者都喜欢在僻静之处搭建密室洞府来闭关清修,地点大多不为外人知晓,因此厉青寒不知道石室的事,也还将信将疑的听着,只是问她:“那你如何从那师门逆徒手里逃生?”

尽管骗了师父有些内疚,但造化金钱的事实在不好泄露出去,韩吟只好继续扯谎,说苏星沉炼丹缺药,出去寻了,想是带着她这个人质不方便,又确信她逃不出石室,就将她独自关在了里头,不想她却找出了暗道,带着元一真人遗留的竹简逃了出去。

说到这里,后头的事几乎就不用编造了,或者说流仙门那两位死里逃生的弟子有可能揭穿她的谎言,因此她也不敢编造,一五一十的将自己如何到了凤泉村,如何隐居修炼,最后苏星沉找来,她又如何逃生的事全都说了出来,说完还从乾坤囊里将元一真人遗留的竹简和楚夫子写的书信都交给厉青寒过目。

厉青寒看完后沉吟半晌,没发现她言语中有什么漏洞,就信了她。

韩吟借机探问:“师父,楚暮雪的下落,您老人家知不知道?”

不想厉青寒立刻警告她:“这事休要再提!”

韩吟为难:“可是我受了楚夫子的恩惠……”

厉青寒的目光转为柔和:“你知恩图报,这是好事,但楚暮雪的事派中上下三缄其口,连为师的都知之不详,这其中必有重大关碍,你最好还是不要问了。”

连师父都这么说,看来造化金钱让她顾着小命别再多问,也没有夸张的意思……

韩吟无可奈何,只得应声:“是。”

回完话从不居殿里出来,方予还有满腹的言语想扯着韩吟聊,不想还未来得及开口,洛云卿就对他道:“你先回去。”

方予原想追问为什么,但看这位师兄面上颜色有些不对,比往常还要冷上三分,就缩了缩头,一溜烟走了。

韩吟有些忐忑,只是没有流露出来,两人走到僻静处,她才带笑问他:“师兄有话要对我说么?”

洛云卿转身,冷冷的盯了她一会:“你那满嘴里扯谎的毛病,到现今还改不过来?”

韩吟心里一沉,下意识的就想否认,然而她知道洛云卿不是心机深沉之人,如此责问她,一定是她的话里确有漏洞,她就生生的将溜到嘴边的狡辩咽了回去,垂着眼低声道:“我哪里说错了么……”

洛云卿冷笑起来:“看看,你谎扯太多,连哪句话露了破绽都不知道!”

说多错更多,而且她的确说谎了,还是虚心点默认吧。

韩吟头压得越发低,一声不吭。

洛云卿又骂她:“少装可怜!”

韩吟就扬起脸来,咧了咧嘴,憋出一个苦笑。

这真是……

死皮赖脸!

洛云卿都拿她没辙了,只好就事论事,负手寒脸道:“你才上山时就听说过了,苏星沉叛出师门前,同我交情尚好,我怎不知他还擅长炼丹烧药?”

原来岔子出在这里!

韩吟暗松一口气,也不追问,立刻态度很好的老实承认:“对不起师兄,我说谎了,我就是想把自己说得可怜点,让你们同情我,才说苏星沉拿我试药。”

其实真正拿她试药的是慕十三这个混蛋师叔才对。

“还在扯谎!”洛云卿愈怒:“那你如何修成五行灵气?”

韩吟答得飞快:“吃了五行果。”

洛云卿一愣。

“我趁苏星沉不留意,从灵圃中偷的,当时还以为是什么能增益修为的好东西呢,后来才知道这果子害人不浅。”

她把自己说得不堪些,洛云卿倒有些信了,但仍是没好气的问她:“其它的事,你就没有说谎?”

韩吟认真回想了一下,答道:“绝对没有,不信师兄可以去查!”

反正不管查不查,石室就在那里,凤泉村也在那里,不会凭空消失,至于其它的细节,那要能逮着苏星沉才能对质出来,眼下她不担心。

洛云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实在分不清她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最后只好沉着脸道:“我信你一回,这事就暂且揭过,但盼你日后行端品正,别走上歪路,否则头一个饶不过你的,就是我!”

就譬如苏星沉,他原当他是知己好友,可是没想到……

洛云卿心里一黯,拂袖就走。

韩吟立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怔怔的出了一会神,低声轻叹:“抱歉,洛师兄。”

猜你喜欢
周点击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作者: 类别: 综合评分 100

修仙有三好,消遥,长生,吃得饱。韩吟自小孤苦无依,满心企盼的投入仙门,谁知——左瞥,消遥的是这腹黑男师叔。右望,长生的是那寡情师兄。就连法宝都吃得比她好……打烊后,酒楼内空荡荡的,只剩三名伙计,四名厨子,还有柜台后面眯着小眼,噼里啪啦打着算盘的胖掌柜。。

2022-05-15
<thead id='Bp'><big></big></thead><l id='pNQbLCBD'><var></var></l><thead id='jho'><optgroup></optgroup></thead><sup id='xEhc'><basefont></basefont></sup>
    <i id='sDqH'><em></em></i>
    <marquee id='kuBS'><center></center></marquee><sup id='vkWkPBFX'><bdo></bdo></sup>
      <listing id='LqyitKy'><basefont></basefont></listing>
        <dfn id='BRl'><xmp></xmp></dfn>
          <em id='RSH'><u></u></em><listing id='Gnvp'><ins></ins></listing><big id='RxWlMgG'><blink></blink></big>
          <b id='cfwnSY'><base></base></b><var id='sQYC'><basefont></basefont></var>
          <abbr id='FMXIhn'><bgsound></bgsound></abbr><kbd id='kSse'><bdo></bdo></kbd>